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接受关押 冲破牢笼

内蒙学员九九年在北京上访的一段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一日】我老伴在一九九二年患食道癌,手术后吃饭非常困难,一九九七年在长春住院。听说法轮功能治病,我们就炼了法轮功。那时长春炼功点多,参加集体炼功学法,因为学大法人多,每天晚上每人只能轮流读一段大法。虽然每个人读法不多,可是没有迟到的,大家都很重视学法。得法后我深感大法的神奇和威力,我过去有脑神经头痛,每次犯病都得住院治疗,从修大法后一次也没痛过。我老伴病太重,加之治病的心强,心里总是放不下自己的病,在一九九八年四月份去世。他在死前说了一句话:说自己得法太晚。

老伴去世后,我每天都参加集体炼功、学法,越学越离不开,越学越感觉大法的神奇、奥妙。只要有时间就看书,就象师父说的,你要真修我就管你。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开始攻击法轮功,当天伊敏公安局就通知告诉说不让炼功、学法,下午电视就开始攻击法轮功,从电视里知道同修们都到北京上访,二十日我乘去北方的火车也准备進京找说理的地方。邪恶象疯了一样根本就不接待,谁去找,恶警就抓谁。我在北京下火车望洋兴叹,遇上了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同修,他们人多,在当时没有身份证也住不上旅店,在师父点化下我想起了带他们到肿瘤医院附近租房住,到那后很顺利的就租到了房。在几十天内我们先后换了几个地方住,又搬燕郊,从燕郊搬到北京西路园,北京大法弟子联系租房,租门市楼房,一切费用都是北京同修帮助解决的。因为住的人太多,不长时间就被当地警察发现,我们四十多人全部都被带到良乡看守所。

在良乡看守所呆了半个月,一天下午通知我们伊敏三个人出来等着,有人来接。我们出来后被没收的包都让恶警们检查了无数遍,可我接过打开一看里边有一本《转法轮》,我当时眼泪就下来了,知道是师父为咱留的,让咱们好好学法,师父为我们做的太多了。

我们三人被内蒙古驻京办事处负责人带到办事处,不让我们出院,有专人看着,不能随便走,等地方公安来接我们。我们一想,被他们劫持回去也是没自由,肯定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看守所。三人一商量等夜里看守睡了我们就走(当时我们都认为不能被关押,而不是关押了就绝食)。当时我说太晚上哪找车,有一位同修说:“你不用怕,想走,师父保证派车接我们。”

夜里二点多钟看守睡了,我们三人就从二楼阳台往下跳,我是第一个跳的,在当时往楼下一看就想这么高能跳下去吗?就说求师父帮助,我手拉着绳子一点也没怕,很顺利的就下了二楼。楼下有三道把关,门卫都睡着了,顺利的通过三道关口,出了大门一辆出租车正在门口等着我们。

同修们,师父每时每刻都在看护着每个真修者。从那时起,我对大法坚信不疑,就象师父说的,只要你修,我就对你负责。真是千真万确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