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师父加持我走出魔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了,可在这么多年的修炼当中,由于对个人爱好的执著,没能安心的学法炼功,也没有按照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不仅耽误了许多宝贵的时间,而且也没有做好重任在肩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所以使自己走了不少弯路,还因此摔了很大的跟头,旧势力抓住我的漏洞,变本加厉想直接置我于死地,在生死关头师父慈悲加持我走出魔窟,通过这件事使我更加清醒了,理智了,我又爬了起来从新归正了自己,也明白了以后的路该怎么走、该做什么样的事情。

下面我就把这个跟头是怎么摔的,师父又是怎么帮我走出魔窟的,我是又怎么爬起来的,告诉各位同修,希望对同修们有所帮助,能够引以借鉴,走好证实法的路。

我从小就是一个军事爱好者,很喜欢这些方面的东西,因此也用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收藏了很多各种各样的仿真模型枪,甚至于还千方百计的收藏到被称为违禁品的东西,象手铐、警棍和各种规格的警官证等。我也知道这些是违反法规的,但是我想只不过是摆在家中收藏,又不拿出去干不好的事,就由着性子任其发展了。除了这些,我还收藏了各式各样的手串等工艺品,一有时间就到市场去转悠这些东西,简直到了一种痴迷的程度,平时就拿出来摆弄摆弄,研究研究。这种爱好一下就持续好多年。

转眼到了一九九六年,我有缘得法了。但这种爱好的执著越来越强,甚至起到了干扰的作用,一学法炼功就静不下来,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些执著的东西,一有时间就拿出来摆弄玩儿。而且一到休息就去市场逛。

我把这件事也告诉了老学员,他们也很着急,告诉我要多学法多在法上提高,还要在自己这颗心上下功夫,后来大家就经常带着我一起学法炼功,还针对我放不下执著物的心,学习师父经文《真修》、《再去执著》、《溶于法中》、《修者忌》等。我也静下心来学法,对法也有了一定的认识,执著心也不那么强了。可是没过多久又出现了反复,还觉得离修炼结束还早着呢,就随着它下去了。

于是我又开始执著那些爱好了,学法炼功也不刻苦了,又变成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了,考虑事情和做事情也完全用了人的一面而不是站在炼功人角度去做了,集体学法炼功也是走走形式。老学员的话也听不進去了,没有了那种紧迫感,完全是一种求安逸的状态了。

但是,要让我完全放弃也不可能,就是玩的心不去。自己也问过自己,你是真修吗?你把自己真当成炼功人了吗?你把法真的学進去了吗?真的学透学到骨子里边了吗?是不是在混啊?看到身边的老弟子都是那么精進,我意识到这样不行,得改啊!得走出这种状态。

后来我就想了一个办法,抄写经文和《转法轮》。这样不就可以不耽误时间了吗?可是抄了一段时间后,还是没坚持下来又放弃了,其实还是向外找了没向内修;没在自己这颗心上下功夫;后来我就在这种主意识不强的情况下一会儿精進,一会儿懈怠,一会儿明白,一会儿糊涂中反复无常的过了好长时间。

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在那种邪恶气候的打压下,我也没有完全放弃修炼,师父让做的三件事,我也会以各种方式去做,就是没有象别的同修那样知道抓紧时间救度众生,甚至在心里还有一种到了最后修炼快结束的时候我再加紧补上的想法,而且还把这种迫害当作是人对人的迫害了,就这样我又混了好久,被这个强大执著爱好拖得不能自拔。

就象师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讲:“邪恶是无孔不入的,你们一念一行邪恶都在虎视眈眈。你们执著什么邪恶就加强什么,你们思想不正它们就会叫你不理智。”

由于我的不精進,对师对法又不严肃,不安心学法,不把自己当成炼功人,在大法中混,使我有了很大的漏洞,被邪恶钻了空子。

二零零八年三月的一天,一伙不法之徒闯到我家,非法抄走大法书籍,音像资料,及师父法像等物品,恶警在非法抄家的同时,还抄出那些违禁品,连那些非法抄家的恶警都感到意外都说:“修炼的人怎么还会有这些东西呢?”非法抄家后,恶警就要把我绑架走,还用谎言欺骗我的家人说:“只是去学习学习两三天就回来。”我在当时因有怕心,心态又不稳,脑子又是一片空白,而且还把它这当成是人对人的迫害了,就没能和它们讲清真相,也没有发正念,就这样我被恶人们绑架到了某宾馆的洗脑班。

我被带到一间分里外屋的房子。那伙邪恶之徒一番虚假的关心后,便都离开了,派了两名保安监视我的一举一动,准备从第二天开始对我進行迫害。

当晚我就考虑了一连串的问题,这件事为什么来的这么突然?为什么邪恶会找上我?为什么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我思前想后了半天终于悟出了,因为我有漏啊!而且漏的还很大,平时不严格要求自己,不把自己当成炼功人,又不专心学法,甚至于一思一念都不在法上,为了执著于常人的爱好,耽误了许多宝贵的时间,而且还有很大的色欲之心,我收集的那些警官证的封皮上,都有邪党的兽记在上面,本应该清除的东西,我却还留在家里,能不把它们招来吗?邪恶能不往外拉我吗?能不钻我的空子吗?

悟到了这些也就找到了根本,也让我清醒了许多。当即我做出了一个决定,绝不配合邪恶做出背叛师父、背叛大法、出卖同修的事来,我也绝不放弃修炼,绝不做邪悟的人,也不承认邪恶对我的迫害。我不能一错再错了,要是那样就真的无法再弥补了,就真的失去万古机缘了。不行,我得出去不能呆在这里。

于是我环顾四周,窗户外有护栏,外间有两个保安在看着肯定是没希望了。我又转到洗手间,想从通气孔爬出去一看也不行,又想了几个办法还是不行。后来我就找保安去聊天,想跟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不要迫害大法和迫害大法弟子,可是他们根本不跟我说话。这时我又悟到我是大法弟子,不能用人的办法,得用正念,得用法啊,师父在《排除干扰》的经文中不是讲了吗:“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我开始发正念,发了一段之后,由于对发正念的要领掌握不好心里又乱,我开始求救师父,心里和师父说:师父啊,是我以前做得不好,太差劲了,但是现在我不能呆在这里,我要出去!出去以后一定做好!加倍弥补跟上正法進程!我就心里开始喊:“师父啊!,帮帮我吧!帮帮我吧!我不能呆在这里!”就这样我喊啊喊啊,也不知喊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几点了,当时就一个念头:相信只有师父能帮我,只有师父能救我。

保安还不时过来看看,我拉开窗帘一看天已经快亮了,我就更着急了,要是那些恶人来了我就更出不去了。我又双手合十再次求师父,再请师父加持,这时我的眼泪都下来了。等我再到外屋看时:奇迹发生了,刚才还精神十足的那两个保安,这时却一个倒在沙发上,一个倒在床上睡着了,而且睡得还很香。这不是师父安排的吗,这不是师父帮助了我吗?!真是“弟子正念足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我也来不及多想了,赶快走到门口拉开房门走了出去,穿过楼道走到大厅,可是大厅还有两个服务员和一个保安在那站着呢。可是当我从他们身边走过时他们就好象没看见我一样。就在我刚走出宾馆大门不远的时候。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而且就停在我身边。这不也是师父安排来接我的吗?我毅然上了车,随便和司机说了个地方,便离开了那里。

我终于在师父的加持和慈悲呵护下,闯了出魔窟。这也是我不敢想的,我那么不争气,那么不精進,那么懈怠,让自己走了那么大的弯路,而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放弃我,还把我从魔窟中救了回来。写到这时,又想起那个不眠之夜,我已经是满脸泪水了,感谢师父的再次救度。

后来我走上流离失所的路,几经辗转,师父又把我从新安排到能够修炼的地方,当我再见到师父法像时,我抑制不住自己痛哭了起来,师父为了救度我们,为了救度众生,付出了千辛万苦,也替我们承担了巨大的难。师父用洪大的慈悲呵护着每位弟子。我悔恨自己以前太差劲,不争气,这是发自我内心最深处、最真实的感受,而且是难以言表的。

我终于惊醒了在找出自己不足的同时,也否定了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这场迫害。再次把自己溶入法中,从新归正自己,弥补自己在以前修炼路上没做好的。于是和同修在一起学法炼功。到了正点就发正念,每天都坚持十几个小时学法,从新学习了《转法轮》,又把师父的各地讲法和所有经文学习了一遍。我得多学法,得往回补啊!我失去的太多了。

没过几天师父从新给我调整了身体,一连几天都便出黑色象脓一样的东西。在同修的鼓励下我坚持了下来。就这样每天都不间断的学法炼功、发正念。证实法的事也去做。经过一段时间同修发现我原本黑瘦的脸变成了白里透红的,我也感到身体有了明显的变化,变的一身轻了,干什么事也不觉得累。睡很少的觉也不觉得困。在心性上有了很大的提高,以前执著爱好的心也变淡了也不再想了,遇到事情也能向内找了,让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在法上,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是一个炼功人。

通过大量的学法,使我明白:只有坚如磐石的心信师信法,才能走好神的路。在以后的修炼路上我会更加勇猛精進的,不会再走以前的路了,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兑现史前誓约,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

另外,由于我的那些爱好有些属于是违禁品,给大法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也给大法抹了黑,我愧对师父、愧对大法,我深表悔恨,也在此声明这纯属个人行为,与法轮大法整体无关。

希望那些还在执著常人中的各种物质、愿望和各种不正思想的同修,没做好三件事还在懈怠的同修,以我教训为鉴,正法進程突飞猛進,赶快清醒吧,赶快放下吧,千万别再走我以前走过的弯路了,一定要多学法真正实修,不要因为一时的糊涂,为了眼前迷的现实利益而断送了自己千万年等待的机缘啊!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