正念破除旧势力安排,在法中归正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三日】我是大陆一个城镇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被本地派出所绑架,在派出所我不配合他们,只是给他们真相,没有讲自己的名字和地址,当晚就被非法关押在本地看守所。

第三天,本地派出所,国安大队,六一零一起来到看守所将我弄到看守所办公室,看到他们带有摄影,拿着盖双手印的大印盒,其他人拿着一摞所谓签字的材料,几个人强行拉着我照像。当时我一下就警觉到了不对,立即反问他们有什么理由这样做,他们说:“你不报姓名就把你送走。”几个人拉我要我盖手印,要我签字,(可能是送走之前所办的手续),这时我心里很明白,当初法轮功学员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护法的时候,很多不报姓名不报地址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恶警抓走后,杳无音信。中共邪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就有这一些学员。今天这个残暴的邪党利用“奥运”又想来迫害法轮功学员。

面对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我心生一念:我是最正的,邪恶这一套是不成立的,我不在邪恶安排之中,与我不相关,全盘否定。所以我头脑很清醒,这时我所想到的就是师父,遇到危难时求师父,我在心里喊着师父:师父:弟子现在遇到危险,请师父救弟子脱离危险,当我这一念发出时,浑身有一股强大的正念感,我立即盘腿立掌发正念,恶警一见我立掌,一个恶警说:“她动起真格来了。”另一个要我盖印的恶警说;“印墨干了,不盖了。”这时上来几个恶警要拉我上车,可他们怎么也拉不动我,其中一个恶警说:“我今天就不信,几个人还拉不走她。”这一下几人一起拉,还是拉不动。

一个恶警不准我立掌,想把我右手拉开,刚一拉象触电一样缩了回去,连连摆手说“太重了。”这样三个恶警都退一边,气喘吁吁,到另一个房间休息去了,过了一会恶警在外边大喊,“把那个女的弄走。”我在这里又发出了一念:今天谁也别想动我,将我的功能打向每一个邪恶身上,不准進这个门,果然几个恶警来后進不了门,只是在门外看了一下走了,最后带着他们的东西都走了。

查身份其实是针对法轮功来的,凡是不报姓名不报地址的法轮功学员送出本地,其实就是又一残酷迫害手段,恶警不知道我真实身份,他们不放过,所以他们又找来另外几个“六一零”和国安的人,来到看守所查我的身份,这时我又是盘腿立掌,并发出一念,不准邪恶靠近我。这几个恶警站在门口一下就认出了我,知道我的姓名和地址。他们没有问我一句话,转身就走了。

当我被绑架到黑窝时每天除了晚上睡几个小时的觉以外,其它时间完全是发正念和背法,只要是会背的法就背,并且给看守所其他人讲真相,劝三退,有二人愿意退出邪党。同时,我向内找自己修炼中的漏,当我静下心来向内找时,师父一篇《洪吟二》〈别哀〉一下印入我头脑,我立即将这首诗刻在墙上,自己对墙而坐,向自己内心一点一点的查找,当我找到自己几个方面的漏时,自己都吓一跳,觉的自己离法太远了。

一,严重保护自己的私心,造成我和同修隔开

我被恶警绑架,同修们都不知道,我和同修们失去了联系,使内外信息不通,得不到同修的营救,而造成这一严重情况发生的原因就是我自己的一颗私心造成的。在修炼中的表现形式就是:外出讲真相劝三退或发资料我都是单独而行,不与同修配合,为什么这样呢?因为这里面夹着我一颗非常不好的自我保护的私心,认为同修人心多,正念又不足,这样会影响我,不如我单独一人做又快又好,不想带同修,所以长时间都是这样做,长期把自己和同修分开。却不知道自己这种行为是在走旧势力的路,还是按照旧宇宙的理在做事,因为旧宇宙的理是唯私唯我的,重在保护自己,不为他人着想,而新宇宙的理完全是无私无我,一切为他人,造就的是正法,正觉的大法修炼者。所以这一次惨重的血的教训就是对我这颗私心的暴露,使它彻底解体。

我们大法弟子是个整体,这个整体是圆容不破的,只有整体协调在一起做事威力才大,两人一起出去,两个人就是个整体,三人一起出去,三个人就是个整体。今年“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里面有一个“筷子舞”,我想到这也是在点化我们,一根筷子易断,一把筷子难断,从此我将容入我们大法弟子整体中去救度众生。

二,显示心证实自己,使自己和同修造成间隔

《转法轮》第六讲中师父讲:“平时自己为了名,为了利得到一点好处,张扬张扬,显示显示:我有本事,强者。”我就是这种人,平时我和同修接触中,觉的同修修的太差,有时还瞧不起同修,当自己做出了一点证实法的事来时,都要反复跟同修讲是因为自己如何如何做好的,其实就是证实自己,不是证实法,时间一长,无形之中就和同修之间架着一根高低杠。有同修给我指出,说我骄傲,我根本不听,反倒说同修不是,今天我可彻底认清了这个肮脏的心。一切都是师父在做,都是法的显现,都是大法的威力。

三,没有慈悲心,对同修对世人不善

在平时和同修接触中,象常人的领导式的,命令指挥,特别是同修不对之处,都是用很尖锐而又刻薄的语言说出同修的不足,而不是慈悲的善意的指出同修的不足:还有对迫害大法的恶人有一种仇恨心,就在这个看守所的副所长,每个被非法关押过这里的大法弟子都被他打骂过,我每次对他发正念都是很强烈的恨心,今天我又被恶警绑架到这里,这个副所长又是打又是骂,而且还说出很多对大法不敬的话,并扬言不准放我,我对这个恶人的仇恨心就压不住。

但当我在向自己内心找漏时,我一下意思到大法弟子不应该有这种仇恨心,因为我们是修善的,我们没有敌人,我们对谁都是慈悲的,所以我对这个副所长发正念的心态就改变了,我对着他的办公室立掌发正念,心里想:“他也是一个受害者,受中共邪党谎言欺骗,使他造了业,而他也是为法而来的,也是被救度的生命,那么就将我的功能打入他的空间场,将他空间场上操控他对大法作恶,操控他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黑手,共产邪灵统统解体:将他先天善良明白的一面显出来,使他从善,立即释放大法弟子,”我就这样在一天一晚的发正念中都带着这一念,到天亮,他完全变了,不骂也不说了,象没事一样,也不刁难我了,早上七点钟不到就叫我回去,我心里明白,这是他空间场上操控他的邪恶生命解体了。

通过向内找,觉的自己轻轻松松的,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破除了邪恶的安排,同时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大法强大的威力,五天后堂堂正正走出黑窝。

请同修们以我为戒,不要等出了事才去向内找,平时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中归正自己,我深深体会到:遇到矛盾往外推,就是自己的魔难,遇到矛盾向内找,就是成功的彼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