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魔窟后的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三十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刚得到《转法轮》天书时,感到我多年要找的得到了。我家在农村,当时还没有炼功点,我是在外地我的亲戚家得到的。当时《转法轮》大法书很缺,亲戚就把她儿子的让给了我,还把师父的教功图也给了我。我就照着师父的教功图学炼,有时间就学法、炼功,几个月后来了几个外地同修帮助我们建立了炼功点,也有十多个新学员来炼功。后来知道县城有了辅导站,没多长时间就有了好几个炼功点,上千人炼功,我们还可以参加法会了。休息天还可以去农村洪法。大家在一起学法、炼功、修心性,比学比修用大法衡量自己,有心性上过不去的地方会互相提醒。大家都觉的提高很快,身体变化也大。那种环境真的是好极了,很珍贵。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不仅把我们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破坏了。还没收大法书,污蔑师父,抓捕大法弟子,用尽一切邪恶手段迫害法轮功,一下子天都黑了。

看到这种情况后,昔日的同修也不敢来往了。亲戚朋友不理解,单位逼着表态、交书,当时我难过极了。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是照旧学法,坚持炼功,背《洪吟》上的诗,背《真修》、《论语》,师父从法理上点给我:“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一下子清醒了,我修的是“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是正法。我们师父是来救人的,我们师父为来救我们还被坏人污蔑,电视上说的都是假的,我要堂堂正正的跟人讲,我们师父是来救人的,法轮功是好的。单位在邪党支部会上逼着我表态,我就跟他们讲我炼功后受益颇多,身心健康的情况,当时有几个参加会的人还说,知道有这么好,我们也去炼。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坚定的过了这一关。

后来通知我到县上去开会,我说我不去。我心里明白,共产党才是真正的邪教,我不管你邪还是恶,我不理你,我只坚信我的师父,坚信大法。就这样,遇到有缘人就跟他们讲法轮功是好的,我的师父是来救人的,告诉他们我炼功后的受益情况,他们大都会说好就在家炼,不要到处讲。我虽然知道他们这样说不对,但当时由于外界的信息都中断了,自己还不知道要讲真相,也就没去给他们讲更多的。

零二年,得到了师父的新经文。才知道自己已经落后了许多,我抓紧学习师父的新经文,在师父的大法中修炼,出了问题找自己,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面对面讲真相,明白的就给他们真相资料,让他们互相传看,有不敢传的就会拿回来还给我,我就又拿去给别的不明白真相的人看,极少遇到的不明真相要举报或是骂的,我就给他们背《洪吟二》上师父的诗〈淘〉、〈预〉、〈怕啥〉,师父的诗是法啊,这样他们就说:你走吧,我们说不过你。

师父在正宇宙的法,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做的都是全宇宙中最正的。

零六年一天晚上九点多,十多个恶警和我单位的邪党书记突然闯入我家,把我绑架到厂办公室,一部份恶警在我家抄家。在单位恶警问什么我都不配合他们,只是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功的事不是你们应该管的,你们去管小偷、坏人、行贿受贿的去。大法弟子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只是告诉世人真相。不管恶警说什么我都不听,邪党就是那套假、恶、骗的手段。到了晚上十一点多,在我家抄家的警察把大法书、真相资料抄走带到单位,问我这些书从哪来的,我不理。我告诉他们:“修炼真、善、忍的人是不会告诉你们的。”到晚上十二点发正念时,我请师父加持我,请海外同修的正念都发到我这来销毁这的邪恶。他们就不问我什么了,把我带到了公安局,我一直不配合,就是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

我跟恶警说送我回家,这些地方不是我呆的,两个恶警说,明天早上队长要来送你去看守所,我说不去,还我书,送我回家。我在心里背师父的新经文,当背到《志不退》的“除恶只当把尘拂”时,我就想在这邪恶之处也把尘拂一拂,一下子就看到一大层黑糊糊的灰尘从屋顶上掉了下来,我知道是把邪恶销毁了。我就一直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到了半夜,那两个恶警睡着了,我就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道门一道门的走出了公安局。他们的门一道都没有锁,师父都帮我打开了。就这样我流离失所了。

出来后同修们安排我一个人住到一所空房子里,不让我出门。由于自己平时没修好,住下后虽然能做三件事,但心里的关一直没过去,整天感到孤独、委屈,想去找同修交流,学法也不入心。就这样过了很久。一天,学到《精進要旨二》中的〈排除干扰〉这篇经文时,师父点给我“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于是我开始静下心来认认真真的学法、背法。我认识到孤独、委屈这些状态都不对,这些都不是我,我应该发正念排除它,清除它,加强自己的正念。向内找自己,为什么师父的正法都到最后了,邪恶都少之又少了还被邪恶绑架,是自己哪里有漏呢?一找问题找出一大筐。其实在被绑架之前该修的好多东西都没修掉,学法不入心,发正念虽然坚持有时也发困,劝退不退的人多,同修之间不修口,家庭关系没有处理好,更不好的一念,想丢开家到外地与同修做资料。结果我被邪恶钻了空子。

可邪恶怎么能钻得了大法弟子的空子,它都是要被淘汰的邪恶生命,要彻底解体的生命。我悟到是法的要求高了,我应该提高提高心性,增加容量了,其实以前自己已经一只脚踏空了。一直在用人心对待修炼,把这场迫害看成是人对人的迫害,没修出慈悲心,遇事没能用善念冷静对待。对迫害我的人,完全用了人心,没想到自己以前也是被邪党欺骗入党,是师父慈悲救度才有今天。而他们现在也是被邪党欺骗了,我不慈悲去救度他们行吗?

我很后悔自己的差劲,我必须认认真真、扎扎实实对待自己的修炼,对待做三件事。证实大法,以法为师。什么孤独、委屈、难过、流离失所,这些什么都不是,是自己的人心、怕心、私心和情没放下。只有信师信法,用大法衡量自己,用慈悲圆容好身边的一切,才能救度世人与众生,完成自己的使命和责任,走师父安排的路。

一天早上我在炼动功时头脑中出现了要“证实大法”的一念,我知道这是师父点化我。我心中一下子明白了:“证实大法”是多么的高大,一切都把自己溶于法中,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证实自己”是多么的渺小,一切怕心,私心,人心,整天让你难过,不要说做三件事救众生,连自己生活中的琐事也处理不好。

通过这次写稿,发现了自己很多的不足和执著心,象干事心和慈悲心不足在以往都没意识到。回忆以往的修炼,觉的自己修的确实差劲,离师父大法的要求太远了,都不好意思投稿。后来在同修的鼓励下还是投了,把这当作自己的一段修炼经历,促使自己以后能更精進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