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营救同修所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九日】首先,借用明慧一角,感谢伟大慈悲的师父对我的苦度与在这次魔难中对我时刻的呵护,感谢同修们对我的加持与帮助。就前段所发生的事情,结合本地区同修们的状态与认识,想谈谈我的一点感想。如有不符合法的、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出。

由于救人的急迫心,引出来的干事心,从而学法不入心,只想做事,炼功发困,发正念迷糊、手变形。再加上工作与生活中的琐事,整个都是混乱,头脑发沉、头胀,心态不稳,慈悲心也不如以前。在这种状态下去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在看守所被关了十几天。

一到看守所,就好象师父说的那个精神病人被电棒一击,马上精神了。于是马上发正念,除一天睡四个多小时的觉之外,基本都在发正念的状态中。把头脑中发沉、发胀的物质清理掉一些以后,于是我彻底的使自己静下来,对在此之前自己的修炼状态,与家人、同修所出现矛盾等,细细的找、慢慢的想,有头有绪的挖挖自己的根,看看究竟自己还有多少人心,是什么心促成这次魔难,结果自己一下子都傻了:清晰的认识到那些是显示心、欢喜心、怕心、妒嫉心、疑心、好胜心、争斗心、色欲心、求安逸心等等。

修炼十几年了,竟然还有这么多人心,根都没有拔掉。心情特别难过、沉重,泪水由不得自己唰唰往下掉:一是想自己太对不起师父的苦度;二是怪自己学法不扎实、修的不扎实;三是感觉很懊丧,心想自己这么差劲,到了邪恶少之又少的正法后期,自己还有这么多人心没去干净,还受到干扰。自己心里在默默的问自己:我还能行吗?

这时就觉的师父在鼓励我:根都找着了,还担心什么?与这些人心该有个了结和清算了吧!于是自己下决心:清除它们的根源,清醒的正视它们,分清它们是它们、我是我。我再也不允许邪恶借这些人心来干扰我。因为我是大法弟子,要修成纯净、无私无我、救度众生的伟大而又神圣的神。

当我认识到这些问题以后,我一下子变的高大而坚强。不管发正念有多大阻力,我都能冲破它。因为我感到师父时刻在看护我、帮助指点着我。我没有任何担心与顾虑的。我想起《西游记》的孙悟空,在取经的路上遇到各种妖魔鬼怪,他没有怕什么、担心什么:既然你让我碰到了,我的责任就是把你清除掉,除恶务尽。孙悟空绝不会担心他会受到迫害,即使他一时不能降伏邪恶,他也会去求如来佛,相信如来佛一定会帮他。所以想到这些,我就把我自己当作孙悟空一样,满怀信心的除恶。我发正念的口诀是:铲除干扰我在证实法、救度众生路上的一切干扰与障碍,彻底结束对我关押的这种迫害形式。从内心根本没有迫害这一概念。

总听同修讲闯出来,我对这个闯有这种认识:首先,我发正念时,好象在与邪恶拼搏,好象在闯。后来发着发着觉的不对劲,根本不存在闯,邪恶在大法弟子面前什么也不是,就象扫垃圾一样那么容易。什么闯呀、什么迫害呀,这不是把邪恶看的太大了,把自己贬低了,这是正念吗?其实邪恶对大法弟子什么都做不了,它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利用大法弟子有人心的一面、利用世人蒙骗、恐吓,或者是往大法弟子思想中加不好的念头。如果头脑不清醒、不理智、不去否定就容易上当,头脑里就加上了这块物质,就会使头脑更沉、更不清醒导致带来干扰与麻烦。如果头脑清醒、理智,就能分的清它阴险的一面。就能立即否定它,如果正念强的话,还能清除邪恶的本身,使宇宙中又纯净一块。可想而知,保持头脑决对的清醒理智是多么的重要!

当时邪恶往我的思想中加强一念:“要劳教你!”我就想:什么劳教呀,这个念头我心里决对不承认,不但不承认,还发出强大的一念:把它打入地狱,彻底清除。但有时候心里怕的因素又冒出来捣乱,那么就把它与其一起立即打入地狱。后来这一念无影无踪。但邪恶还不甘心,疯狂的往我头上加一念:“关你十五天,十五天还不承认吗?”我坚定的否定:十五天也不承认,不管实际已经被关了多少天,一天也不承认!当时我想,为什么要我承认?因为旧势力它要钻空子:如果你承认了,那么你就要去承受。它干的坏事就不用去偿还了。我想这怎么能行呢?旧势力干了这么多坏事,师父从来没有承认过,所以,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是多么重要啊!这时我发正念念力特别强,同时感到一股一股的能量往我身上灌。虽然能感受到同修的加持,但我又考虑到有的同修在法理上可能还不太清晰,也许会找我的有漏和不足,或者是埋怨和指责,所以我加了一念:不管宇宙中的任何生命包括同修,强加于我的不符合大法的因素我都不要。所以,在师父慈悲呵护与点悟下、在同修的正念加持下堂堂正正走出来这是必然。没有什么可说的,一切也都应该这样。只是多谢师父太操心了,多谢同修担心操劳,自己心中愧疚啊。

回来以后与一些同修交流了一下,从同修的言谈中可以看的出来,营救同修这件事情的认识还是参差不齐。有些同修听到同修出事,马上到处通知同修发正念;有的找家属谈话要人;有的找责任单位打听电话。使我惊讶的一件事,有一位新学员一听说马上发正念。平常发正念不太重视,这次则天天不断的发正念,跪下来求师父。可想而知,一个同修有事,牵动多少心呀!多少份同修救度众生的心呀!

在与另一位同修交流时,他说当听到我的事,就与其他同修切磋帮我找找我的原因,是不是由于这个执著、那个执著。当时我说:即使你们帮我找到了执著,我被关在里面,你又不能告诉我,我也不知道,又有什么用呢。但是,其根本原因只有我静下心来向内找,才能找到根本,你看的平常的我也许只是表面现象(其实如平时看到同修的不足应该及时当面指出),当出事以后再去找同修的执著,是不是在帮旧势力迫害同修找依据呀?还听几位同修见面后说:哦,关了十来天就回来了!当时我一惊,随之一笑:一天也不应该呆呀!同修啊,不是怪谁呀,这种有意无意的语言意味着什么?修炼确实太严肃了,我们的一思一念必须从脑子过过滤呀!为什么结束不了迫害,营救同修的效果不好,与我们每一个人的认识能没有关系吗?

这段时间通过静心学法和师父的点悟,通过看明慧周刊的文章得到的启发,再与本地区对营救同修的认识与一些状态,我想谈谈怎样结束迫害的几点认识:

一、信师信法

师父说过,有些人遇到迫害或迫害的很厉害时,不求师父,反而妈呀、妈呀的。在这种情况下,师父怎么帮呀?再说当同修出事时,我们真的用心去对待了吗?真的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去做了吗?去为同修求过师父了吗?如果大家坚如磐石的信师信法,求求师父,“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旧势力一看,这么多同修都为了同修去求师父(哪怕其它方面认识上不来、差一点)。如能这样,旧势力也绝不敢干。师父肯定会管。只要师父一管,迫害还会存在吗?

二、互相配合

《明慧周刊》上谈到很多营救同修成功的事例,都谈到了弟子认识的提高与互相配合是关键。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讲到:最大的问题就是学员之间互相配合不好。师父还讲到:任何情况呢,不把这件事情想着它做到什么成度,做的能够比较圆满呢,还是做的差一点呀,这不是关键。大家听明白了,这个问题不关键。关键是大家配合去做这件事情的本身这是关键。这件事情做的、想的不是那么太周全,那么去做大家不要太过于坚持自己,这个事情的本身可能在做的过程中就会出现奇迹的,因为大家心正,互相配合,就会出现更好的结果。

明慧周刊有许多关于营救同修的交流文章,不就证实了这一点吗?当大家的认识上来了,能达到共识了,这时同修也回来了。当然其中也是修炼的过程,对自己放下的过程。当大家都能放下自己的时候,圆容整体、互相配合肯定就不成问题。那么整体的力量就会使邪恶自灭。

三、真正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在前面已经具体谈了怎样从一思一念中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对结束迫害也是极其关键的。我们怎样才能从一思一念中去否定,前提是必须保持头脑决对清醒理智,才能分的清其念头是人的东西还是神的东西。包括平常生活中思考的问题是事之内、还是与三件事无关。有时候我有这种感觉,平常工作生活中,根本就不能去思考任何问题(除背法外)。头脑一想问题,干活的速度减慢,身体发紧、头脑发沉。马上意识到立即清除,一下全身舒服、轻松、头脑清晰。有一位同修与我交流也谈到这种情况,她说,干活就特别认真的干活,没有任何念头,心很静。旁边好几个人说话都听不着,这时干多少活也不累,效率还高,头脑中空,自然就清醒。

四、怎样认识对同修的迫害

关于怎样认识对同修的迫害,前面也谈到了一些问题。无论同修有没有执著,都不是迫害的任何理由。大法弟子如没有执著了、没有人心了,那就圆满了。我们向内找、去掉执著,同化大法是无条件的、必须做到的。也决不是为了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五、对现世现报的认识

现世现报对结束迫害很重要。常人虽然看中名利,但不能不要命啊!眼见为实。一看身边的人谁去迫害大法弟子谁就有报,我想谁也不会那么傻。再说如果得恶报对其本人也是好事,以免以后一味的做坏事,业大直到销毁。再对救度众生能起到更多作用,能救度更多的众生,起码对警察的救度、对大法弟子的家人和亲朋好友的救度能起到很大作用。

六、清理自己的空间场

每个大法弟子都有具体的旧势力在管(干扰),那么针对具体管自己的旧势力必须严肃的清除。在发正念时应该能体验到:如果正念很强、头脑决对清醒、理智,就能战胜它、清除它。如果犯迷糊、不太清醒、手变形,说明就没有清除它。从交流中、从周刊上可知,发正念不清醒、手变形、犯迷糊就是干扰,或者是在心性上、个人修炼状态上出现了问题。在这个时候一定要仔细的找找自己,赶快调整过来,提高上来。

七、不树立榜样

不树立榜样这个问题,在老学员中基本上不存在这个问题,但对于修炼不太精進的、还有一些新学员、少部份不够精進的老年同修、有自卑心没去的,还存在这个问题。我们想想,为什么各地出现迫害的,从明慧周刊了解到的,有很多都是做协调的,从中每个同修是不是也应该找一找,自己是不是有过有意无意的把同修树立成榜样。师父为什么要我们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如果我们都没有“你修炼的好啊、他修炼的不好啊”这些概念,不去人为的把同修分成你高我低呀,都是齐唰唰的往前走,没有谁去把同修从我们整体中推出去,没有一个是“出头的”,旧势力和邪恶想抓把柄也抓不着,因为都是一样,没有把柄可抓。

修炼确实有精進的有不精進的。我碰到很多这样的同修,看起来特别一般不善言辞,话很少,但能感觉到他(她)执著比较少,思想很单纯、心很清净。而那些能说会道的不一定就是修的好、认识的高,反而常常给人感觉心浮,不清净、执著心多、杂念多。因为在这个问题我深有体会,每次与同修交流时,开始心还很静,说的话在法上,但越往以后说下去心就不静了,浮躁、着急,各种人心就往出翻。我这不是反对能言善辩的,也不是赞成不说话的。总之该说与不该说是尺度把握的问题。因为我们要交流、要救度众生。

如有不符合大法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