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法中获得新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个近六十岁的人,原本身体强壮,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一九九六年的秋后,法轮大法洪传到我们这里,因此我们村有许多人纷纷修炼大法。当时我的老伴因为病痛难耐而走進了修炼。我们村的炼功点在村东头的一个同修家,他们都是早起炼功。那时我虽然没有修炼,但是很是认同大法。那时每天都是我第一个醒来,当时虽然没有闹钟,但是到点我准醒,每天拂晓都是我先把老伴叫醒,她起来后再去挨家叫醒其他的同修,等老伴把其他同修一一叫醒,走到炼功点,正好到他们规定的炼功时间,从不误点,一直到炼功点被邪党破坏、迫害开始。

因老伴身体的多种疾病也不药而愈,我看到了大法的超常。由于我对大法有个正确的认识,因此我全力支持老伴的一切洪法、修炼活动。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是大法的事,老伴一走,家里家外的事我自己全包了。当时家中还有一个孙女,一个孙子,他们的吃喝拉撒我也全部管理。人们看到了大法修炼者的思想提升、身体受益,前来炼功人逐渐的增多,连其他村里也纷纷成立了炼功点,人们幸福的生活在大法创造的环境中。

因为老伴修炼的原因,使我更多的接触修炼的事情,萌动了修炼的念头。可是就在我想走入修炼可还没有進入之时,邪党的迫害开始了。一时间黑云密布,恐怖横行。深知邪党手段的我就这样与大法擦肩而过。

二零零二年春季的一天,我帮助村里一家搬东西,忽然觉察到一条腿很痛。当时我想:搬这点东西,腿疼的怎么这么厉害?因为身强体壮,也没有放在心上。可是越来腿疼的厉害,有时在地里干活,需要休息三四次。家人看到这种情况,提出去医院查看。等到医院一检查,医生建议我到省城大医院進一步复查。我看到医生的窃窃私语的神态,直觉告诉我得的病不是好病。等到省城大医院一检查,得的是恶性骨肿瘤(当时家人没有告诉我,怕我知道承受不住),也就是从腿骨上长瘤子。经过手术,换去了膝关节。回家后吃药打针,不但不见好转,而且腿越来越失去知觉。如果想翻身的话,必须把好腿伸到病腿的下面,两条腿呈交叉状,别着把身体翻转,其间的痛苦可想而知,虽然老伴每天上地回来精心的照顾我,仍然没有延缓病情的逐渐恶化,大个的肿瘤在大腿的肉里滚来滚去。最后家人决定第二次手术。

二零零三年的七月初三,我做了第二次手术,这次直接進行了截肢。虽然進行了截肢,医生给家人的话却是:回家准备后事。回到家中,孩子们在一边嘀咕被我看到了。我对他们说:我知道自己的病,你们也不用瞒我。俗话说:养病养性。我的脾气开始暴躁,试想,整天躺在床上与床为伴能有好心情吗?

老伴这时就和我谈起了大法,希望我能够修炼。因为对大法早就有个正确认识,再者也是缘份已至,我开始了修炼,毅然的扔掉了所有药物。大法逐渐的在我身上展现了奇效。开始在床上坐会儿,到后来到下面椅子上坐会儿。说是坐会儿,其实也就是三五分钟。随着身体的变化,我们认识到了必须走出来讲真相,于是老伴和其他另一位同修去县城买来红纸,我在家将红纸裁成长条,在上面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在家写,老伴和那位同修两人晚上出去张贴,有时忙不过来,老伴就叫上孙子、孙女一起去。这样我们将大法的福音广传给世人。

开始我写的时候,写一会就要到床上躺着,等休息过来再下来写。以后写的时间慢慢的增长。一天夜里,我的截肢后的大腿根如针扎样疼,而且过一会就这样,持续了一夜。第二天,我的疼痛全部消失了。到下面椅子上再坐多长时间也不疼了。我的恶性肿瘤病没了。

大法的神奇又一次展现在我的身上,是大法给了我新生,是师父给了第二次生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