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归正自己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五十六岁。得法前,我是一名身患多种疾病,求生难、求死也难的人;喜得大法后,躺在床上一周看了两遍《转法轮》,身体觉得轻松,就不用在床上老躺着了。学法、炼功两个月后,全身觉得一身轻,疾病不治痊愈。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从那以后,我幸运的走上这条修炼之路。

我因修炼前身体多病,在得法初期隔一段时间就出现一次消业状态,在学法中师父的法就给我打在脑子里,“你一味的强调你自身功的变化而不强调你心性的转变,它可是等着你心性的提高,才会发生整体的变化呢。”(《转法轮》)从那以后,只要病业返出来,我就向内找,只要是找到自己的不足,病业状态马上消失。这使我亲身体会到,大法的神奇,和修炼的严肃性,知道这是伟大的师尊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清楚的认识到,我的生命是延长来的,我决心今后一定珍惜。可是发下誓言容易,真正做到完全放下名、利、情太不容易了,从那以后,我一直严格要求自己,多学法,只要在法理中悟到,我就努力做到。

在二零零一年初,单位上午十点多打电话通知我,下午一点钟来我家接我去洗脑班,当时我法理悟的不清,认为去那里正好讲真相,所以就配合了邪恶去了洗脑班,因为那是第一批洗脑班,不知道中共邪党手段那么邪恶,到那一看,铁栏杆,铁窗、铁门,真是森严壁垒。知道不该去那里,那里不是大法弟子该去的地方,是配合了邪恶。心想,既来之则安之。在洗脑班里,我经常讲真相,在洗脑班呆到第三十五天时,在下午四点多突然昏迷不醒,被洗脑班人员送進医院,通知单位说我“服毒自杀”。大夫不知何故,怕出现生命危险,不敢下药,征求家属意见,家人怕我醒过来被他们拉回洗脑班,把昏迷中的我拉回家。

在半夜醒来后,出现半身不遂状态,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多学法,能干什么,就干什么,大约在一个多月后,完全恢复了正常。有同修说我应该写一份声明,但是当时我自己认为没做什么对不起大法的事,没有写。又过一个多月后,突然有一天晚上睡觉发高烧,浑身热,毛孔都鼓起,象要出水一样,放着亮光,全身红紫色,行动困难,自己也觉得很突然,向内找,觉得那一段时间也没有做什么违背大法的事,想起了同修说应该写声明的事,我想既然同修说过,那有可能还是自己没悟到,那就按同修说的,郑重的写了一份声明。第三天,在走不动的情况下,打车把声明送到六一零,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并和他们洪法、讲真相,告诉他们善待大法弟子有福报的天理。

回来后第三天,全身肿胀全消,全身脱掉几层老皮,皮肤又白又细,我真象脱胎换骨一样,更精神了。又一次体现了大法的神奇,和修炼的严肃。现在悟到那是配合了邪恶,没有反迫害。后来送去声明,那是反迫害,否定旧势力,归正了自己的修炼路。

今年三月十四日我突然后脑勺剧痛,挺一会儿挺不住。在师尊的呵护下,在同修的正念加持下,转危为安。静下来认真的向内找。想到自己这段时间,学法、讲真相、发正念是每天都在做,但忽略了细节,其实,严格的说,这段时间没有真修。学法,每天都集体学两次,下午学一讲,晚上学一讲或学两个小时新经文,但是在学法时,有时睡觉,有时精神不集中,遛号,更谈不上事事对照了。

在讲真相过程中,天天争取出去讲,但由于整体环境的变化,有十多个同修被绑架。自己说是理智、智慧的讲真相救人,实际仔细向内找,在思想深处还是产生一种怕心,保护自己的私心。从数量上看,从一天我们两人原来有时讲二十多人,到讲一、两个,甚至还有一天一个没讲的时候。从用心上看,原来有时吃饭的时间都没有,饿的走不动了还不回来,坐在那休息一会还接着讲,一直讲到天黑看不见人才回家。自己家没有菜吃,哪都走,就是没时间买菜,等想起买菜的时候,卖菜的都早已回家了。后来到了各商店走,讲真相少,看东西多,讲价钱多的地步。甚至见到特价商品就看,看看有没有对上自己执著想买的东西。一点点的滑下来还没有感觉。从亲情上来看,从放下生死,放下亲情,放下常人的一切,去北京证实大法,在监狱一个月坦然面对一切,不畏苦,不畏难,放下亲情坦然面对一切。到现在有时心里惦记着外出打工的儿子,有时惦记有孩子上学、又得上班的女儿,有时又惦记着身边的丈夫,距离大法的要求相差甚远。从发正念上看,也不象以前那么重视,发正念有时也走神。总而言之,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懈怠下来,我在师父的法像前求师父救救我,我错了,我今后一定放下名、利、情,助师世间行,救度众生,到法正人间时,随师把家还。

那天晚上,难受减轻了很多,第二天我就下楼到同修家说:你告诉同修们,不要惦记我了,我好了。我想,不要牵扯同修的精力,更不能影响救度众生。到了晚上,头疼的加剧,痛苦难忍,在痛苦中有过一丝放弃生命的念头,马上想不行,这不是给大法抹黑吗!我还没有完成我的使命哪。想想为什么出现反复,深挖根源,是这个情没有断,在情上还是动心。自己在痛苦挣扎时,又到师父法像前,向师父做了第二次保证后,稍有些缓和,我就多发正念。

第三天腿又有些不太好使,第四天腿就更不好使,一站起来,大腿的筋就往一起抽,站不起来,我就求师父加持我,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发完正念后,马上请师父加持我能走。站走来就能走。不发正念,就寸步难行。

同修看我行走困难,我说没事,都是好事。这样有五天后,走前不用发正念,就能慢慢行走了,每天上午、下午、晚上都和同修一起学法,发正念,自己的时候也坚持多发正念。经常脑袋疼的不敢大动。我牢记师尊的话,坏事、好事,都是好事。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

二十多天后,身体完全正常了。我想只要我们做好、同化了宇宙特性,宇宙特性就不制约我们了。只有彻底否定旧势力安排,才能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路。是师父又给了我一次生命,是师父救了我。我今后一定不辜负师父的救命之恩,做好三件事,一定放下名、利、情,救度众生。

谢谢师父的救命之恩,谢谢同修的帮助。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