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师父就在我们身边(上)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二日】读了《由七年的资料点生活谈我的修炼心路历程》以下(简称《由》),给我身心触动、鼓励很大。同修在百忙之中,用了八个月的时间写出自己几年来在资料点的实修经历,唤起了我坚持写完我八年来资料点的修炼经历。在写完这篇文章之前,我因曾经写过,我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写了删,删了写,觉的同修都把我要写的都写出来了,不必重复。在同修这篇文章的鼓励下,我又写了起来,写出这些来意在与同修互相切磋提高,共同精進。

我们一家三口是九七年底有缘走上修炼之路的,一家沐浴着师父的浩荡佛恩,也是我们一家的福份吧。

我与《由》文同修修炼心路历程有相似之处,大资料点就是一个“忙”字,有理解的,也有不理解的。我们这里的同修,有接触的有没有接触的,同修对资料点都很关心。但是我们与《由》文同修不同的是,我们是一个家庭大型资料点,环境好,没有外来干扰,而且自己经济上比较宽裕,生活相对来讲比起《由》文同修资料点的同修好得多,而我们对菜要求很简单,一般是星期六买一周的菜,放在冰箱里,八年来一直是这样的。逢年过节基本上要做资料,特别过年这段时间就得加班,准备来年正月同修要的真相资料。我们也随正月拜访双方大人、亲戚之际,向他们讲真相,使他们退了党团队组织。

资料点的建立和运作

我们九八年在炼功点上认识了一位受人尊敬而且年龄比较大的辅导员甲同修。在甲同修的倡导下,我们于二零零一年六月一日建立了资料点。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师父的新经文是她送给我们的,后来的真相资料和不干胶也是她拿给我们散发和粘贴的。

记得印象最深的是二零零零年的六月份的一个星期日下午,她带我与我儿子三人一起搭车到离家二十多里路的一条公路上沿路写大法标语,等天一黑我们就开始一路写,一路往回返,一直写到没有油漆了,离家还有几里路,准备往回赶时,警车从我们身边穿过,走着走着我走不动了(后来我回到家才发现我的脚打了血泡,血泡磨烂,脚的底板后来全部脱了一层皮)。正想着如果有一辆车过来就好了,一往后看,后面果然开来了一辆老爷车,好巧啊,开老爷车的立刻招呼我们上他的车。上车不久,警车又开回来了,与老爷车擦边而过。等我们到了家,警车还在寻找我们。原来警车开了几个来回,我和儿子都不知道,只有甲同修明白警车一直在寻找一路写标语的人,第二天她才告诉我,如果我们不坐老爷车的话,可能就会被他们抓了,警车在甲同修那条街盘转很久。好险啊!那时我和儿子什么也没想,就是想着要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真相告诉世人,让世人知道大法好,法正,不要受中共媒体谎言宣传的毒害,当时也没怕心,不晓得怕,第二天照样上班,儿子第二天乘车去了学校。后来才悟到,是师父一直在保护着弟子,师父一直在我们身边。深更半夜,出现的老爷车是师父安排来的。

从那以后,甲同修与我经常来往,交谈本地的一些情况。在一次交谈中,说到了本地没有资料点,师父新经文是市里面拿来的样板,在本地开复印店的同修那里复印出来的,那时不知道如何注意安全,保持单线联系的意识,做了一段时间,就被当地的邪恶“六一零”、公安局政保股的恶人抄走了设备,并罚了款,停了业。这对开店的同修损失很大,同时牵连到了负责做协调工作的这位B同修身上,后B同修被抓,并被非法判了刑。

在这种情况下,甲同修试问着我们能不能建立资料点,她接着说:“你们家都是修炼大法的,你们修的很好,环境也好,你们建立资料点的条件很成熟。”我当时听了,觉的可以,答应下来了(儿子在一九九八年读大专时就报了计算机专业,好象是师父那时就给了安排)。我们用家里的存款买了电脑、打印机等设备。电脑技术是儿子一边学一边做学会的,他每周的星期六赶回家做好一周的样稿,我们和甲同修一起印刷(那时因资金原因还没有复印机,是油印机印制的)。等甲同修能学会印刷了,资料需要量也增多了。后来甲同修带了几位同修承担起了印刷的任务,整天整天不停的印刷,为救度当地民众而忘我工作。当时本地同修原有一千多位,还有邻地周边同修都在这边拿资料,资料供不应求。为了满足同修们救度众生的需要,另一位负责协调的C同修带领多方同修共同努力筹集了资金,新建立了一个资料点,其实是一个同修亲戚做的,他们以一当十,以一当百的做着救度众生的真相工作,忽视了安全,后来不到一年就被当地邪恶警察、“六一零”非法抄走了设备,同修和她的亲戚被非法抓走了,这位协调人C同修也不例外,而且都被非法判了重刑,损失惨重。

我们资料点,在新资料点建立不久,在甲同修多方的努力下,筹集了一批资金,购置了一些设备替代手工制作,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与质量。

资料点的安全问题,那时我们虽然还没有走入单线联系这一原则上来,对安全意识却很强,就是不知道如何去做。所以,在购置设备之前,我们与甲同修商量好了,我们建议用手工制作其它真相资料的不变,用手工印刷真相资料的暂停,资料由我们来完成,资料点的地点只与甲同修取得联系,资料送出与乙同修联系,互不干涉,所以资料点能安全的运行,任由风吹浪打不动摇。自己能采取一些措施保护资料点的安全,尽了自己的一份责任,也是对大法负责,对同修负责,对自己负责。

后来新增加的资料点被邪恶破坏了,我们才意识到资料点的安全是多么的重要。那时《明慧周刊》也报道了一些地方的资料点被非法抄走,损失惨重,同时也介绍了资料点如何注意安全的事项,原则。看到《明慧周刊》介绍同修做得好的经验和交流文章,我们吸取好的经验,坚持单线联系的原则,会面的时间很少,所以把原来的资料点搬了家,与原来有联系的部份同修切断了联系。同时我们还添置了一些设备。

我们做资料的环境比原来宽松多了,工作上也轻松多了。大的设备噪音较大,考虑到会对左右邻居有影响,就想办法,对大的设备進行了隔音。购置的设备,我们都很珍惜、爱护它,它们也很有灵性,都超常的发挥能力。有时设备神奇般的向我暗示,提示我们哪个地方有问题,如纸放错了或放方向反了,只要有问题不是印不上,就是不工作,还有很多神奇的事我就不多写了。

儿子二零零二年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家做真相工作。他的付出也很大,资料种类较多,都是他一手编辑出来的。技术方面包括维修方面做了不少工作。同时对新建立的小型资料点的技术指导、设备维修也付出了心血。

我因公司改制可以提前退休了,但公司领导舍不得、不让我退休。在我的强烈要求下,领导只好同意我提前退休,但要求我把助理员带出来,能熟练业务了再走。我答应了领导的要求,在公司多呆了四个月。助理员能独当一面以后,我才拜谢了各位领导,离开了公司,全身心投入到了做好证实大法工作上来。

那时,来我们这个资料点拿资料的地方很多。在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六年间,有本市、外市的,还有拿到外省的。我们农村的同修在哪里打工就把真相资料带在哪里,同修们都忘不了自己是大法弟子。

我们的资料,各种资料都做,有:小册子、传单、《九评》书、护身符(有卡片的,有用装饰品挂在脖子上的、有精制的PV C等)、丝网印刷(大横幅、小条幅、小粘贴不干胶)、光盘(师父广州讲法、大连讲法、炼功音乐、天音音乐、神韵晚会、各式真相光盘及《九评》)、有印章、还制作《转法轮》书、师父新经文等大法书籍、《明慧周刊》等。帮助同修下载MP3.上网三退。我们不但保质保量,而且还要做到及时送达。特别是师父的著作,我们都是用好的材料,做出来的书与出版社没有什么两样。听甲、乙俩同修的反馈意见说:“我们做的书和资料都做的很好,而且要什么就有什么,精致美观,师父安排的这么好啊。”

我听了只是笑笑,没什么了不起的。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