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法、证实大法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一日】

一、得法经过

我是一九九九年初幸得大法的。当时我是所谓唯物主义观很强的人,最不信神的存在,身体患有多种疾病,刚四十岁就满脸皱纹,象个老太婆了,对着镜子,心里有着一种非常失落的感觉,觉的自己的人生即将结束,那种滋味很是痛苦,加上和婆婆一家人的关系搞的非常紧张,导致身心受到很大的打击,身体十几种疾病,在经济又很困难的情况下夫妻关系很不好,已经到了准备离婚的地步。就在这时,一位朋友向我介绍大法,并给了我一本《转法轮》,当时处于爱面子只好勉强收下,回家放在柜子里几个月也没看,一直到了一九九九年初有一天突然心血来潮,想起来这本书,想看看这本书写的是什么。

我看了一遍《转法轮》,字里行间都是让你如何做一个好人,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当时我想我可做不到。又过了几天,我家来了一对夫妻是学法轮大法的,他们也让我学大法,我说你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吗?他说慢慢的一定会做到的。我听了心里很不服气,又过了几天,电厂大礼堂召开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朋友让我去听听,我抱着好奇心去的,会场参加的人很多,座无虚席,发言的人都讲述着自己得法受益的美好,很多不治之症都好了,我听了并不完全相信。后来,我的腿走路不听使唤,这可吓坏了我,因为我这个腿骨质增生很多年了,中医西医都治过,都不见好转,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去了炼功点。

第一天炼功抱轮时,感到一股很强的能量呼呼的灌入双耳,第四天晚上睡觉时就看到三个法轮,看到了“根基”两个大字从地到天棚那么大,还看到了一个人很高,有好几层楼高,看到了很多。还有一个老头非要收我当徒弟,我不干;还看到了很多妖魔很可怕,我不明白怎么回事,告诉了同修,他们为我高兴,说我根基很好,我说我不学了,我做不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又过了一些日子,我又去了炼功点,我记的那天早晨正在抱轮,只觉的有一只手伸進我的心里,狠狠的揪着我的心撕了一把,从那开始我的胃病就好了。又过了几天,记的是大年三十那天,刚吃过早饭,我去上厕所,因为我患有痔疮大便不出来,我便咬紧牙,用尽全身力气,感觉崩的一下大便出来了,感觉肛门轻松了很多,感觉痔疮好象没有了,真的没有了。我不明白怎么回事,想了好半天,突然恍然大悟,原来真有神哪!

我赶紧快到房间,认真的读《转法轮》。当我看到师父说:“这么好的功法,我们今天给你拿出来了,我已经捧给你了,送到你家门口来了。这就看你能不能修,能不能行。你要能行呢,你就修下去;你要不能行,你要修不了,那从此以后你再别想修炼了。除了魔骗你之外没有人再教你,以后你就别修了。我要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其实现在想要找个真正的正法师父去教你,比登天还难,根本就没有人管了。末法时期,很高层次都在末劫之中,更管不了常人了。这是最方便的一法门了,而且是按照宇宙特性直接在炼,修的最快最捷径了,直指人心。”我感到一股热流直窜我心里,我觉的师父是指我说的,我明白了,师父是来度我的,我暗暗发誓:不管吃多大的苦,有多大的难,我一定要修成神,永远不再当人了。

从此以后,我就认真努力的炼功学法,严格按照师父说的去做,放弃常人的各种执著心,遇到矛盾要找自己,身体和心性提高都很快,我觉的完全变了一个人,我太幸福了,我有了希望。

二、证实大法

正当我高兴之际,突然中国大地乌云翻滚,邪恶势力铺天盖地的把人们带入了极度的恐怖之中,电视上时刻在播放诬蔑大法的言论,面对这些对一个刚刚進入大法之门的我来说,真的是不知所措。我慢慢的冷静下来细细的思考,回想着几个月得法以来自己的亲身体验,明白了他们在诽谤大法,我们修的是真善忍,万古以来永不变的真理,没有错,我要为这永恒的真理而生,我天天抓紧时间炼功,学法不止。到十月二十七日,邪党流氓集团又无耻的把大法打成×教,我再也坐不住了,我要上京去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当我冲破重重关卡来到北京,又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我就去了天安门。当时天安门城楼盘查很严,我去了广场,刚走不远,就让我们村上来找我的人发现了,便非法把我劫持回、非法关押在洗脑班。派出所的人审问我,问我为什么要上北京,我说“这个法是宇宙大法,我要堂堂正正的学”,他们说我悟的是最高的,也没有难为我。在洗脑班两个多月,邪党人员们用尽了各种手段,我也不动心,我们家的人都支持我,我婆婆,还领着我的弟媳和小姑子们去和派出所要人评理,我丈夫天天给我送饭,办事处的人让他劝我别练了,我丈夫说让她炼吧,学了法轮功,十多种病都好了,我也没钱给她治,就让她炼吧。到过年,他们说不用写保证书了,只要你们拿上钱就让你们回家,他们要五千元钱,问我丈夫要,我丈夫说:“我没有钱,让她在这里过吧,我来给她送饭,在这一年我给她送一年,三年就送三年。”他们一看没有办法,就让他写一个欠条,把我放回来了。

到了二零零零年春天,我们在同修家看师父济南讲法录像,被一恶人举报抓到派出所里,非法扣留了半个月。回家一看,我所有的大法书都被抄走了,我非常的痛心,静下心来找自己,是自己没有保护好法,是我失职,正好同修给我送来了师父《北京国际交流会讲法》手抄本,其中一句话,师父说“佛陀就是宇宙的保卫者。”我悟到,我们修的是佛,就是保卫宇宙的,保护大法的,就是护法神,我觉的应该到派出所里去要回大法书籍。于是第二天吃完饭早饭,我就准备好必备的物品背着包,就到了派出所,找到所长说明来意,告诉他们我是学大法的,每天的必修之课就是学法,让他们把大法书还给我。他们不给,我就跟他们讲了一上午,最后我坚持的说:“如果不给我书,我就去北京告他们”,所长打了电话,给了我们村上镇上,他们到了我家说要二十四小时看着我。我说看不看是你们的事,去不去北京是我的事。

第二天正好是端午节,我就早早的做好了午饭,心里和师父说:“请师父帮助弟子一定排除封锁顺利到达北京”,我心里非常坚定,当时楼下,派出所的保安人员坐在楼梯口看着我,我发正念,我从他跟前走他也看不到我,于是我就背着包很冷静的走了出来,到了车站,正好有一辆车开过来,我马上上车,顺利到达码头,快速的买了一张快艇船票,上了船立刻开了,后来顺利到达一个火车站,我立刻买到了去北京的火车票,竟然还买到了座位,第二天上午到达北京。就在出站口,竟然看到我们村镇的人到处找我,他们坐飞机比我到的早。我被邪党人员非法抓了回来。在派出所里审问我时,我坚定正念,放下一切怕心,他们威胁我说,要判我三年劳教,我说三年劳教出来,如果不正过来,我还上北京证实法,他很佩服的说,你师父得给你发奖章了。由于我的坚定,这一次竟然没有拘留我,罚了五十元钱让我们村上领回去,把我关在村委办办公室的保卫值班室里,让我写保证书。当时我想,不能在这里耽误时间,我就写了两句,我暂时不上北京了,要做个最好的人,他们看到了说不行要我从新写,我拿在手里要把他撕掉,并坚决的说我一个字也不会写了,他一看一把夺过去说,好好好,就这样吧。这期间,我丈夫在大街上大声的骂(因为他未修炼法轮功),表示坚决的抗议他们关押我的罪行,他们很害怕,我也在绝食,关了两天就把我放了。

回来后,同修帮我找来一本《转法轮》,我每天如饥似渴的学法炼功,找出自己的不足,排除一切干扰。因为害怕我再上北京,邪党人员就一天二十四小时看着我,家里的电话也被监控,家里的环境也很紧张,丈夫经常大骂,同修们也不敢接近我。我守住心性,坚定正念,以大法弟子的大善大忍慈悲的对待这一切,每天学法炼功,精進不止,身体转变很大,多年的不治之症都好了,满脸红光,又白又胖。亲朋好友、邻里之间都问我,你怎么身体这么好?我就告诉他们炼法轮大法炼的,有好多人表示要学,问我怎么炼?我说必需得看书,主要是修心性做一个好人,可现在没有书了,书都让邪恶毁掉了。人们听了很失望,我的心里更是难过。我想宇宙大法千万年来从没传出过,今天师父为了普度众生,把这么好的功法传出来,是众生的福份,邪恶在搞破坏,不让众生得法,如果这个大法真的被这个邪恶干扰破坏了,那么宇宙众生就真的没有救了,没有希望了,太可怕了。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我又冲破一道道封锁,毅然决然的又踏上了北京之路,来到天安门广场,老远就看到从各地来的大法弟子,手举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高声大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整个广场喊声此起彼伏。我被大法弟子们的伟大壮举感动的热泪盈眶,我赶快靠过去想加入他们的行列。恶警们象发疯一样把大法弟子用力的拳打脚踢,一个个抓進警车。我也被恶警抓捕,拖到面包车里,车里坐满了被他们抓捕的大法弟子,立即把我们送到附近的一个派出所,那里被恶警绑架去的大法弟子很多。他们听我口音,把我交给了当地来北京抓捕大法弟子的人。我被劫持到本地看守所非法关押,我们监室有四个大法弟子,我们时刻用大法弟子的行为对待各种心态的犯人,我们的大善大忍感动每一个犯人的心,慢慢的他们都向我们靠近。我们教他们背《洪吟》,炼功,十六个人有一半表示要学大法的,不学的人也对我们很友好。到了第二十天,邪党人员就把我送去劳教,在车上派出所的人一边写一边说,判三年劳教,我觉的很可笑,并没有把它当成是真事,心里根本就不承认。到了劳教所,劳教所的人说,我们这里没有接到通知,再说我们这里也没有地方,坚决不收。没有办法,他们就打电话与邪党政法委联系,决定送济南。到了济南,经过体检医生说,患有肝炎大三阳,病情很重。当时我百思不得其解,想我身体这么好,怎么能得上肝炎呢?还大三阳,可能拿错了化验单了。派出所跟镇上的人也不相信,决定第二天再化验一次,第二天一到医院顿觉的头晕恶心,等检查结果出来一看,还是大三阳,而且比昨天还严重。我一下明白了,是师父不让我劳教,外边更需要我去做大法的事。

邪党人员们就用尽常人的任何各种手段想把我送進去,可劳教所就是不收,没有办法,就把我拉回来了。村委办公室的政法委书记和所有的村干部及我家的人都到齐了,大家都看了化验单,都非常震惊跟同情。他们告诉我丈夫明天赶紧到医院治疗,并吩咐家人与我隔离,防止传染。回到家里,我说是师父在保护我,家人们也都相信。第二天镇上派出所给我打电话要我去住院,我说:要过年了,我要收拾家务,等过了年再说。他们天天打电话催。到了正月十五哪天,又把我叫到村办公室,屋里坐满了人,有村上镇上派出所里的各类人物,他们轮番向我攻击,我始终微笑着向他们洪法,他们根本就不听。派出所的人说:你去检查看看,你要没有病真是奇迹。

二零零一年三月五号这一天,我跟丈夫去了医院化验结果是什么病也没有,派出所的说,你在家练,别出来跟人接触,村上镇上看了化验单都没话可说,表面上都不管我了,实质上一点都没放弃对我的监控,三天两头找我谈话。我的心非常坚定,我抓住上街的每一个机会洪法讲真相,我们这里的人都知道我是学大法的。

二零零二年正月初八,我婆婆得了肝硬化腹水,医院下了病危通知,儿女门哭成一团。我丈夫告诉我这一消息,第二天来到了医院,对她说:娘,你知道你的病很重吗?她说我知道。我说:医院已经无能为力了;如果你能相信大法,相信师父,那么师父就能救你,大法就能救你。她说:如果我能好了,我一定跟你学大法。就这一念,第二天病情急速好转。到了第三天,医生又全面的做了一次检查,结果什么病都没有了。医生说,从来没碰到过这样的事,真是奇迹。现在我婆婆也是得法之人,也主动向别人讲真相洪法,东庄西村的人都知道我婆婆是大法救的。

还有我外甥得了心脏病、十二指肠胃病,在家治了多半年,中西医也看了不少,都不见好转。来到我家,我让他看《转法轮》,第四天就好了。还有一个朋友妻子得了骨癌,我给了她二个真相光盘,她还给别人看,很多人都知道了真相。朋友妻子住了一个月,病完全好了,表示非常的感谢,我说:你要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这样的例子很多,不能一一列举。总之,我的亲朋好友,所有认识的人,我都向他们讲真相。有的已经在学法炼功,大多数都知道大法好。我就是这样堂堂正正的走到今天,当然也经历了很多魔难,先后被抓進派出所八次。每次都是凭着对大法坚不可摧的正念和师父无限慈悲的呵护,堂堂正正的回家了。事实证明,只要我们严格按照师父讲的法去做,我们是无所不能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