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正念除恶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看了《明慧周刊》三二七《建议提醒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文章中一老年大法弟子说她六岁的外孙(大法小弟子)说:“外婆我告诉你,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里的大法弟子只要多背法,多发正念,就能回到家里来。”由此,我深有同感。

2007年5月,因工作忙,学法少,矛盾面前没有向内找,被邪恶钻了空子,又一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当地臭名昭著的洗脑班。被绑架送去黑窝的路上,不停的讲真相,劝三退。虽被恶人一進黑窝就铐起来,但在师父的呵护下,正念十足,讲真相,劝三退没停。后因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又遭蹲铐,插胃管迫害。心中不稳,感觉黑窝内到处充满邪恶,恐怖。邪恶之徒大肆在精神上施压,恐吓。在压力中,同修们悄悄的鼓励我:信师信法,坚持背法。

有一天一直在下雨,我心情沉重,想着孩子,静不下来。我就一直不停的背《论语》,一遍接一遍的背,整整背了一上午《论语》,突然感觉整个身体通体透亮,清爽美妙,心中豁然开朗,凉爽滋润。抬头望去,铁窗外,晴空万里。

后来,邪恶之徒又把我与其他同修隔开,并让两个最恶的“陪员”看我,睡觉,上厕所都看着,怕我炼功。除过吃饭,上厕所,少量的睡眠,所有的时间,我都坐在床上或凳子上,不停的背法,会背的反复背,每个整点发正念。整个身心溶入法中,身心愉悦,只感时间不够用,心中充满慈悲,对打我,骂我的恶人没有恶念,只想他们能在洪大的佛恩中被救度。一念定住黑窝,我不是来承受迫害,是来解体这害人的黑窝的。不知不觉,环境变了,最邪恶的两个警察先后调走,一个“陪员” 调走,一个“陪员”去住院。明真相,要求学法的“陪员”看我,转化我的人员开始听我讲真相,恶保安听着我讲“法轮大法修炼”,抱着头躲着跑,直喊头疼。

家人的营救,同修的正念加持,从我被非法关押的那一刻起就没有停,年迈的父亲抱定:你不放我的女儿,我找你一刻不停的决心,上上下下,派出所,“六一零”,所在单位不停的要人。直到“六一零”答应放人。

因恶人定下“转化”我的企图一次一次破灭,便一次次推延家人接我的时间。最后,恶人找借口把我关進禁闭室,妄图用暴力摧毁我的正信。背铐在阴暗寒冷的禁闭室铁门上,十四个日日夜夜忍受着身体上的巨大痛苦,我坚持背法,发正念,抑制着长期缺乏睡眠的迷糊,实在背不下去了,我就反复的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背法中,师父一直呵护着我,不知不觉,背铐在铁门上巨疼的双臂,好似舒服的叠扣在腹前,肿胀的双脚搭放在藤椅下,身子舒服的坐在藤椅上。师父的慈悲鼓励着我,去除执着,放下生死。邪恶之徒只好把我放出禁闭室。在被非法关押七个月后,最终正念闯出魔窟,最恶的恶人对我说:信仰是你的事。

当然,邪恶的黑窝决不是法轮大法弟子的修炼场所,因我们自身有漏,才被邪恶抓住了迫害的借口,但只要信师信法,坚持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邪恶的黑窝真的是关不住大法弟子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