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随师父正法时期的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八日】我是在一九九八年秋季开始修炼大法的,我想讲的是,我如何得法和十年来努力跟随师父正法以及圆容我所遇到的事情和困难。

得法前,我每天都会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我好象不属于我所在的生活中,我经常抬头仰望天空,想知道什么时候我才会回到自己的家。我来这里究竟做什么?为什么我会呆在这儿?虽然我爱生活、我的家人和周围所有的朋友,但又常常感到生活在这里好象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倒像是一部电影从开始走向结束。

很多时候,我都在考虑这些发生在生活中但又无法严格的从真正意义上去解释的事情。我很早就在寻找不同的方法来认识生活,那时我没有接触宗教,我了解很多之后,曾乞求上帝给予我启示给予我指导,于是我开始以不同的思维方式不同想法来尝试生活。试图从科学的角度来真正的了解人类生活,但我始终没有得到满意的理解。我知道任何事情都有它存在的意义,日常生活中我关注着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这使我明白,所有的人都是独特的,有着不同的技能,甚至超自然的能力。我在继续寻求着探索着,并在日常的生活中开始慢慢的下滑、堕落。就在我二十岁那年,我开始使用毒品和酗酒,并在几年内,很快成为了一个毒品和酒的瘾君子。

一九九八年八月底,我由于和警察发生了争吵被拘留了,我厌倦了这种生活方式,那时我已经有十三年的吸毒历史了,我尽我的所能净化我的灵魂,祈求宇宙能够给我一个真实的生活,我知道我要强迫自己戒掉一些东西并走过一个非常艰难的时期,但我情愿这样。大约两个星期后,一个好朋友来看望我,他给我演示了功法,还给了我一本《转法轮》。我已经寻找了很久,经历了许多,我明白了,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我走上了修炼的道路。问题对我来说那就是要无愧于大法,无愧于师父的艰辛救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我记得我当时对新闻的反应是:那些媒介机构转载的都是中国官方的报道。那时法轮功被描述成一个社会的捣乱群体。我对当今人们变得如此的撒谎而感到伤心,同时也意识到现在发生的事情也是对我是否真正相信大法的一个考验,在很短的时间内我们就开始了共同讲真相的活动,渐渐的,媒体对法轮功的报道开始发生变化。

我们在市中心申请了一块地方挂起了法轮大法的横幅,加起来挂了一共六个月的时间,同时为初学者成立了一个教功点,我们就这样开始了派发传单和讲真相活动,特别是近期推广神韵的工作,在我们城市的市民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这段时间,我们主要是在社会中修炼,在日常生活中利用我们的关系网,同家庭、朋友、同事和客户,总之所有能接触到的人,利用各种方式讲清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促成一项民意来反对迫害。

在写此文时,我意识到,我们做的还很不够,人们对中国共产党的本质和历史是较为模糊的认识,优先考虑的总是与中国的贸易往来。目前政治活动家和一般公民的想法是:“不能采取极端的措施来打击侵犯人权的行为,那只会适得其反。我们应该以各种方式更广泛的接触了解,以此来让他们了解人权问题。”我认为我们缺乏一种媒介来明确阐明什么是中国共产党,它是怎样以它的残暴本性在中国成功的掌握政权如此之久。我们应该提供一个较深入具体的资料帮助人们较为容易的理解这些。那么《九评共产党》恰恰帮助人们看清了共产党的本质,所以我们以各种方式传播《九评共产党》的确是一项非常迫切的任务,这仅仅是我的认识。

将在林雪平举办神韵时,对我来讲有一大堆执著心必须去掉。首先要强迫自己去掉一定要在林雪办神韵的执着心。能否在林雪平举办神韵的决定改变了很多次,我们有关参与的学员们切磋后,大家一致认为应该以平静的心态面对这项任务,相信师父一定会知道神韵应该在哪里办收益会最大。至于丹麦的众生还是瑞典的众生哪一个最先得以救度是无所谓的,所有的众生都应该有被救度的机会,我们也明白通过修炼,一些情况也会改变的,当我们真的放弃了神韵首场演出在林雪平开始的执着时,场地及一些东西就象自己降临给我们一样。

大约神韵演出前的一个半月,中使馆和林雪平地区的文化专员取得联系,要求他们阻止林雪平的神韵演出。在此事发生的同时,我们早已定好哥德堡的学员前来和我们一同集体学法、经验交流,以加强我们对神韵的理解。周日那天我真切的感到师父同我们在一起。报社和电台和我们取得联系要求做个采访,我们同时发正念铲除一切干扰。那是一个神奇的春日,我们都感到了巨大的喜悦,在经历此事的同时助师正法,确实感到师父每时每刻都在安排着救度众生。中使馆的行为反倒起到了一个相反的效果,很快整个瑞典的媒体直到后来外交部长都介入了,几位国会议员和部长们都公开表示,他们不赞成中使馆的这种行为。这些官员还观看了神韵演出。

环境部长安德烈亚斯卡尔格伦说:“这是一个非常美丽的、令人兴奋的演出。她给我们提出了非常深刻的问题。”

国会议员彼得雷德伯针对神韵中法轮功的内容这样说:只要人们能够有一点耐心,善良最终一定能够取胜的。这是最强大的,太强大了。

国会议员贡纳尔说:我认为这是一场神奇的,鼓舞人心的表演,起伏跌宕。这既是一种表达,同时力度强大,而且其中具有中国人的和谐与我们生活的一部份,精神、宗教和哲学孕育其中。能够在一个表演中成功的展现这一切,实在是眩目、迷人。

筹备神韵的工作工程是个如此宝贵的修炼过程,对于我们在不同项目中与其他同修配合中修炼是一个无比珍贵的修炼环境,所有与大法不和谐的因素都毫无保留的暴露出来,那么在这样的环境中修炼会比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提高的更快。

尽管我本人比较喜欢和人交往,但我自己总是同其他同修保持一段距离,我明白这是由于我承认了自己没有修好的一面和我的执着心,使它主导我的行为,而不是象个勇敢的大法弟子一样,利用师父给我安排的每一个机会来去掉执着。经常出现的一种很明显的情况就是,我们有时必须信赖其他同修、信赖他们的话,即使他没完成也一定是尽力了。很多学员默默的做事或者表面看不出什么但仍然有效的做着。我们修炼的道路的确是不同的。有时可以看出,尽管我们没有做同样的事情,但在進展过程中其他学员也已经悟到了,即使他没有和我做一样的事。我们每个人都是不同的,对法也有着不同的理解,是大法中不同的法粒子,但我们修的是同一部法。

在我们从事神韵工作期间,特别是在神韵演出后,有一件事对我来说变的很突出,就是我的显示心理太强了。别人一有这个倾向,我总是给别人指出,认为这很不好。通过多次讨论,我发现我自己就有很强的显示心。当和别人讨论时,我发现我这个心很强。说我们在林雪平做的如何如何好,我们利用了这些机会如何如何好。我现在明白了,没有师父和法,没有同修,我自己什么也做不了。我希望尽快找到自己的不足,改变它们,大踏步跟上师父安排的正法進程。

在此,我向全体大法弟子、我真正的朋友们致以真挚的谢意!我希望能尽快的悟出我怎样才能尽可能的帮助师父救度众生。

谢谢师父无限的慈悲!
谢谢全体同修!

(二零零八年北欧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