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讲真相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人家都说我“年轻”,其实我也不算年轻了,已经年届不惑。不过,由于修大法,表面看起来要比我的实际年龄年轻十来岁。

过去我也有那样的心理,感觉年轻人讲真相不如老一点的同修讲起来容易被别人接受。我想我们首先要改变这个观念。因为我们是用神的慈悲去救人,不是用老年人的“可靠”去救人。事实上,老年人容易让人感到可靠,是因为老年人普遍带有平和的心态、慈祥的眼神。那么,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这些在我们修炼中都能够修出来。而且,年轻人也有年轻人的优势,容易给别人“有文化、有思想、有头脑、有素质、不盲从”的印象,劝退反而容易。

观念改变了,我就突破了“年龄”的心理障碍。讲的时候,不要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如担心自己会不会被对方接受等等,而要关注对方的神态、心理,周围的环境,根据对方的年龄、知识水平、接受能力去讲。

下面是我讲真相的一些经历和故事,抛砖引玉。

有一天,我在十字路口一边等通行信号,一边发正念。一个四十来岁、干部模样的人骑辆自行车停在我的身边。他转头问我:“你的电车在哪里买的?”他话一出口,我马上把正念打过去:“今天我一定要救你!”我微笑着看他一眼,说:“在××地买的。”他说:“刚才我去那个店了,打算给我外甥女买一辆。”此时绿灯亮,我们一起往前走,我特意放慢速度,谈了一会儿电车的价格等问题,气氛很和谐了,我自然的把话题一转,问他:“你听说过‘三退’保命的事吗?”他语气还是那样和蔼的说:“怎么,你给他们做宣传啊?”我说:“宣传一下也未尝不可。你看今年天灾人祸的,人家说是因为共产党太腐败了,天要灭它,在那个组织里面的就要跟着倒霉。咱俩见面不容易,或许以后再也见不着了。话说到这,就希望你能够保个平安。咱俩谁也不认识谁,你从心里退出来,在单位该干什么还干什么,谁也不会知道,但是真有灾难的时候就与你无干。你入过团吗?”他回答:“我还入过党呢,怎么办?”我说:“那更得退出来了。这么办,我给你起个某某的名字,你就算退出来了。”他说:“行。”这时到了一个拐弯的地方,他对我说:“再见。”我们就此分手了。其实我已经超过回家的那条路好远了。

今年雨水特别多特别大,路上有的地方积水很深。有一天我的电车就被闷灭在水里了,只好推着往旁边公园里走。前面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也推了一辆电车在水里走,回头招呼我:“需要帮忙不?”我也是马上打过一个正念:“这是有缘人啊,今天要救了你!”就笑着回答:“你也没办法停啊,小心点别摔倒了。”到了公园里,我说:“你看这是什么天气,还没见过这么大水呢!”她接过话说:“是啊,今年天灾人祸可真多!”她自己就把话题引出来了,我从心里乐了,顺势说:“是啊,怪不得人们在传说退党保命的事呢,你听说过没?”她说:“没有啊。”我说:“你也入过团吧?(她点头)退了吧,咱都上班了,早就不在它那个组织里面了,不过今天走个形式,从心里退出来。咱俩这么一说,你就算正式退出来了啊!”她点点头,说:“好。”她一拧钥匙,电车灯亮了,她骑上去走了。往前走,迎面又碰上一个姑娘也推着电车走过来。我打个招呼:“你的电车灯亮不?”她说:“亮,不过不能骑。你看咱倒霉的,怎么上班去啊。”我说:“我的灯都不亮了。今年天灾人祸的多,你入过团、队没?她说“入过团”,我问,“听说过‘三退’保命的事没?”她说:“没有啊。”我说:“退了吧。我本来就早退出来了,不过人家说得走个形式,从心里正式认可一下。我给你起个名字,你就算退出来了,真有大灾难的时候咱就能保命。”她说:“行啊。”就这样往前走,一路退了五个人。

就我的体会,凡是站在路边默默等待的,跟我主动打招呼的,总是注意看我的,同路的,需要帮忙的……不管因为什么事情接触到的,确实都是等待救度的有缘人。

遇见年岁大的人,就先礼貌的称呼一下:“大伯(大婶)您好!身体结实不?”对方往往会认为我是一个自己忘记了的晚辈,就会笑着回答:“结实!你去哪里啊?”我说:“去××地啊。您听说过要有大灾难的事没?”对方说:“没有啊,有什么大灾难啊?”我说:“共产党太腐败了,天要灭它,谁在它那个组织里面就要跟着倒霉啊……”,然后劝退。这时一般都能够退。当然最后还要告诉他(她):“回家告诉咱的亲人,都退出来吧,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够遇难呈祥!”对方都会连连答应。如果对方有病,就再告诉他(她)平时在心里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病就能减轻或者痊愈。有护身符的话送他们一个,人们都很喜欢,赶紧装兜里。

有一天去上班,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在路边发愁,自行车链子掉了他安不上。我停下车找根树枝帮忙。刚安好又掉了。我心里说:“这是需要我劝退啊。”我就一边安一边说:“你听说过要退出少先队的事吗?现在当官的太腐败了,历史上政权垮台的时候都是这样。共产党倒台,凡是戴红领巾的也要跟着倒霉,退出来吧,退出来好好上学,平平安安。”他说:“行。”这时自行车链子很容易就安好了,他骑上自行车非常有礼貌的跟我再见,走了。

有一天黄昏我在家学法,门铃响了,是两个卖保险的。开始我心里有点反感,后来一想,这不是有缘人找上门来了吗?心里马上舒展开了,跟她们谈了一会保险的事,我有意的从收入谈到了地震捐款,引出话题说:“今年灾难多,你们在外面走动,听说过‘三退’保命的事没?”一个说:“听说过,我早退了。”另一个说:“我家有好几个亲戚就炼呢。不过我没退。”我马上用非常遗憾、非常担心的语气说:“你怎么不退呢?真有灾难来了你怎么办?退了吧,咱俩这么一说你就算退了。”她仰头笑着说:“好,好,退了退了,保平安。”我们都哈哈一笑,又开始谈别的。神奇的是,谈着谈着,她递给我一张纸,我一看,是一张保险说明书,上面写有她的姓名。当时我从内心赞叹大法的神妙。

还遇见过有其他信仰的人,说我不信你们那个,我信什么什么。我马上说:“咱不冲突。都是信神信佛的,有信仰的人都心善。共产党不让咱信,它是邪的。咱退出来神才能保佑咱。”这么说都能认可、退出。

有时候也遇见不理解的人,嘲笑我:“这么年轻你也信这个?”有的不搭理我,有的斥责我。我都不动心,一边发正念清除对方背后的共产邪灵和邪恶因素,一边平和的对他(她)说:“不接受啊?不接受没关系。我说这些也是为了你好。你记住真遇到灾难的时候,一定要马上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够避过去。”对方一般都理智下来,回答:“谢谢。”如果看见对方心生恶念,想告密等,就马上发正念清除邪恶,否定迫害,理智的离开。

有一天我跟一个小伙子讲真相,眼看快成功了,另外一个小伙子过来了,问那个小伙子:“她跟你说什么了?”连问两遍,那个小伙子奇怪的就是低头不吭声。当时我感觉不是很好,不过马上打过去一念:“我连你一起救。”就跟他讲真相。他又转头对那个小伙子说:“你给某某打个电话。”那个小伙子还是低着头一动不动。他就拿出手机一边拨号一边对我说:“你等一会,我叫俩朋友过来,你让他们退了。”我心里有数了,就说:“好的,我先去前面买点东西,马上回来。”他答应:“好吧。”我骑上电车就走了。我的体会是:遇见不接受的人,永远不要跟对方吵,不激发对方不理智不清醒的一面,对方没有坏念头,邪恶就不能操控他。不管碰到什么情况,我们都怀着一颗慈悲心真心为他好,这样的正念,邪恶也不敢迫害。而人的一面想做什么,那是做不了的。

讲的过程中,也遇到过同修。有个老同修跟我说:“你们年轻,就多做吧。”听后我不禁一笑。是啊,这种心态,不就是过去我的心态吗?事实上,如果真的心系众生,什么能够挡的住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呢?

最后讲一个真实的故事,想表达自己最深刻的一个体会:只要实修,我们就能够真切体会到大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

那是我去外地,在一个公交车站台等车,一个老年妇女伸出手向人们乞讨着。几乎没有人给。我把手里拿的买票钱给了她。这时车过来了,人们开始挤着上车。我站在一边,望着她佝偻的背影,想:“给她一元钱能干什么呢?我要救了她!”于是跟过去开始跟她讲真相,谁知她是外地人,讲地方话,我们互相无法沟通,另外她还有些耳背。我本来赶时间,这时把心一放:宁可错过这趟车,一会打出租,也要救了她。我顾不的身边的人是否能听到,大声教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终于教会她,她高兴的双手合在一起拜我。我如释重负的点点头。回头一看,车还没走呢,于是走过去上车。走到车上,一车的人静静的坐着,气氛是那么肃穆、庄严,好象在等待、迎接一个国王似的。我一眼看到,中间还空着一个很好的座位。我稳步走过去,坐好。这时,汽车启动了。当时,我心中的神圣感油然而生,一个觉者的慈悲充盈着胸怀,我默默的对一车人发正念:“你们也要明白真相啊,遇到真相千万别拒绝,一定要退出中共保平安。”

我常常想,我们尽己所有,能做多少呢?可是,只要我们在做,师父就时刻在我们身边。这些还只是我们能够体会到的。那不能体会到的,师父一直默默的在给予我们的又有多少!

同修们,尽力去做吧,尽力多救人,无愧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个最响亮的称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