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自己掩盖很深的「私」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一日】我曾经在得法之后,非常精進的修炼及参与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各个大法项目,非常积极的去找事做,并主动的想还有什么是自己可以去做的,以发挥更好的作用。

但是,在前几年,因为先生工作的关系,我们搬离了原来居住的地区,到了一个偏远的小镇。当地只有我一个大法弟子,到最近的一个学法炼功点需要开车两个半小时,我从一个在原来地区扮演主要协调角色的学员一下子离开了所有正在做的大法项目,面对着居民有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白人、当地老人看见东方面孔,还指指点点的这样一个小镇。这个环境的巨大变化,真的对我造成很大的冲击。花了非常久的时间在心态上适应当地生活,并在小镇的社区中心设了炼功点,告诉自己无论到了哪里,都要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

但在这段期间,自己心里沮丧的心、不平衡的心没有全然放下,常想着很羡慕大城市的学员,可以参与那么多证实法、讲真相的活动及项目,而我虽然透过电话、网路等仍然可以参与一些项目,却不能深入主要的华人社区(因为我原来主要花了许多时间在华人社区讲真相),这是我已经累积了很多经验及法上的理解的项目,是我想一直做下去的项目,但现在住在这么偏远地区,是无法继续如此做的,在面对其他住在邻近华人社区的学员们,却多年以来始终无法鼓起勇气深入华人社区讲真相,心里显得有些着急。

就在这样的摆放不定的心情下,我开始念书准备考试。在读书的压力及参与各项目讲真相两者间始终无法稳定的平衡好,总是做了这个就拖了那个,对于自己个人修炼的要求也渐渐放松下来,心想:「反正只有我一个人在这边,也没有办法象以前一样和其他同修一起在当地奋斗。」这样的起起伏伏的状态一直到最近看到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的一段猛然惊醒:

「不要因为有些地区学员少,或者有些地区学员之间一直存在着争论,就使你们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甚至于你个人修炼的问题上都变的很消极。你在毁自己。你要知道,我一直在讲,大法弟子看问题一定要反过来看,因为三界是反的,但是你们要走正。」

我起先并未在意这一段法,以为只是师父针对那些对佛学会有意见的学员所做的讲法。但在学了几遍后,突然注意到师父针对有些地区学员少,因此修炼、讲真相变的消极的学员也提出了警告。这一段震撼了我,心想:「我不是就是因为学员少,环境的改变才变的消极吗?」

我开始静心找自己,到底自己的心态是什么?为何会变的消极呢?直到有一天若有所悟。突然发现了在自己的思想中,有很深的「目地论」思想,做什么事都要有一个目地,这个目地要符合自己的利益,才去做它。

在经过深入的挖找这个目地心,现在知道了,过去做事、决定要做什么的基点是为「私」,讲真相的基点不是为了众生,而是为了表现自己,当表现自己这一点因搬离原地区被剥夺了后,就消极的做了。

念书也是一样,对我而言,好象要找到一点为「私」的理由,才觉得可以提供诱因、动力去念,因为思想上找不到符合自己想法中的符合「利益」的理由(要符合我自己定义中的「利益」才行),就以消极的、对抗的心态去念。有时还要逃避逃避、享受一下自己定义中的「利益」,满足满足「私」的感觉,才又回来继续念书。

这个「私」-变异了的「私」、掩盖很深的「私」,却是用表面自己觉得冠冕堂皇的修炼做理由、以做大法项目平衡不好做理由去掩盖。

而真正的理由是什么呢?真正让我消极,在个人修炼、大法项目、讲真相及完成生活中该尽的责任都消极的理由是「私」,是隐藏的如此深的「私」,甚至隐藏在修炼的理由背后。这个「私」让我长久以来就是为了自己所认定的「对自己有利」的方式而活。当修炼了,认定修炼的方式对自己有利;当讲真相了,认定讲真相的方式对自己有利;当做大法项目时,认定该大法项目对自己有利,所以去做,而不是根本站在一个「为他」的基点而做所有这些事。

我不禁问自己:「被我掩盖、隐藏的这么夸张的私到底是从哪里来呢?」「为什么现在才发现呢?」我的这个消极不是来自什么干扰、什么环境改变、什么修炼和生活责任摆不正,它来自于「私」,其它都是借口。

我曾经真的有过全然站在「为他人」的基点上做过一件事吗?头脑中没有一丝的念头:讲真相让众生了解,我有多少利益?(即使这利益是以修炼做衡量的)有这样的衡量、计算的心,无论做多少,都不能改变这件事情从根本上是因为「私」而驱动的。因为根本上是「为私」的,所以永远也没有办法平衡好,因为各个「私」所驱动的生活中的行动之间必定产生冲突,那是「私」的本性,无法避免,和宇宙特性「真善忍」产生拧劲又如何无法不冲突呢?但表面上却好象是做讲真相的事了就不能尽好常人生活的责任了。这其实是修炼的基本功不扎实,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自己,转变成「为他」的生命。

如果是一个真正「为他」的生命,不会有这个拧了劲的冲突,日常生活大大小小的行动、一言一行,需要做的事都来源于「为他」,都是根本上「为他」的,一动念、所思所想的出发点都是「为他」,又怎么会有所谓的「平衡」问题?到底在「平衡」什么?「平衡」自己的利益吗?

因为根本上讲真相不是「为他」,所以遇到其他更符合自己利益的事时,就会放一放,拖一拖,暂时不做了。所以做大法项目、讲真相,总是一拖再拖,念书也是一拖再拖,反正生活中的什么事,一遇到自己的这个「利益」,就让位了。这不就是在自己内心深处还始终保留着自己本质的利益不放的表现吗?我到底有没有真修?还是只是做修炼的「表面功夫」?我又为什么要做修炼的「表面功夫」?难道又是为了自己另一层定义的「利益」?执著于同修之间的「名」?我怎么有这么多肮脏的私心呢?

思及至此,我不禁汗颜了、哭了。心里想着:「师父,我不要啊!不要这些肮脏的私心!不要在头脑里掩盖再掩盖、隐藏再隐藏!不要在头脑里绕着这些弯!」

接着在心里默默的对师父说:「但愿自己就是纯纯粹粹的修炼、讲真相、做好三件事、尽好生活中的责任。因为想做好这一切,想要做好一个修炼人,而去做好这一切。不是为了什么利益,不是为了什么目地,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他人。」

以上是自己目前层次所悟,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