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救世人的两则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七日】

一、不被人心带动、只管讲真相

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讲:“你要记住,你的正念是可以改变常人的,不是常人带动你的。常人说了什么,或者是干扰你了,你不要往心里去,你就做你要做的事情。人的思想来源很复杂,而且有许多人是观念在讲话,不是自己的真念、不是自己真正的人在讲话,所以说出的话往往是似是而非、言不由衷的,他讲过了啥他自己马上就忘了。他自己都不重视他讲的话,你为什么重视呢?别管他讲啥,你讲的话对他来讲每一句话都是当当响的炸雷”。

从99年7月20日以来,我基本上是用嘴讲真相的,开始的时候往往是带有争斗心讲的,当时对反迫害而言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对救度众生而言往往效果不好,后通过几年“跟头把式”的教训和对法理的不断升华、不断归真自己,知道了救人的使命和世人才是受迫害最重者。

《九评》问世开始劝“三退”时,感到有压力不好讲,其实回想起来不是不好讲,是正法進程对我们的要求高了,刚开始劝“三退”时人心较重、顾虑重重:人家会不会认为是参与政治呀、会不会接受啊、会不会把话学给家里人那、会不会举报等等。其实人心早把被救的人给“框”起来了,不但救不了,说不定还把人家往下推了一把,这个教训至今我还在自责。

我们单位的一位退休副经理,我们住在一个院,我知道他好斗之心和无神论意识顽固,就先给他拿去了很多真相资料,包括《九评》、预言光盘,可他看来看去,反而起了妒嫉之心,竟说出一些对师父不敬的话,而且根本不相信退党能保命,最后竟说了一句“我就拿命赌它一把”的绝命话,结果一个月后人就去世了。这个事对我触动很大,与自己的人心太重有关的,为什么给他那么多资料,不就是怕他不接受吗?这不首先把他“禁锢”住了吗?难怪人家说死都不退,再者慈悲心不够、动了人情,看他说出一些对师父不敬的话,不是首先查自己的原因,而是心里不舒服怨人家不好,心想能救就救不能救就算,再者还把他当作自己的老领导看待了,那不就和常人一个层次吗?就象气与气之间,谁能把谁的病治好呢?

后来通过不断的实践、总结,法理的不断升华,不知不觉中救人的意识和紧迫感越来越强:不管说啥我就是要讲真相救人。就象一个人掉到水里一样,哪还顾着有什么想法?救人要紧。当然要讲究智慧方法,过去我都是以第一人称开门见山的讲,目地是既救人又证实法,现在我用第三人称讲同样达到目地,一般我是这样讲的:我给你说个保命的大好事吧,我的亲戚(朋友)是修佛修道的,他看了很多预言书,我也看了,很有道理,预言的很准,比如诸葛亮的《马前课》、唐朝的《推背图》、宋朝的《梅花诗》等。如果看对方能接受,我就会讲是个好人、怎样不与邪党为伍保命等,如果看对方不太容易接受的或时间不够用,就讲如何三退保命就行了,至于他如何认同大法以后再说。

在我所讲退的几千人中,有的几句话就退了;有的当时不理解稍微缓和一下再讲也退了;有的熟人事隔一两年再讲也退了,很少有人说我参与政治的,大部份都是感谢的话,有的还和你聊起来没完。但千万注意一时讲不通的不要着急非要讲,自从我们一个院住的那位副经理遭报后,我非常注意这个问题。对于冷言冷语或威胁的,我不为所动难受,下一个接着照常讲。“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现在我对师尊这首诗有了更深的体悟,不管是真相资料还是用嘴讲救人,其关键的作用是正念。

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这段历史是为大法弟子救度众生安排的,你们为什么不去唱这个主角?为什么把被邪党文化灌输了的常人说什么放在第一位?为什么把邪恶的迫害看的那么重?值得深思啊”。

如果我们把常人的话当真了,而且非常在意,这样就好象把他们固定在那里一样,这样怎么能把他救了呢?现在我不管他有什么想法,只要对方是可救的,我就按照我的思路只管讲,并且把握好不与对方辩解;善意的智慧截断容易争论的话题,牢牢的掌握主动权不跑题,因为师尊说我们是唱“主角”的;在正念的作用下,我们的“每一句话都是当当响的炸雷”(《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那么你叫他“退”他就会“退”;你叫他喊“法轮大法好!”他就会喊。(当然无可救要的不在此话题之内)

二、一走一过中把慈悲留给对方

师尊《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中讲到:“再有,你们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讲真相。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其实很多大法弟子讲真相时说,我现在去讲真相,好象现在是去讲真相,你平时就不是讲真相。救度众生贯穿在你们现在生活的每一件事中,如果大家都能够认识到、认清其重要性,我想,那可能会救度更多的众生。”

我个人体悟,就是让我们一走一过中对来不及说话的人用意念去救。当时我学了师尊这篇讲法后不久,我已经认识到了这层法理,但由于自己修的不好,几年来反复被邪恶迫害,也没有用心用意去做,没有把慈悲留给对方。当我看了一篇河北大法弟子写的《一走一过留慈悲》的文章后,深有感触,因此,就把我很早就想对这方面法理的认识写下来与同修交流,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把慈悲留给对方”,不就是心里想让这个匆匆擦肩而过的常人得救吗?这不就是正念、意念吗?通过学法都知道,这宇宙中有个理:你所求的和不求的别人不能管,关键时候你自己说了算。根据师尊讲的这些法理,是否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你想救度这个人,师父知道,最终会成全你。“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转法轮》)记得当年师尊办班传法给学员净化身体时,就是让学员想着自己的病灶部位或者想要自己的亲人祛病,为什么让你“想”呢?因为得符合宇宙的理才能起作用的。你想让亲人祛病,你得有这个愿望,师父才能成全你,用意念救人也是同样的道理。“把慈悲留给对方”,不但能起到“佛光普照,礼义圆明”的作用,还可以净化自身的空间场,不断归真自己。因为慈悲救人的心越强,私心杂念越少。

世上的人都是有来头的,在正法中都是要从新摆放位置的,任何生命都跑不出去,所以把谁遗漏了是绝对不允许的。

目前正法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刻,如果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都能时时刻刻的珍惜这一面之缘;一走一过用慈悲去救人,全方位的救人,那么我们就会实现师尊所要求的那样,有效的大面积的救度世人。不落下一个有缘人,我们就会少一份遗憾!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