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九九年七·二零去北京证实法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九九年七•二零前我听同修说政府要开始镇压法轮功了,并且在全国范围内已经开始了对大法弟子的非法抓捕,我和一位同修大姐决定去北京证实法。我和大姐走到火车站,这里已经有了好多警察和便衣,而且对我们進行仔细盘问,我们经过种种关卡到了北京。

我和大姐来到了天安门,时不时的碰到有同修问我们是不是来证实法的,这样我们好多同修就坐到了一起,我们大声背诵师父《洪吟》,这样又有好多同修向我们这里聚集和我们一起背诵。

这时,好多武警向我们冲来了。我们的臂挽着臂形成了一个整体,这种情形让武警看了也感到了震惊,他们竟然不知道如何下手,他们大声的喊着让我们上警车。

武警也越来越多,开来了好几辆警车,他们开始把我们向警车上拖,揪我们的头发,打我们,有好多同修被打的脸上出了血。我当时真的感觉不到疼,有好多同修后来说起也是这种感受,虽然恶警打的很凶,可是我们感觉不到疼,我知道是师父看到了我们证实法的心在保护我们。

我们被拖上警车拉到了丰台的好象是一个体育场的地方,这里已经有了好多被劫持的同修,都分地区坐着,我和大姐,没有报我们来的地方,于是我们就和好多没有报地方的各地同修分在了一起。大法弟子都很整齐的坐着,大声的背着《洪吟》。恶警开始从人群中向外揪人,揪出来用电棒使劲打,我们大声喊着:不许打人。一个男同修被揪出来,几个恶警上去用电棒一顿乱打,这个男同修被打的昏了过去,恶警把他放到了急救车上,后来有几分钟急救车又回来了,是这个同修醒来了说自己没事不用送医院,所以他们又把这位同修送了回来。

天快黑了,我们被劫持到了一个大巴车上。我太着急了,我是来证实法的就这样被抓回去了,我很不甘心。当时真有从这个大巴车上跳下去的心,同修们表示这样不妥当,我知道同修说的对,会被邪恶利用来造谣诬蔑我们。我心里时刻在想着出现奇迹,我不可以被送回去,我要留在这里证实法。当时我们还不知道发正念,我这样想也可能起到了发正念的效果,车开了一段路竟然神奇的停住了,并打开了车门,我和同修都下了车。天很黑,四处是呼啸的警车,我们不知道向哪里去,我们被当地的同修邀请去他家住了一夜。

第二天,我们又走向了天安门,我们又一次被劫持到了车上。车上站了好多被调来的部队里的兵看着我们,这时有好多同修开始向这些士兵讲真相,讲自己身体的变化,还关心的问他们这样的大热天热不热,他们被同修们的善良感动了,还有一个小士兵表示回去后要学法轮功。

我又被劫持到了丰台,上了开向我们地区的车,车好象开到了我们当地的一个政府大院,我和几个同修下了车。当时大院门开着,我连想都没想就朝大门外走去,这时一个同修也走了出来。

那位同修叫了一辆出租车,把我带到了他家,我说我还要去北京,他说我们半夜走吧,他不愿让家人知道有阻力。这样半夜,我们又从火车站经过重重关卡来到了北京,我又一次走上了天安门。

后来我在一北京同修家被邪党人员劫持,我被交给了在北京等着的我们当地公安局的人,他们把我的书包和我的钱都抢走了。当他们拿师父的经文时,我做出了反抗,我说你们把经文还给我,他们就用我的书包打我的脸,后来他们用车把我送回了当地。

又到一年的七二零了,我把我这次经历写出来作为纪念当时我们证实大法的行为。不当之处,请同修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