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否定旧势力 正念闯出魔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一日】去年年底以来,全国千余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在我们这个我自以为邪恶迫害不是很严重的地区,非法抓捕也接二连三的发生了。我最近被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十五天之后,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正念正行闯出了魔窟。现将这十几天的心得体会写出来,证实“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徒恩》),同时也希望对同修有所帮助。

我的修炼状态一直不好,嗜睡求安逸的执著长期不去,因此不能保证学法、发正念,而且长期不炼功,甚至因此耽误了大法的工作。在讲真相,发放真相资料时,胆大,个人英雄主义,急功近利,显示心,抱着人的侥幸心理,不注意安全,虽然静下心来,也知道自己漏洞太大,最危险了,可是没能正念突破,处于一种无可奈何的状态,麻木的过一天算一天。

这天下午,办公室闯進了四五个警察,邪恶对我下手了。我心里有一念,非常坚定,那就是要象一个大法弟子,放下生死,决不配合邪恶。我拼命挣扎,但被三四个警察用力按住,我心里不断求师尊救我,同时想到我是神,他们动不了我,可是我还是被几个警察拖下楼,塞進警车,一路上我大声喊着:“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我想平常由于种种原因,我无法在工作环境中讲真相,我要利用这个机会,让尽可能多的人听到这句话。一被塞進警车,我发现警车居然没有上锁,我想也不想,推开车门,就往出跑,但脚下的凉鞋打滑,我摔倒在地,又被塞進警车。我心里明白我没有达到标准,所以神不起来。后来我想警车未上锁就是师尊在救我呀,如果我不那么冲动,在警车行驶路上,一定能找机会走脱的。

警车直接开到了派出所,我不肯下车,派出所有不少办事的民众,我大声喊着大法真相,僵持一段时间后,四五个警察终于把我拖下警车,拖到里面。坐下后,我不停的发正念。开始时,觉得无法集中正念的力量,我坚持着,慢慢觉得全身发热,感到正念坚定有力了,警察们在办“搜查”手续,我听到他们说他们派人跟踪我,拿到了我在公交车上发放晚会光盘的证据,还说这次至少判我5年,我想你们说了不算,邪恶说了不算。师尊说了才算。只要我们大法弟子正念强,提高了心性,符合了大法的标准,师尊什么都能给我们做,所以说到底,是我们大法弟子自己说了算!

我一直发正念,不允许恶警去我家抄家,但由于我抱着担心家人受惊吓的人的一念,恶警还是去了我家。我找机会,给所里的警察讲真相。他们表现出不相信,同我辩论,不相信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假新闻,不相信活摘器官的存在,不相信天灭中共。我一直在想他们是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这样说,还是心里真这么认为的?铁证如山,为什么他们就不信呢?(后来我意识到是我的争斗心促成的这些)这些被邪党欺骗利用的生命太可怜了。我心里没有对他们的恨,但我的慈悲心还是不够,但是我想这里有很多人,不同人的想法和被救度的可能是不一样的。不管他们表现得如何不信,我都要坚持讲,也许有的人能听進去,也许就得救了。

晚上十点左右,非法抄家的警察回来了,要送我去看守所。我不配合,被强行拖上了车,一路上我高喊:“法轮大法好!”他们把音乐开到了最大声,要盖住我的声音,我发现路人似乎没有什么反应。当时我不管这些,人听不到,众生听得到,神听得到,我要用我的生命喊出这句话。到了看守所,由于我不配合,没有照相,体检,他们叫来了劳动号,一路连拖带抬的把我送進了监室。一路上,我高喊:“法轮大法好!”我要让全看守所的人都听到。后来我想当时我怎么没喊:“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呢,还有很多人不知道这件事情呀。

为什么我一次又一次行为上激烈的抵制了,可还是被送到了看守所,因为我思想上还没有百分百的信师信法。每一次行为上的激烈抵制时,心里还有一念:这种情况下,我怎么走得了?如何走?我知道这一念的存在,但生不出坚定的一念否定它。我真切的体会到要扎扎实实的修,才能达到标准。关键时刻的表现完全是心性所在的位置的表现。《明慧周刊》上的文章,师尊相关的讲法不断的出现在我的脑中。我知道我该怎么做:真正的从一念一行上全盘否定旧势力;正视我的执着心去掉它,不是为了要出去而是作为一个达到标准的大法弟子就应该去掉它。我知道师尊无边法力无限慈悲无所不在的看护着我,什么师尊都能做,只等着我发出那坚定的一念。

法理清晰了,可是真正做到却不那么容易。思想业不断干扰,表面上看是在法上思考的一些问题,可是它干扰得我无法背法发正念,原本会背的法就不多不熟,刚背一句,思想就被拖走了。正念更发不了,无法集中注意力。一时间又沮丧又自责,心慌意乱。我知道这就是邪恶干扰,无论如何也要突破。正念一起,我双盘坐下,命令自己背诵十遍《论语》,不许走神,一遍一遍得过,就这样,十遍《论语》背下来后,我能够静心的背法发正念了。

这天监室负责的狱警要带我去她办公室。路上我不肯让她给我戴手铐,我说我不会把自己当作犯人的。这个狱警没有强迫我,一路上用步话机向上汇报,到了她办公室,谈话就要结束的时候,来了一个狱警,是她的上级。一定要给我戴手铐,说:凭什么你特殊。我说我就是特殊。我是好人,没有犯罪,我是被迫害的,非法抓捕的。挣扎抵制中,我发现自己的争斗心,后来又来了一个狱警和几个劳动号,我渐渐体力不支,被戴上了手铐。为什么这样?我发现自己除了争斗心之外,还有很强的侥幸心理:我抵制了,应该符合法了吧。应该可以过关了吧。不好的事不会发生了吧。多不纯的一颗心!我一定要去掉它。

第二天,来了几个人要给我抽血,我不配合,一边抵制一边发正念,我觉得我没有争斗心,也没有侥幸心理了。可是我还是被几个人强抓住,抽了血。这对我打击很大。为什么还是不行?我开始怀疑自己行不行,悟得对不对。正想得难过时候,我听到监室门口有人叫我名字。我出去一看,是在我几天前被绑架的同修,她们说:“要坚定。”来不及多说什么,门关上了。我知道是师尊在鼓励我。我泪流满面,不争气的弟子让师尊多操多少心。我唯有做好,唯有做好!我不断的想我信师信法的正念是不会动摇的。我也要相信自己,悟到了就能够做到,不相信自己能够做到,其实是自己不想放弃执着心,不想扔掉脏东西。我对自己说我愿意放弃!我能够放弃!因为这些是真正不好的东西,因为我是修炼人,我是大法徒!

监室中有一个人告诉我那两个同修是被提审回来,她们也戴手铐,手里拿着号衣。我想不对呀!一个大法弟子怎么能不反抗,配合戴着手铐在众生面前呢?我又想,如果提审我,怎么办?我决不配合,不去!中共对大法弟子根本没有讲过法律。一开始的抓捕所谓的罪名都是编造的。所有所谓的法律程序都是执法犯法的走过场。目地只有一个,就是用“合法的程序”把大法弟子关進监狱進行迫害!跟着恶人们走程序就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我决不配合什么法律程序,决不。

可是如何抵制,如何不配合。前几次不配合失败经历,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大法弟子不是为了抵制而抵制,要达到效果。否则强迫大法弟子的生命犯罪,其他众生看到大法弟子抵制无用而遭到更大的迫害,如何生出正念?如何感受到大法的神奇?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证实法,救度众生,而不是为了显示自己如何坚定,显示自己个人英雄主义呀!可是,我还能怎么做?正念,用正念制止恶行。可是我明显感到自己没有达到标准。发生什么事时,我心慌得厉害,根本达不到正念的标准,那怎么办?

不承认这些,不允许这些发生。一个强烈的念头出现在我的脑中,我们大法弟子做的是全宇宙中最神圣最大的好事,旧势力不配迫害,更没有什么把我们当犯罪审问、囚禁、迫害的理由。大法弟子怎么能任这些低灵要被淘汰的生命摆布呢?这些低灵邪恶的生命都不应该存在的。这一念非常坚定,我觉得邪恶和我之间不再是迫害和被迫害的关系了。而是清除被清除的关系。我知道我从行为上抗争、到悟到不配合走法律程序,到不允许迫害发生,到不允许邪恶存在。我真正在法上升华了,在法上悟到了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存在。这一点是我这次闯出魔窟的关键。

我曾拒签过一张延期拘留三天的文件,于是我心生一念,三天之后,我一定要堂堂正正的回家,可是到了那天下午,我心态不稳了,我担心到时候真的能出去,担心自己是否有执著出去的心,担心自己是否完全符合法。一上午,心里起伏不定,最后我想我不管出去不出去了。我就是要做好三件事。于是心静下来了。这天过去了,我还在看守所里。

接下来几天,我真做到了做好三件事,不管出去不出去了。这里的日子对犯人来说真是度日如年,可是对我好象没有什么难过的。每天背法,发正念,炼功,时间过的飞快。我慢慢觉得不对劲了。汶川地震的发生,救人多紧迫,时间多紧迫呀。我肩负着救度众生的重担,怎么能被旧势力困在这里?!而且当我向监室的人讲真相的时候,她们大多认同大法好,但因为我被迫害,在看守所里,他们都难相信大法的神奇力量。这样不行呀!我出去才是证实法,才能救度众生。

这天中午正在炼“头顶抱轮”,突然有一个很坚定的念头:既然我不应该在这里,那今天就应该放我回家!我对另外空间的邪恶说: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有使命的,我要助师正法!我要救度众生!你们不配把我关在这里,你们对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不承认的!旧宇宙的法理会清除你们,我也会不停发正念清除你们的,我今天就要回家。

这一念坚定有力,力可劈山!我知道师父会为我做主的。我今天一定要出去。当时已经下午一点多了,我心里突然有一念,邪恶要办放人的手续也来不及了,今天恐怕不行。我立刻排除这一念,怎么放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今天一定要放我!

看守所释放人一般都是下午五点左右,五点了,没有任何动静,我心态很稳,我又把自己所悟的想了一遍,是在法上,为什么不放我?是不是旧势力的花招,在考验我是否坚定?还有就是因为邪恶未除尽。我没有动摇我的那一念,就是全盘否定旧势力,就是持续强大的正念!晚上十点多,我睡下了,突然狱警叫我的名字,释放了我,原因是不批捕。

原本我这次正念闯关可以很圆满的,可是就在这时,我正念松懈了,派出所的警察带我回派出所,我先生在那里等着,说是要办手续,结果在求回家和常人情的带动下,我在取保候审的文件和口供上签字划押了,回到家里,思路清晰了,我后悔不已。在最后接近成功时,正念不足和常人心的出现,我又掉進了旧势力的圈套。这几天,我在发正念加了一念:我在执著心带动下所签下的取保候审的文件,我一概不承认。不允许旧势力利用它迫害众生,干扰我证实法、救度众生。关键时刻暴露出我修炼的不扎实。同时我悟到每一步都很关键,不可松懈!

在这十几天中,也经历了情的干扰,女儿还小,懂事乖巧,平常我由于没有守住心性,常常对她生气,公婆丈夫多次劝我小心,注意安全。我只当他们干扰我做正事,甚至因此和他们发生争执,现在我不听劝,出事了,让他们承受多大的打击。想到这些,心如刀割。但我强忍着告诉自己,这都是情,我要放下它,这些生命当我的女儿和亲人,都是为了得法,为法而来。我只有在法中精進,圆满后福报他们才是对他们真正的好。我现在对他们什么都做不了,只有师尊能做。同时我在正念中加了一念:不允许旧势力破坏我的家庭,不允许旧势力破坏我的工作,回到家后,家里一切安好,工作也是原样。

个人层次所限,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