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严法会(一)

大陆某地2005“720”法会纪实

【明慧网2005年8月18日】

“不要流于形式或攀比,要办成一个真正能促進修炼的庄严法会。”(《法会》,一九九六年六月二十六日)

目录

一 不谋而合
二 法破执著
三 正心纯意
四 教训
五 庄严法会
  (一)悼念
  (二)三件事
   1、关于学法
   2、关于发正念
   3、关于讲清真象
  (三)物证收集与营救遗孤
六 圆容无漏
投稿者说明

一 不谋而合

7月20日,已经成为一个具有特殊含义的日子。

1999年7月20日,由于当时大法弟子整体的修炼状态没有达到应有的标准,宇宙中的旧势力利用世间的坏人强行发动了一场对大法弟子全面进行的破坏性“检验”。从那一天起,720成为旧势力迫害计划得逞的日子,成为提醒全体大法弟子尽快在法上提高、跟上正法進程的惊叹号,成为更多大法弟子被置于死地而后生、开始挺身护法、正念反迫害的纪念日。

7月的一天,在学法交流时一个学员提出:我们能不能在近期召开一次交流会,学员们在一起好好切磋切磋。此建议马上得到一致赞同,大家都说我们也正是这么想的。有个学员说:我们就围绕师父让我们做好的三件事好好交流一下,现在学员之间太需要交流了。的确,自从这个地区2004年“4•25”举办了一次法会后至今再没有开过,出现的一些急待解决的问题非常需要大家在一起交流切磋,整体从法上提高上来,整体协调起来做好。

《转法轮》中讲:“可以按照座谈会这种形式,大家互相切磋,互相谈,互相讲,我们要求这样做。”《法会》中也讲“弟子们相互谈一谈修炼中的感受与心得体会是很必要的。”迫害近六年来,中国大陆的法会也曾一度被破坏中断过。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这种破坏,我们就是按照师父告诉我们的去做。有学员提出:我们就把开法会的日子定在“7•20”这一天。当场的学员一致同意。

二 法破执著

随后和别的学员谈起这事,有学员说:“7•20”这个日子太敏感,是个敏感日,有些学员都被盯得很紧,换一个日子吧。有学员说:为什么要在“7•20”开法会呢?为什么不考虑其他同修的安全呢?本来说好一起来协调这件事情的学员也有了顾虑心,说这一阵子比较紧,过一阵子再说吧。还有的学员对其他学员有怀疑,不信任,互相之间都防着,从而不愿参加法会。还有其它一些个想法与说法,都冲着这次法会而来了。

面对这些阻力,学员之间所形成的这些个障碍,我们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法能破一切执著”。学员们也都在法上交流着:我们并不是必须选在720开法会,但也并不是开法会必须避开720。大法中没有什么“敏感日”,我们也不承认它。如果真是在这一天,学员们都被盯得很紧走不出来的话,那不正是我们要冲破的吗?其实那可能都是一种假象。

在长达六年的迫害中,邪恶在世间给我们大法弟子营造了一种环境与氛围,许多弟子在这种环境氛围中,在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情况下被旧势力给强加了一种思维逻辑:每到“4•25”、“7•20”、“两会”这些时间,都是“敏感日”,都盯得紧,都要格外小心,最好不要干什么干什么。思想中认为这一天它盯得紧,那它可能就要盯得紧,因为是在求嘛。事实上是没有这些东西的,后来证明只要想走出来参加法会的都来了,没有人被盯。

还有什么这一阵子紧之说,其实用法衡量一下,也都很清楚:邪恶对我们的迫害根本是没有什么紧松的。如果说对我们的迫害松了,那是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开创出来的;如果说紧了,那就赶快讲真象,冲破它。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说:“一直到迫害最后邪恶都不会停止迫害,明天结束,今天那个邪恶还是照样行恶。”“那个毒药它就是有毒的,你想不让它毒了,它做不到。所以从这一点上看,我们对邪恶的势力,包括常人那些迫害大法的恶人不要抱任何幻想。”

至于学员之间的互相不信任、猜疑,静下心来想一想,这不也是旧势力给我们造成的吗?旧势力利用学员们没有修去的心,让我们形不成一个整体,很多事不能协调起来做,它们正好在其中钻空子。我们可以冒着生命危险去对曾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犯过罪的世人讲清真象、救度他们,为什么不能对与我们生死与共、有万世缘的同门弟子用正念善行来对待呢?

通过学法、交流,我们感受到:法会还没有开,其实已经在开了,他已经在起作用了。因为他,学员们各种各样的执著与各种要去的心都来了个大暴露;反过来看,正是有这么多的人心执著与存在的问题,这次法会也就成了必然。《再认识》中讲:“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

三 正心纯意

开一次法会,表面上好象比较平常,大家坐在一起交流交流而已;实质上在宇宙中看这是一件很大的事情,众神都在睁大眼睛看着,邪恶也在时时刻刻虎视眈眈的盯着,只要一有空子它就会钻進来破坏。师父讲:“每一次你们的活动天上都是正与邪的大战”。法会也是一场除恶大会,邪恶当然要竭力阻拦与破坏。那么对法会的组织者、协调人来讲,他们的一思一念都会对法会开的好坏产生很大的直接影响。

1996年师父在《给大法石家庄总站的信》中针对交流会受阻一事已经严肃的指出:“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以后千秋万代大法的流传奠定基础,传下一个完好、正确、无误的修炼形式呀。”法会开不好,组织者在法上把握不好,就会给法带来很大的负面作用,严重干扰学员的修炼,甚至会带来更大的损失。某地去年“4•25”开法会,由于没有组织好,去了很多学员,其中有些人平时心性就有很大问题,把握不住自己,也有带着凑热闹、随大流等各种心态去的,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恶警抓住了几个学员,从他们口中知道了所有参加法会的学员姓名,按名单逐个抄家、搜捕,还借机破坏了几个上网点与资料点,后来好几个学员都被非法劳教,给当地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一直到现在该地区的环境还是比较邪恶,多数学员之间各做各的,相互之间有猜疑心理,越这样环境就越恶劣,每走出一步简直都是很难。

类似的例子在全国各地都有,都造成了许多很难挽回的损失。“教训应该使你们更成熟。不叫旧的邪恶势力钻你们的思想空子,唯一的办法就是抓紧学法。”鉴于此,在筹办这次法会的过程中,再忙我们也在抓紧学法,走到哪儿都是学法交流。同时调整自己的心态,平稳的去做这些事,不强为,不操之过急,一切随机而行,顺其自然。遇到问题马上找自己,看看自己在这件事是不是有什么心,我们首先是个修炼的人,不是常人在做事。这时大家感受到:我们放下一切心去做什么事的时候,一切都在为我们开路,法中给我们安排的都是最好的。我们自己首先发正念,然后面对师父法像,双手合十:师父,我们一定会按着你的要求“不要流于形式或攀比,要办成一个真正能促進修炼的庄严法会。”

按照要求,学员的发言稿要由辅导站审定。由于时间紧,再加上一些农村的学员一下子也写不出发言稿,怎么办?我们就抓紧法会前的几天时间,在各地学法小组学法时,围绕三件事把法会上要解决的一些问题先提出来,让学员们都在法上悟一悟,这样通过在小范围的多次学法交流,给这次法会树立起来了一个正确的导向;同时对来参加法会学员的状态也有了一个整体的了解和把握。本着对学员负责,对法会负责,对法负责的严肃态度,对来参加法会的学员也形成了一个标准:那些心性不稳的、平时不注意修口的、在迫害中被验证出卖过同修的,关键时刻把握不住自己的,就不要叫他们来。不是排斥这些学员,参加法会的学员下去后可以找他们去交流切磋,把法会的内容告诉他们,帮助他们共同提高,这同样是法会的威力与法力的体现。在当前的这个特殊历史时期与特定客观环境下,举办这样一次庄严法会,不需要来很多人,也不看人来了多少,来的都是真修者,都是能真正起作用的人就行。所以经过事先估算,参加法会的人数基本上是被控制的,来的人也是被一一斟酌过的。召开法会的地点事先也仔细看过,包括進出的不同路线都事先走过一遍。还有其它的一些具体事情,学员们都自觉的协调的很好,看似松散,实则严谨。师父说:“怀大志而拘小节”,具体事上的严谨也是我们修炼无漏的表现啊。

四 教训

法会前夜,有学员从别的地方学员那里拿来了师父的一张大法像。由于当时时间紧,也没有展开看。布置会场时,打开法像一看,大家都皱起了眉头:法像上沾满了灰尘,最严重的是,由于法像是塑封的,卷起来时把像折了,折的时间一长,就出现裂纹与白斑。据学员说,可能是“7•20”迫害开始之后,那个学员慌慌张张收拾师父的法像,忙乱之中把像折了自己也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今天是第一次取出来打开。看着法像,心里真是很难受:师父为我们承受那么多,可弟子们却不能把庄严神圣的法像保护好,还弄成了这个样子。学员想了各种办法,希望能把裂纹弄平,恢复原样,可是没有用。于是我们就明白了:做错了、没做好所造成的很多损失是永远无法弥补的,是永远无法抹平的。

有学员找来干净的纸,把法像上的灰尘一遍遍擦。擦干净了,慢慢卷起来放好,心里很沉重,也顿感肩头责任之重大。要用最正最纯的心来开好这次法会,走正我们的路。如果我们做不好,路走不正,不但给自己抹黑,也在给师父抹黑,因为我们是师父的弟子。一定要走正我们的路,宇宙中都在看着,师父也在看着。我们的路很窄,偏一点都不行,因为我们走的是一条最正的路。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