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皮鞋救世人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我是一名走出来讲真相比较晚的大法弟子,几年来,从个人修炼到走出来发真相资料,直到今天讲真相,一步一步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逐步走向成熟的。我真正走出来向世人面对面讲真相是从擦皮鞋开始的。

未修炼之前,由于受世俗观念的影响,始终认为让人擦皮鞋是生活中的奢侈,认为给人擦皮鞋的人是社会中的低等人,从心里有点瞧不起这些从事伺候人的人。后由于受邪党文化的污染,觉得让人擦皮鞋是“资产阶级”剥削思想,是贵族习气。所以,修炼后也固守着这世俗的观念,一直被党文化束缚着。因此忽视了向这部份人讲清真相。所以,以前自己只局限在发真相资料这种形式上。

自从师尊要求大法弟子全面讲清真相,有人的地方无所不及之后,我认真思考了这个问题。应该说,大陆大法弟子做的已经使大陆的每一个角落都有了大法真相,有人的地方就有了“三退”。但从我们地区来看,大法弟子以女性较多,男性较少,而让人擦皮鞋的一般是男士。所以就出现了一个讲真相的薄弱点。而给人擦鞋的这部份人大多是外地来我市谋生的人,他们一般生活比较艰苦,穿着比较朴素,大多租房居住在城乡结合部或者居住在旧城区。他们的文化层次都不高,思想比较单纯。因此他们接触的人也很少,更很少与人交流,了解真相的机会相对较少,大多是看电视受邪党毒害,不明大法真相。

当我看到这个薄弱点之后,我想到了要向这部份人讲真相,做“三退”。一开始,自己有许多顾虑心,怕这怕那,但后来随着学法提高,清除了世俗观念的影响,清除了党文化的毒素,认识到这部份生活在底层的人也应该得到救度,不能忘却和忽视他们。所以,就有了用心去做的行动。刚开始做,心中不稳,做时想尽量避开闹市区或人多的地方,可刚要选定一个擦鞋的人,就会碰到过路的熟人,或有警车从身边而过,有几次放弃了。现在想起来真是有点好笑自己,其实当时是正念不强的表现。当我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之后,通过发正念清理自身,通过发正念清除假相干扰。

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个外省的擦鞋人。坐下后,我稳住心态,始终不忘正念加持,从拉家常开始,引入现在社会贫富不均,出力不挣钱,挣钱不出力。讲到这些他非常赞成,然后,又讲到了当今社会这些黑暗现象的原因就是中共的独裁统治,才造成了今天的两极分化,社会黑暗,使中国的老百姓一直生活在贫困或被压迫的社会现实之中。進而讲到了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命,他痛快的接受用化名退出共青团。

通过这一次的“三退”,使我充满了信心,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后来,我又认识到只做了“三退”是不够的,师父教导弟子要叫众生明白大法真相,从而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所以我在以后擦鞋时,把做“三退”和讲大法真相一同進行,一般是先做三退,然后,讲大法真相。

在几年中,很少碰到不愿三退的,大多是既三退又明白了大法真相。我想:“擦一次皮鞋能救一个人,真是一件很值得的事。”在以后的讲真相过程中,我既给他们送上大法真相资料,又嘱咐他们不要忘了告诉自己的亲人。几年中,我用这种方式让许多有缘人明白了真相。

在这几年的风雨修炼中,我自己也是在摔摔打打中提高上来的。从擦鞋救人开始一直走到今天,我从只发真相资料开始,逐步在同事中讲真相,同时在认识的朋友中也能张开口讲真相,劝“三退”了。过去在工作单位要面对面讲真相,感觉很难,但自从擦鞋救人以后,慢慢的也迈出了向自己身边的同事讲真相劝“三退”的步子了。我们单位是受邪党操控和毒害较重的部门,我为了使有缘人能够得救,平时多学法,多发正念,首先在心性上提高,然后突破自我,为他人得救而尽心尽力。到目前为止,我单位已有近40人“三退”。

当然,我做得还很不够,在修炼中还有许多人心执著,有些场合不能做到堂堂正正讲真相。在写这篇交流稿时,心里也在矛盾,觉得交流的这点事情太少,不象其他同修那样做的扎扎实实,轰轰烈烈。但看了师尊的《在美术创作研究会上的讲法》后,心里明白了,师父在回答学员的问题时说:“那表现小的题目也很好,都行。你说你就表现一个很小的事,不要很大的画面,很小的画面,都行。”

师尊的教诲,又让我意识到修去另一颗人心—攀比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