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天道罚恶酬善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七日】为官做人之正道,应当以忠直公正清廉当作自己分内之事;若是为了以权谋私,则是心术不正。人的一举一动都在神明的鉴察之中,言行怎么能不谨慎呢?况且一个人一生之中的功名利禄是命中注定的,惟有多行善事,严守本份才能使福份增加;若是侥幸贪图利益,只是徒然丧失了自己的本份和福份,为自己造下罪业,遭到神明的呵斥和责备。以下是宋代的两个故事。

侯鉴在江夏当县令的时候,与一位僧人有旧交,每有闲暇,就去拜访这位僧人。在他每次来拜访的时候,僧人都早已准备好了茶具相迎。可是有一次侯鉴去拜访僧人,僧人却没有摆好茶具,侯鉴奇怪的问是怎么回事?僧人说:“侯公每次要来,土地神必事先通知我,所以我才预先做好准备。可是您这次来访,土地神却没有事先通知,所以我才来不及准备,以至于招待不周。”侯鉴听了很震惊,就拜托僧人请问土地神缘故。当天晚上,僧人就梦到土地神对他说:“侯鉴本来应该当宰相,我属他管辖,所以常来通报。最近他接受了一位姓胡的六十两银子贿赂,因此而冤枉的断下了一件案子,天庭已经削去了他宰相的职位,他的官职只能做到监司,和我已没有统辖关系了,所以我才没有通报啊!”僧人以实情相告,侯鉴非常惭愧,后来果然官只做到监司,且很快就被解除官职了。

同朝的范俨是仁和地方的人,在壮年的时候就考取了进士,担任郡县的地方官,后来升到了卿佐的官位。他为官数十年每天都必定会想到,要如何才能够忠于君王?福泽百姓?自己的言行举止一点都不敢苟且;即使是在没人见到的地方,仍然保持自我惕励的状态。他敬信神佛,喜读经书,凡事顺乎自然。经常对周围人说:“人生在世,就象一场戏一样。当锣鼓响起的时候,表现各人剧中的生旦丑末等角色,然而时光瞬间即逝,有如幻化,就象朝露和闪电一样的迅速啊!有什么好贪求的呢?惟有天道永恒,佛理才是最奥妙的真理,你们都应该勉励行善啊!”范俨晚年更加一心向道,后来得了善果。他的子孙也都品德高尚,被举荐在朝廷做了官,福惠一方。

当官二十多年,范俨每天一定会思考怎样效忠君王,泽被百姓的方法;对于自己的视听言动,一点都不敢随便,即使是处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仍然保持战兢惕励的状态。等到儿子长大之后,他便辞官归隐。他的儿子,不善治家,范俨也不因此操心顾虑,只是说:「人生在世,只不过是暂时寄居的旅客而已,在这短促的人生旅途中,我还有什么好贪求的呢?」从此以后不再涉及世事,清心寡欲的修炼,每天念诵佛经;有空就打坐修炼。佛法就是最真最上的奥妙真理,只是在于世人至诚精进,心心相续,念念不间断罢了。

上天造就了生命并赋予了每一个生命良知本性,至于能否致良知,那就是每一个生命的选择。行善就能得福,行恶即将得祸,如果改过向善,就能转祸为福。上天是赏善罚恶赐福降祸的主宰,人心是善恶福祸的根源所在。真正聪明的人乐心向道,原本不是为了求福。若是为了求福才为善,那么心就已经是涉于私了。惟有凡事尽己之责,顺应天道,而没有丝毫的觊望希求之心才是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