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严法会(二)

大陆某地2005“720”法会纪实

【明慧网2005年8月19日】(接上文)

五 庄严法会


7月20日早上8:00,法会正式开始。学员们都席地盘腿而坐,会场一片庄严肃穆。首先读了两遍师父2005年6月25日《芝加哥市讲法》,一种洪大的慈悲充满了全场。

(一)悼念

主持者:从1999年7月20日这个邪恶开始迫害我们到今天已经整整六年了,在这六年期间,被迫害致死的学员已有2686人。这都是有名有姓,在明慧网上报道出来的人数,还有那些不知道的、没有统计上来的,可能会更多。我们今天在这里举办法会,首先悼念这2686名被迫害死的同修。

放短片《悼念》,学员点燃蜡烛,火苗腾起,“啪”火花开成莲花状,朵朵莲花寄哀思。

随着悲痛的乐声,画面上被迫害致死的学员音容笑貌一一闪过,在场学员无不落泪。

主持者:我们还有那么多的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劳教所、看守所和洗脑班,让我们一起发正念,彻底清除所有监狱、劳教所、看守所和洗脑班里面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坏神、黑手及烂鬼邪灵,营救这些学员早日脱离魔窟。

十分钟发正念

放短片《飞旋的法轮》

学员们抑制住哽噎声,止住悲痛,用理性开好法会。

(二)三件事

主持者读《法会》、《给大法石家庄总站的信》两篇经文。

主持者:师父对法会的要求刚才都读了,这次法会我们主要是围绕如何做好三件事大家来交流交流。时间有限,我们一件事一件事交流。

1、 关于学法

主持者:好,我们先来谈一谈关于学法的问题。关于学法,师父在每次讲法时都在强调要多学法,我先说一说,起个头,然后大家说。

一个是有的学员一学法就犯困,困也是一种魔,突破它,这就是个人突破的问题了。还有一个是学法时心静不下来,这个好象比较普遍,我们看师父是怎么讲的。

(读师父《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第六、七自然段)

这里面师父说得很明白,“一定要放下心去学法,注意在忙的情况下学法要稳住思想。”

再有一个严重问题,很严肃,也很严重,我想说一下。我们先来学一学师父的几篇经文。

(读《法定》、《大法不可窃》、《佛性无漏》、《永远记住》、《定论》、《排除干扰》、《理性》等经文)

从去年开始,有人在学员中传什么“第十讲”,很多人都看了,乃至于现在还有人跟着传的人在跑,给整个这一地区的学员造成很大的负面作用。为什么会出现这个事呢?我觉得这是我们学员整体上没有真正的从法上来认识法,是我们整体有漏造成的,每一个人都应该向内找一找自己。

学员:那时候郭某某拿出那个东西叫我看,说是什么“特别讲法”,我一直就认为是假的。无头无尾的东西,刚开始看了自己还不敢确定,几个学员看完后一碰头,一致认为这就是假的。我们几个人去制止她,她还说“要制止我就把我的命拿去。”为此我还跟她吵了起来……(被主持者打断)

主持者:具体过程就不用详谈了,我们就谈怎么从法上来认识和对待。

学员:好,那个一直跟着郭某某跑的李某,好几次到我们那儿,要我们配合她们“震慑邪恶”,都被我们拒绝了。前几天李某又来找我,一進门就对我说:“我又来干扰你了。”我马上说:“谁也干扰不了我,谁也不敢干扰我,我就听师父的。”我觉得出现这个事,就是我们没从法上去认识法,给了其市场,没从根子上清除。

学员:我们应该对事不对人,对这些人我们不给其随便下定义,事情确实是很严重的。

学员: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关于“自心生魔”这样讲:(读《转法轮》)

“就是因为有的炼功人自己不能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的人,不能够自己把握自己,他有求于功能,执著于小能小术,甚至执著于另外空间里听到的一些东西,执著于追求这些东西,这一类人最容易自心生魔,最容易掉下来。不管修炼了多高,一出现这个问题就会一落到底,一毁到底。这是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不象其它方面,心性考验这次没过去,摔个跟头爬起来,还可以接着修。而出现自心生魔这个问题就不行,他这一辈子就毁了。”

学员:郭某某说2000年从北京回来时就把这个东西带回来了,说是什么从北京总会拿到的,全国只有几个人有。从去年开始在学员中传,说什么以前时机不到,学员层次不够,不能传。她一会儿说她是师父专门培养的几个精英之一,一会说师父的法身叫其如何如何。说这个学员身上有黑黑的东西,说那个学员让师父把功都给折了,鬼话连篇,完全是自心生魔的状态。

学员:关于这件事,很多学员刚开始都看了,后来就都觉得不对劲儿,由于郭某某老说谎,后来也就没有人相信她了。现在学员们都知道了,也都认识到了,她在市内没有市场了,没人理她。她现在还往各县跑。一些到现在还不觉醒的,还跟着她跑。我们应该给他们发一个通知。

学员:其实根本就不该看那东西的,《转法轮》已经讲了,看就是求,它就上来了。不是有个学员一翻别的气功书,觉得这句话有道理,从那书中就蹦出一条大蟒蛇来吗?那里面的东西比那大蟒蛇可邪恶多了,很可怕的。走了这么一段弯路,现在学员们基本上都认识到了,也不给其市场。

学员:我们要发正念,铲除她背后的邪恶因素。

学员:我觉得光认识到还不够,不给其市场也不够,就象有篇师父评注文章上写的,只分清正邪是不够的,还要铲除邪恶。这人由于显示心、求功能心不去,被邪魔所利用,针对我们整个地区学员学法不扎实,不能真正的以法为师,从法上认识法这一状态,来了一次大破坏。这本身就是旧势力的安排,我们不承认它,还要坚决的铲除它。确实也到了彻底清除她背后邪恶因素的时候了,这也是我们的责任。师父在《永远记住》中说:“什么是维护大法,这就是一次最彻底的维护大法,是衡量弟子能不能按着我说的做和是不是我弟子!”

学员:这人现在还在跑,跑得还挺快,上次我去劝李某时,她说:“你们说郭某某不好,可你们谁有她能吃苦,七个县她跑遍了5个县,辛辛苦苦的在做大法的事,你们谁跑了5个县?”我觉得我们别被其表面现象迷惑了,她自心生魔,邪悟了,表面做得越好,迷惑性越大,可是根本方向是错的,偏离了法,南辕北辙,跑得地方越多危害越大。再有,在市内我们是把这两个人隔开了,可各县的学员,以及那些刚得法的新学员都在跟着她,怎么讲清真象,怎么制止邪恶?大家得商量个办法。

主持者:是,她要不是那么能跑,要不那么“辛辛苦苦”,要不是活动能力那么强,她还制造不了那么大的破坏作用呢。

学员:事实上,她那时候跑到哪个地方,哪个地方就受破坏,资料点被查出,学员被抓,被劳教,有的至今都在流离失所,都是看了听了她那东西引起的。

学员:要果断的分配人到各县去,她到哪儿,我们就到哪儿;她找了谁,我们就去找谁,告诉学员千万别上当,不要跟她再跑了。

学员:我们也这样做过,有次知道她去了某县,我们马上赶去,找到了跟她接触的学员,把情况告诉他们。算是把这几个人拉回来了。可是她跑的确实太快,再加上我们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去什么地方,往往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人都被她拉走了。

学员:那个时候学员都劝不动她,她反问:“你们凭什么说这是假的?”后为这事专门写信给明慧网,明慧网专门发出通知,明明白白讲所谓“第十讲”是假的,是“610”造出来专门从内部破坏法的。把这个通知拿给她看,她还不愿意接受。现在据她自己说已经把那东西放下了,实际上根本没有放下,从言行能看出来。

学员:她们现在也在做资料,做的还挺多,做完了就到各县找学员去发。有人说她们付出也挺大的,都在为法付出,衣服破了也没换。

学员:这个事情我知道,她们做出的资料确实挺多,上次还给了我们一些。她们印出的师父经文《不是搞政治》,大家在学的时候,有一句话:“为了叫世人了解恶党的本性和其为什么迫害大法弟子,叫世人了解“九评”就成了必要的。”她们印出的经文中恰恰就少了“叫世人了解“九评”就成了必要的”这句最关键的话。这绝不是偶然的。我们还发现她们印出的真象资料,雾蒙蒙的根本就看不清,不但起不了救度众生的作用,反而起了一种负面作用。

主持者:大家记得师父《在美术创作研究会上讲法》中提到过梵高和毕加索这两个人,其实就是旧势力安排来败坏人类艺术、毁掉西方正统的文化的。可是如果他们不懂美术的话,是推翻不了正统艺术的,那么就安排让他们从小就学画画,画得还不错,也是全身心的投入,这样就能更加迷惑世人,到一定时候了搞出一套东西来开始从内部来败坏,达到他们来的目地。

在我们学员中,也有旧势力安排到一定时候要跳出来起破坏作用的,目地是所谓检验学员,这个师父讲法中讲过。对这个人我们不给她现在就下什么定义,但是我们看事情应该看事情的本质而不是表面。她也在学法,也在炼功,也在印真象资料,也辛辛苦苦的付出着。我们不看谁表面做了什么,要看她所作所为是要干什么?起了什么作用?达到了什么目地?她做事的出发点是什么?基点在哪里,这是本质。大家想想,我们学员做资料时可能都有这样的体会;心里很急时,有执著没放下时,做错了什么事时或者是长时间没学法时,那个机器它就卡纸,出不来,出来的东西往往就有错误。因为我们不是在做常人的事,我们做的事都是有法的标准在那儿衡量着,达不到标准就是不行,心不到做什么都不行。思想中接受了那么多的邪恶的东西,背后有那么多的邪恶因素在操控,做出的东西能不是里面黑乎乎害人的吗?师父讲过:“普通的一个常人画一笔,我就知道这个人是个什么人、他有什么病、有多大业力、思想情况、家庭情况等。”(《在美术创作研究会上讲法》)。那个假气功师写的字,往那儿一挂黑乎乎的,谁买家去谁倒霉。我们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全力以赴的向世人讲清真象,在做这些事,而这些人也“辛辛苦苦”的从内部起着破坏作用,在破坏着我们要做的事。这个毒瘤必须要彻底铲除了。

学员:我有一点看法,和以上同修讲的都不太一样。我觉得要看它的根本问题,解决问题要从根本上着手。郭某某那个时候为什么有那么大的煽动性?为什么那么多学员都看那个东西,都跟着她跑?除了学法不深,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我们地区自从“7•20”迫害开始后,以前的那些站长、辅导员、老学员都陆续被抓進去劳教、判刑了,再一直没有学员出来做协调工作,把这一地区的学员组织起来学法,在法上带动学员们精進正悟。毕竟很多人都是98年、99年得法的,对法的认识上确实和老学员有差距,没有人把大家协调起来,结果就恰恰让郭某某钻了空子。她从劳教所一出来,就一直不断的组织交流会,参加的人一次比一次多,她也自然而然的成了负责人,很多心起来了,组织大家做事,最后在显示心驱使下把那个邪的东西拿出来传着学。她走到今天这一步,每个学员都推了一把。所以我认为我们地区应该有协调人把很多事情协调配合起来做,这样就能从根子上解决问题,不让邪恶再钻我们的空子。

学员:我觉得我们不能把什么都推到她一个人身上,什么不好都是她,其实每个人也都有责任。她现在这样,也挺可怜,我们有条件的也应该想办法帮帮她们。

主持者:这件事,大家不用下去后找这几个人再去劝说,我们协调起来有一个比较系统的安排,专门有人去找她们几个人谈,大家不要再去找她们了。

学员:我想我们不能今天坐在这里说说这个事就完了,下去后还是老样子,我们应该赶快行动起来,就在今天这个法会上拿出具体的解决办法来,不能再拖了。

学员:好象不太好彻底解决,她挺有本事的,跑的又快,各县乱跑。我们找她都不太容易。找到她行踪时,可能恶果都已经造成了,我们跟在她后面跑,就一直比她晚一步,学员们又都很忙,也没有那么多时间,真是不太好办。

主持者:佛法无边,有的是办法。只要大家对这件事都能从法上提高上来,那就好办。我们可以把她的情况写出来,发到明慧网,从劝善的角度劝她们好好静下心来学学法,赶快醒悟过来,如果能够醒悟过来那就是救了她了。同时也告诫那些学不深的新学员,不要再跟她们跑、再受迷惑了。把严重的后果告诉他们。如果文章登出来,我们把它印发给所有的学员,所有和她们接触的人,包括她们本人都给一份,我们还是劝善,还是在救人。

学员:这是个好办法。

主持者:这件事就先到这儿,差五分钟就到整点了,大家一起发发正念,发正念时可以加想:清除郭某某等人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彻底清除她们给整个地区正法带来的负面影响,解体这些障碍。

发正念十分钟

2、 关于发正念

主持者:我们交流一下关于发正念的问题。正念大家每天都在发,有的发正念时犯迷糊,有的到发正念时忘了或者忙的顾不上,这都不行啊。发正念一定要重视起来。再有,发现学员发正念还是不太同步,不太统一。我们发正念是全球同步发正念,我们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是一个整体,整体同步发正念,当然威力无比。所以发正念一定要同步时间,一定要统一要领,不能按着自己的想法想当然的去发,那不行。明慧网在今年3月10日专门发了一篇关于发正念的文章,我给大家读一下。

读《发正念要领和全球同步发正念的时间(更新2)》

学员(问):你刚才读到的说要用普通话发音是怎么回事,我没太听清?

主持者:这句话是这样的:“无论平时是否讲中文,念口诀时都应尽量用准确的中文普通话发音。”我想这话主要是针对西方学员讲的,很多国外学员不会讲中文,但发正念时念这两句口诀时还是要用中文的音发出来,他们也能发出来这个中文音。我想我们也应该尽量用普通话来默念口诀,大家平时都说的是本地的方言,一下子说普通话可能还不太习惯,不大好意思,不要紧的,反正是你在心里用标准的普通话发音,就发这两句话八个字的音,都能发准的。反正是心里默念,别人听不到的。(大家笑)

学员:我看一个学员写的体会,他现在除了睡觉,每到整点就发正念,每天要发16次正念,感到状态完全和以前不一样了,真就是一种神的状态,发正念时打出的功强大无比,瞬间就把另外空间的邪恶灭掉了,功从微观中来,微观粒子构成的强大的功能一下子就把那些粗颗粒构成的各种邪魔、烂鬼给炸掉了、解体了。现在警察、恶人见了他都躲得远远的,根本就不敢来找他。

学员:在网上看到一个同修写的文章,说他从前听到有本地的同修被邪恶抓去了心里就是紧张和难受,后来他悟到我们都是一个整体,他的事就是我的事,他就开始发正念,营救被关押的学员出来。刚开始很艰苦,发了一个月,同修被放出来了,后来只要他知道有本地同修被抓,就发正念营救,还和其他学员一起发,这样随着他们正念越来越强,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也就出来的越来越早。最快的一次刚被关進去,过了两天就被放回来了。他们就悟到:正念越强,威力越大,被营救的同修就出来的越早。

主持者:是啊。我们为什么要全球同步发正念?就是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以前老有这样一种错误的观念:哪个学员被邪恶抓走了,哪个资料点出了事了,我们往往首先想的是:那个被抓的学员心性有什么问题才会出这种事的,资料点上的那几个学员长期没有静心学法,他们之间长期有矛盾没有解决等等问题造成的,是这些学员自身有不足、有漏才被邪恶钻了空子的,我们往往都是先这么想的。可是这样的想法可能恰恰就是我们整体有漏的表现,恰恰就让邪恶钻了更大的空子。

师父早在1996年《纠正》一文中就告诉我们:“注意:问题出现了不要找责任,要看自己怎么做的。也不要追其谁写的,接受教训,今后注意。”是,我们被抓去的学员是有漏,才被邪恶钻了空子。可是大家想一想:我们谁在修炼过程中没有漏呢?邪恶今天会因为他有这个漏抓他,明天也会因为你有这个漏而抓你,六年来邪恶就是这么干的,旧势力也就是这么系统安排的,这也正是旧宇宙败坏了的理与邪恶敢于今天还在迫害我们的最大理由。谁有漏就针对谁的漏来个瓦解式的大检验,这不就是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迫害吗?

我们为什么要承认、接受这个败坏了的理呢?如果今天这个旧势力不层层安排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这场所谓的检验与魔难,师父会有另外的救度全宇宙所有众生的办法,我们的修炼也会是完全另外一种形式。师父不承认它,我们也要全盘否定它、解体它,怎么还能按着旧势力的那种理来看待同修因有漏而被抓呢?所以遇到这种事,我们不应该先找同修的不是,而是赶快发正念和采取其它方式营救他们,不承认它这个迫害、解体它,这才是我们首先应该想的、应该做的。同修有漏决不应当成为邪恶迫害我们的理由,根本上就不承认你旧势力这一切的。什么是证实大法,这不就是在证实大法吗?

学员:整体提高确实是非常重要的。师父《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提到发正念的问题时说:“大家知道,中国大陆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够严重的,所以每个学员都必须真正的清醒的认识自己的责任,真正的能够在发正念的时候,静下心来,真正的起到正念的作用,所以这是极其关键的事情,极其重要的事情。那么如果每个学员都能做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告诉大家,同时发正念,那5分钟邪恶就在三界之内永远不再存在了。就这么重要。”这是师父在2001年12月份讲的,三年多过去了,我们整体还是没有做到每个学员都静下心来同时发正念5分钟,每个学员之间还没有完全形成一个整体。

主持者:又到发正念时间了,我们静下心来发正念。

发正念十分钟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