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2000年到北京上访被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2月19日】在修炼大法之前我曾经做过很多年佛教居士,可那么多年我也没明白修炼到底怎么回事。要不是得大法,我这一生就这么稀里糊涂过去了,得法后,我深深体会到师父的慈悲和自己能得法的荣幸。我深知自己以前做得不好,以后的路一定要走好、走正,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我是1994年9月1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之前,我多种疾病缠身。我是一名军属,和丈夫两地生活多年,家里家外的担子都在我一个人身上,上着班,还得伺候三个孩子,积劳成疾,几乎全身都是病:心脏病、肾盂肾炎4个加号、风湿性关节炎等等。93年我的腿和脚、头部突然间发麻、发木,这使我心情非常沉重,这么多病吃药也不管用,被病魔折磨的我生不如死,只好每天到公园去锻炼,有一天我偶然遇到了法轮大法,在大法的炼功场地中我心情好像亮堂起来了,我就问炼功人:这是什么功?她们说这是法轮功。我就这样得法了。

通过每天学法炼功,我的多种疾病逐渐消失了,1994年我和姐姐、外甥女一起去广州听师父传功讲法,受益匪浅,我的身体彻底净化了。我真的感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学法前我上楼上到3楼就大喘气,修炼之后拎着两个大包裹上6楼都没什么感觉。家里人看我身体这么大变化,他们也很高兴,我真实喜出望外,整天喜气洋洋的。我也明白了很多道理,我觉得我得到了新生。

7.20邪恶对法轮大法的全面镇压、迫害开始了,对我来说,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大祸。我们这个地区和全国是一样,邪恶之徒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毁大法书、攻击大法、侮蔑师父,对大法学员抄家、罚款、判刑、劳教。

深深受益于大法的,所以我们照样坚持学法炼功。我们却被举报了,派出所警察用绳子把我们用绳子绑上、一个一个连着、象游街似的带到了派出所,警察对我们大打出手,他们打了我几个耳光,又踢了我几脚,一个同修被警察拽着头发往墙上撞。我们当天被送到了拘留所,当时正赶上过年,我们被拘留了2天2夜,回家后,我仍然坚持学法炼功。

过年后,我想:师父被侮蔑、大法被镇压,我不能就这样在家里学法炼功,我得去北京证实大法。2000年4月中旬,我去了北京,我和同修直接到了信访办,但无人接待,后来我们去了政协,看门的老头找来两个当兵的接待我们,我们就告诉他们我们是来证实大法的、法轮大法好,我们通过修炼之后受益匪浅、我们师父是清白的……10几分钟之后又来了3名警察,他们不听我们讲,直接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地下室,两小时后我们又被当地驻京办事处接走了。

在驻京办事处,我们白天给他们干活,晚上被他们关在阴冷潮湿的仓库里,不让我们上厕所。给我戴手铐时,我想:我不要这手铐,它不是给我带的,手铐就开了。3天后,我们被单位接到了派出所。因为我说“炼”,就又被拘留了半个多月。临放我那天,他们写好了“不炼功”的保证让我签字,我被情带动,就签了。这次公安局对我罚款3000元,610办公室罚款5000元。

回家之后我心里很难过,知道自己没做好,于是回家后振奋精神,学好法,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2000年7月,我去公园取师父经文,被公安局副局长发现了,又一次被绑架到看守所。警察问我经文是谁给的,我没有回答他们。在看守所,我被迫当劳工,做牙签手都磨出了泡和血,劳动强度非常大,每天早6点到晚11、12点,每天工作16~18个小时,我们的劳动所得全部被不法警察们中饱私囊,我们每天只有两顿发霉、不熟的玉米面窝头和漂着飞虫的烂菜汤。

两个月后,我被判劳教两年,家人到处找人花了不少钱,最后被判监外执行,还罚款5000元。回家后,我才知道,我被绑架后恶警又一次非法抄家,幸亏我家人在恶警到来之前把大法资料转移走了。我为家人的正义之举感到高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