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進京纪实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日】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抓捕法轮大法学员。当时,北京大法研究会的成员以及全国各地区的辅导员和负责人,一夜之间被抓捕。

作为法轮大法学员,当我们得知这一消息后,认为中共的这项针对大法修炼群众的镇压,根本就是错误的,大法教人做好人,使人身心健康,大法修炼人越多,于国于民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于是,我们纷纷去北京,想通过中共信访办或中央其它有关部门反映我们大法学员真诚的心声,盼望着中央能对法轮大法有一个正确的了解和认识,并对抓捕大法学员这一错误行为有所纠正,从而使人民群众拥有一个良好的学法炼功环境。

7月21日傍晚,我照常去学法小组学法交流。那晚我得知许多大法学员已经被抓捕。于是我和另一位同修连夜乘火车去北京。当时,本地车站已经出现了大量的公安警察。这些警察在车站四处把守着道口,对行人進行盘查和拦截,气氛很是紧张和恐怖。在火车上,乘警也比平时更紧张和忙碌查票时,若听对方回答说是到北京,就异常紧张,并仔细盘问到北京的目地。但不管怎样,我们最后终于来到了北京。

一出北京车站站口,就看见一群群便衣警察在四下活动,空气更是加倍的紧张和恐怖。我和同修商量了一下,就朝中南海方向走去,我们觉得中央信访办大概就是在那一带。

我们刚刚靠近中南海的边缘,就看见众多的警察在这里盘查过往的行人。许多男女老少被扣押在一座桥上。从那些人的神态上看,都象是法轮大法的学员,因为大法学员的神情和气质,与普通人有所不同,是能分辨出来的。

有几个警察朝我们径直走来。刚一挨边,一答话,警察便认定我们不是常驻北京的外地人。一位警察就操着北京口音高声嚷嚷,说“这俩肯定是‘真善忍分子’,赶快截住!”

不一会儿,来了一辆警车,警察就把我们强行推上了车,朝不知什么地方驶去。

下了车我们才知道这是北京一所公安局的大院。这里已聚集着大量被劫持来的大法学员。警察对我们每个人的姓氏、家庭住址等情况都挨个作了登记之后,又把我们强行推上一辆加长的公共汽车,又不知朝什么地方驶去。车开出很长一段路途后,在一个叫作“石景山体育场”的门口停下来。警察把北京当地的学员赶下车,再由其他警察押着他们進入体育场内。透过车窗望去,“石景山体育场”的四周,已经被武警部队团团围住,均觉恐怖气氛加倍的增加了。

之后,汽车拉着我们又不知朝什么方向驶去。终于,公共汽车到“丰台体育场”停了下来。看来这里是专门关押我们这些外地大法弟子的,人数已经相当多了。

我们还没走下车,就听到体育场里的大法弟子们正以特殊整齐的声音背诵着师父的《论语》。大概大法弟子们是在以这种方式 对共同前来上访的同修表示欢迎与鼓励吧!一股暖流涌上我的心头。我们随即也跟着一同高声背了起来。

我被警察带到标有“东北三省”的区域,在这里,我看到我认识的我市的几位同修。

此刻,北京“丰台体育场”里到底有多少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大概谁也数不清。而且公车还在一辆又一辆源源不断的往这里开来,一批又一批的大法弟子继续被押送到这里。每次有大法弟子从车上走下来时,大家就以整齐而热烈的掌声表示欢迎。体育场的里外,到处是武警和公安警察,据说仅是武警部队,就已有一个师的兵力。面对着武装部队,面对着眼前的恐怖,大法弟子们反而特别镇定,秩序是特殊的整齐与良好。我们大法弟子当时在体育场里展现的风貌,就是受过特别训练的部队也难以相比。静时是特殊的静,而当任意一位大法弟子站起来背诵师父的《洪吟》或哪篇“经文”时,立即会有几千几万人响应,声音整齐、洪亮,波澜壮阔,振荡天地!

后来,在女学员的人群里,一位看去好象是知识份子的女士站起来,向在场的公安警察和武警战士介绍和讲解了“法轮大法”的一些内容,并陈述了我们这么多大法修炼人来北京的目地与心愿,希望在场的警察能把大法弟子此次上访的心声转达给国家的领导者。大法弟子们以热烈的掌声表示赞同她的意见。随后,我们又在这位女同修的建议下,开始谈我们各自学法炼功的心得体会。大法弟子们讲述各自在法中受益的体会,这些神奇的经历和体会使那些背着双手,叉着双脚的武警战士也深受感动。当许多大法弟子讲到自己自得法后从死亡线上神奇的起死回生的事迹时,我看见许多武警也在抹眼泪。

不久,大概是一个营的武警被调到体育场中心的草坪上来,在一个领头的吆喝下,整齐的坐下,又在领头的吆喝下再整齐的起立,而且还在领头的吆喝下喊一嗓子不知是什么口号。看架势,这是在上级命令来向大法弟子叫阵和示威的。

从早晨开始,我们始终整齐而安静的这么坐着。

到了下午三、四点钟左右,包围我们的武警的队列外围,又增加了两层警察和城管人员。后来我们才明白,这是为要在体育场里转播中央电视台播放的中共中央取缔法轮大法的新闻所采取的“预防措施”,也就是说,有关部门怕广播会引起他们无法预测的什么状况。当中央电视台的播放结束后,我们再一次背诵师父的《论语》、《洪吟》等佛法,这次当局便指使手下开始了暴力的镇压。有的大法弟子遭受了殴打;有的同修被强行拽起来,拉到体育场中间的空地上。但我们仍然坚持不断的背法和念着师父的经文。

傍晚时分,一位看去是干部模样的人腋下夹着包来到我们东北三省学员中,那人自称是黑龙江省的副省长,来北京开会听说有黑龙江的人来北京上访,就赶到这里来,并询问谁是黑龙江的?不管那人怎么问,就是没人回答他的问话。后来,他问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男同修是哪里人,男同修便告诉他自己是辽宁朝阳市的一名公安警察。这时他显现出一种特别惊讶的神情。那个副省长走出人群后就告诉北京的警察,说我们法轮功人群里也有警察。随后,就来了三个气势汹汹的北京警察。他们把我们人群中的那个警察拽起来,扭起这个警察学员的胳臂,揪起来就走。过了一会儿,被揪走的警察同修回来了。有人问他究竟把他怎么样了?那个警察同修说北京的警察把他的警察证件给抢去了。

天快黑的时候,我市的警察也来了。这些警察向人群里询问谁是我们市的人?谁做了回答后就被带到另一处空地上。有一位男同修在警察问过三次才回答,警察就大打出手,把那位男同修按倒在地上连踩带拖。因为是盛夏时节,穿的上衣都很单薄,那位男同修经受非人的暴力殴打和在地上拖拉,胳膊和后背顿时就鲜血淋漓。此时那位警察同修和其他几个同修不禁高声制止打人的恶警察,不许他们再殴打修炼大法的人。那两个恶警真就怕了,停止了殴打。

大约晚间十点左右,我们被武警和警察强制性的押進了几辆公共汽车内,由警灯闪烁和警笛鸣响的警车开道下,浩浩荡荡地开出“丰台体育场”。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来到北京一个叫做“门头沟”的火车站。一下车,我们就看见夜幕里武警排列好的一道人墙。那道人墙很长,直通到车站内站台边的那辆列车的门口。在火车站的站台上,还排列着头戴钢盔、脚穿高筒皮靴、手持微型冲锋枪的特警。最后,我们坐着这辆直达列车回到锦州。

全国各地去北京上访的大法学员仍然络绎不绝。有的大法弟子因为上访,为被中共诽谤的法轮大法和被谎言诬陷的师父说句公道话,便招致了非人的折磨,众多的大法弟子被关押,被劳教,被判刑,有的被残酷迫害后悲惨地死去。

九年来,这恐怖一直笼罩着中国,如今,恶党在灭亡之前企图垂死挣扎,甚至妄图从对大法弟子的更加残酷的迫害中寻找最后的出路。这无疑是徒劳的。从恶党对大法弟子举起屠刀的那一刻,它的覆灭就已经注定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