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迫害与民族自救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今天中共治下的社会,可以说是面临着经济、政治、生态环境、社会道德的多重危机。这些危机的积累,加上中共极权为了表面的光鲜,为了应付自由社会正义力量的压力,不断压制各种矛盾,使整个社会危如累卵,巨大的矛盾随时可能爆发,如最近的贵州瓮安事件、上海杨佳事件反映的社会矛盾就如浮出水面的冰山一角,这种矛盾的爆发很可能造成巨大的社会动荡。

这就给每个中国人提出了一个问题:中国将向何处去?人们希望这个社会能够结束中共的极权,但要过渡到一个没有中共的、自由和平的社会,中国社会很可能发生剧烈的动荡,付出惨痛的代价,这是每一个中国人都不希望看到的。人们希望中国能够平稳过渡到自由、和平的社会。

同时我们还看到另外一个问题,即使共产党不存在了,但是中共几十年统治之下造成的道德破坏和建立的党文化生态给中国带来了永久的伤害。在信仰缺失和道德基础被破坏殆尽的条件下,没有一个健康积极的文化基础,要想重建一个和平自由的社会将会是万般艰难的。制度可以改变,而人心不变一切都是零。

当今中国社会的种种危机,错综复杂的矛盾,除了共产极权的政治因素之外,其实都源于中共造成的道德危机。对生态资源无度的攫取,为了眼前的物质利益对环境的恣意污染,和社会道德的整体崩坏紧密相关;政治上的腐败贪污、公权力的黑社会化,与党官们道德的败坏不可分割;经济上的信用危机、诚信缺失、短视的炒作造成的泡沫化、假冒伪劣有毒商品,以及社会上的黄赌毒泛滥,无不源于社会的道德危机。

在过去几十年,中共采用了三个步骤,有序的摧毁中华民族的道德。

第一步是摧毁传统信仰,使社会道德失去基础。自中共建政以来有序的铲除各种传统宗教,到今天对法轮功修炼团体的迫害,其目的都是为了摧毁中国人对神佛的信仰,以便中共把自己装扮成救世主。

第二步是不断的强行灌输中共党文化的无神论、斗争哲学。简单讲就是否认普世价值,一切传统美德一旦打上阶级的烙印就成了封建糟粕、虚伪的资产阶级温情。比如中国人受儒家影响,过去不论朝野特别讲一个义字,义薄云天的关公,即令奸雄如曹操也不得不佩服叹为“天下之义士也!”连《红楼梦》中醉金刚倪二这样市井泼皮之徒,尚知道讲究义气;抗战中国民革命军33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上将为民族力战,宁死不投降,壮烈殉国,即令凶残暴虐的侵华日军也不得不佩服张自忠将军的忠勇,列队脱帽向张自忠遗体敬军礼,用上好棺木盛殓并恭恭敬敬竖立灵牌。然而中共治下,没有普世价值,不承认基本人性,一切以阶级划分,谁对国民党抗战将领的缅怀即是阶级立场不明,文革中湖北南漳县为民族英雄张自忠建造的张公祠、张氏衣冠冢和三个纪念亭均惨遭破坏。几十年斗争下来,中国人觉得什么忠孝节义,不但是封建的,而且是不合时宜的迂腐。

当作为社会道德基础的信仰崩溃,传统价值观彻底颠覆之后,特别是文革结束之后,中国人在道德、信仰上完全是迷茫的。上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有两个大讨论遍及中国大陆,就是对真理标准的大讨论,和人生价值的大讨论。这两个大讨论就是当时迷茫中的中国人的探索,也是当时迷茫状态的一个写照。

这时候,第三步,就是中共又用改革开放把民众引向无度的物质利欲追求,本来已经迷失了的、被中共整的穷怕了的中国人在花花绿绿、实实在在的现实利欲诱惑之下,便毫无顾忌的投入其中,土包子开花灯更不得了。这个状态是过去三十年中国社会道德心态的发展起点。

所以对今天很多的中国人来讲,哪有什么“仁”、“义”啊,强权之下跪着苟活才是正常的。所以面对迫害,人们会听到:胳膊拧不过大腿、不让炼了就别炼了,还是实实在在挣钱实惠。这种心态,人人都能理解,觉得很正常,不觉耻辱。什么信仰、公义、良知,那些被当作“虚无缥缈”的东西,没人理解,不可思议。面对中共的暴行,人们会以“不参与政治”,或怀疑一切的态度回避道德判断。在这样的心态中,恐惧是生活的常态,不自觉地恐惧甚至无法觉察:很多人长年累月接受中共CCTV的谎言灌输并不觉的有何不妥,一旦接到与中共宣传不同的真相信息,便如做贼一般恐惧,好象自己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诚惶诚恐。人们觉得中共“赐予”的那点苟且便是自由了。爱因斯坦曾经说过:“我从来不把安逸和享乐看作是生活目的本身——这种伦理基础,我叫它猪栏的理想”。可以说,今天相当多的中国人的生活理想,不论是中共宣传的“小康”也好,民众崇尚的“小资”也好,实实在在就是爱因斯坦说的“猪栏理想”。

法国大文豪雨果在《悲惨世界》里写道:“当一个人的内心充满黑暗,他就会去犯罪;有罪的不是犯罪的人,而是制造黑暗的人。”而中共正是这样制造黑暗的东西,这也是中国社会今天一切乱象的根源。

中国的出路在哪里?

要从错综复杂的中国问题中理出一个头绪,归根到底还是要从被破坏的社会道德上解决。很多人其实也在谈中国的出路是道德重建。但是,一般来说人们认为这将是几代人的事情。

但是,自从1999年7月以来法轮功学员长达九年的反迫害,给所有关心中国前途,关心民族未来的人带来了一个启示,一个希望。

在最近发生多起因为民怨太大而引发的袭警事件后,一名了解法轮功真相的警察说:「大法弟子真好!被迫害这么多年,没有发生一起暴力袭警事件。共产党真坏!逼着警察迫害一帮信『真善忍』的好人。李大师就是有本事,能管教一亿多人做好人。」

在一个人人讲求现实,追逐利益的社会,对众多在道德和信仰上迷茫的世人来说,法轮功学员在反迫害中以真相破除谎言、以慈悲消溶仇恨,不畏强权、暴力,坚持信仰而不为物质利益所诱惑的大善大忍行为,如浊世清莲、如迷雾中的明灯,为世人树立了一个光辉的道德丰碑。这是中华民族道德重建的基础。

另一方面,法轮功学员讲真相中不懈的传播揭露中共邪恶的《九评》,以及由此引发的退出中共党、团、队大潮,是以最小的代价解决中国诸多问题的良方,是解决这些问题的金钥匙:这是人人都可以做得到的,每个人从我做起,从良知、道德上对民族的自救。这个事情本身对每个人来说,看上去只是迈出了一小步,但对整个中华民族来说,是一大步。是整个民族开始觉醒的第一大步,它实际上是整个民族发出这样的宣言:我们从此并不只是一味追求“现实”,我们不希望再堕落,不再冷漠,我们其实还有基本的善恶判断,我们还相信公义、良知,善恶有报。同时,这是以最小的代价摒弃中共,实现中国社会平稳迈向和平、自由社会的关键一步。反过来讲,如果这样一步中国人都做不到,不愿做,或者是不屑于做,那么龙的传人真是彻底堕落,没有希望了。不过可喜的是,现在已经有超过4000万人退出中共,三退是真实存在并且非常稳健的在发展。这是民族的希望。

另一方面,自2006年圣诞节开始,神韵艺术团开始了全球巡演,把根植于对神的坚定信仰以及正统中华文化的核心价值向世界传播。法轮功学员在反迫害的同时,开始了中华民族伟大的文化复兴与重建。传《九评共产党》、促“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从道德和文化的层面唤醒了迷茫中龙的传人,与此同时,也从文化和道德层面入手,解体着为祸中华80年的中共,并为未来的炎黄子孙奠定了新的文化基础。

今天我们正在书写历史的辉煌篇章。不久的将来,每个炎黄子孙会认识到,传九评、促三退是反迫害,也是每个中国人的心灵复苏,是整个华夏民族的道德自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