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营救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近日某地同修被邪恶接连绑架,外面的同修处于麻木观望状态,营救处于瘫痪,心里感到很痛心。就此谈谈发生我身上的关于营救的故事,希望对同修有个借鉴作用。

去年我因带着强烈的人心与人讲三退被那人举报,邪恶在我临时住地搜出二百多本《九评》、光盘等真相资料。我成为它们重点拷供对象,迫害程度、情况暂且不提,单说外面同修营救的事。

当有同修知道我出事之后,马上通知周边的同修发正念,然后到该地派出所搜集电话、参与绑架人等信息,上网曝光。同修找到我娘家父母,动员他们到公安局、派出所去问情况要人。其间去我家的不止是一个、二个同修,分别去的,有个同修去过几次,还把我父亲的团给退了。还有同修问路问到几十里以外我婆家,把我体弱多病瞎眼的婆婆也接来,一同正念加持她挂着牌子到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讲真相要人。当时正是三伏天,她们在看守所门口守了一天一夜,蚊子将她俩咬的一身全是疙瘩,连看守所的警察都感动了,对我也客气多了。当时我正在绝食,不断听到外面同修营救消息,正念也越来越坚定。

我被秘密劫持到派出所、洗脑班、看守所、医院,外面的同修都一直跟踪报道,有条有序的将有关电话地址、相关人员等等一切信息曝光在网上,同时海外同修的真相电话对邪恶也起到了很大的震慑作用。我在医院被强制输液时,许多同修又赶到医院发正念、贴真相资料、打电话。有一次一个监护我的女警接到真相电话之后,明显对我客气多了。在医院的花园里、过道上几乎都有同修的身影,家人几乎也天天到医院里来,吓得那些监护的人门都不敢开。

由于大法弟子整体的配合,邪恶无计可施,嚣张的气焰没了,剩下的是同情与佩服。有一个小插曲:一个监护我输液的老头看见我在看经文就告诉了所长,结果那个所长收去经文看了一眼之后又跑过来塞给我说:拿去拿去,这是你的精神支柱。那个老头再也无话可说了。记得有一位在派出所工作的人员说:因为你的事,我们派出所接到的电话没歇过气。同修制作了大量的真相小册子、传单、横幅、恶人名单在当地散发,张贴。当时对邪恶震慑作用之大,可想而知,恶人恶不起来了,相互推脱,最后不得不让家人将我领回家。

虽然只有这只言片语,可是这当中的细节故事很多是难以阐述的,很感人,在营救的方方面面的干扰、阻力也是很大的。当时有的同修支持,也有反对的,认为这样做太危险,报道太及时,力度太大,担心邪恶会加重迫害等等。参与营救的同修也是顶着很大的压力走过来的,他们有时真的感到是山重水复疑无路,但一次又一次摆正基点,调整心态之后在师尊的加持和点悟下,事情又有了新的眉目,真感到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其实邪恶才是最怕曝光的。

以上都是同修过后亲自给我讲的,还有很多。后来有常人说:你都象某某某英雄了,到处都是关于你的消息。是啊,当时我摆脱邪恶迫害的时候,同修还留下了很多没有及时发出去的关于我的真相。师父说过“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当时这些同修也确实做到了,做到了坚定正念证实法,迫害也就在这个过程中解体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