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世人十万火急 修大法脱胎换骨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一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您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一、比学比修,修掉人的观念

去年纽约圣诞晚会演出时我被安排在热线组接电话,那么电话的响声就成了我们最受欢迎的声音。一开始即使是夜里二、三点钟,我们也会爬起来接,因为有的是其他国家打来的,不想让有缘人错过任何一个机会。所以,我决定元旦期间也留下来接电话。因为住在办公室里,就可以不分昼夜的接电话。

谈到不分日夜,我感到惭愧,因为自己平时有一个规律,总是晚上发完正念睡觉,早上发正念时间起床,然后开始炼功,还觉的这么多年一直坚持的不错。那么到了热线组,第一天晚上我发现都发完正念了,大家还在忙碌,没有一个人想去睡觉,我也就硬挺着;后来到了一点多还没动静,我也只能坐在电脑前看网络,可心里却想“现在不睡,明早我怎么起来发正念呢”?可是看看大家还没有反应,这时已经早上四点钟了,我开始想,他们一定都修成了,根本不需要睡觉了。看来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我心里很懊恼,就开始使劲的战胜困魔,发出一念,我也不困,这回我还不睡了!我突然真的睡意全消,而且比白天还精神,就在这时,大家都停止了工作开始睡觉了,可我躺在地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我又开始怀疑我不但没修好反而出毛病了。我开始严肃的反省自己的问题。想着想着,晚上的时间觉的过的更快,到了六点半了,楼下通知我资料到了,因为大家还在休息,我就下楼拿资料。这样一天下来,不但不困而且楼上楼下跑,身体像腾空的感觉。

从这件事情,我意识到,是人的观念在阻挡我,因为越觉的应该那样做,它就越牢牢的系着你,我们做的事情是神圣的,那就得用超常的理来要求。所以我下决心,去掉它。用神念随意而行,而不是人为的想怎么怎么做。

二、用慈悲心去救度世人

正法形势一日千里,慈悲的师父一直不断的清理另外空间的邪恶和败物。在接热线时,发现今年打来电话的人明显和去年不一样,有人说,我几年来就想看,一直阴差阳错看不成,不是单位有事就是家里有事,所以今年我要提前订票。有的说,我去年差点儿没来成,买了票了家里出事了。有很多是夫妻或家庭把看演出作为给对方的生日礼物。有的孩子在欧洲留学或工作,他们从外国打来电话给他们在纽约的父母订票,作为送给父母的最好的礼物。

当然,也有一些被中共宣传污染很深的中国人。有一次,一个中国人打来电话,说话又快声音又高,象吵架一样,质问我今年的节目有没有法轮功节目,还说她去年看过,节目很好就是有法轮功节目不好。我问她怎么个不好,她开始连珠炮似的不允许我插话,说的全是中共宣传的那一套。我就开始发正念,不断清理她身后的邪恶因素,同时想到师父的法“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不管对方怎么吵,我也不会放下电话,既然来了,就是缘份。我就静下心来听,最后她听我没声音了,她也就不吵了。

这时我问她,“法轮功是相信‘真善忍’的,怎么会不好呢?”出乎我的预料,她的声音变成了低八度,只说了一句:我告诉你,有法轮功节目我也来,我记住你的名字了,明天我就订票。

放下电话,我想,对呀,应该向她讲真相,可我也没说什么呀,她怎么就通了呢?啊,我明白了,是邪恶因素利用她这个被污染的人来考验我们的慈悲心的,是法的威力,是法把我们改变了,是法把她也救了。

还有一天,一个电话打来,是一个从中国城打来电话的人,从他的声音里,听的出他很急,很急于马上买到票,当时中国城售票点没有票,因为他没有信用卡,我告诉他可以来曼哈顿下城的售票室来买。可能对方性格也很急,再加上路不熟,对方声音开始升高而且那个急,我还很少遇到过,我慢慢的耐心的告诉他怎么坐地铁,用了很长时间,他终于放下了电话,我想他一定是在地铁里了。

我恢复了正常的接热线,半个小时后,又接到了他的电话,因为我已经熟悉了他的声音,我想他是到了,可是到是到了,他又出错地铁口了,我们是在东十七街,他去了西十七街。他一边在电话上和我问路,一边抱怨,怕找不到我们的办公室。他不敢放电话,但那个嘴不停抱怨,什么都怨,说怎么曼哈顿的街和中国城不一样呢,这地铁,怎么会有两个地铁出口呢?等等,我一边听着他的抱怨一边安慰他说别急,我会等着你。我心想我们根本就没有下班的概念。

嘴上安慰他,可我的心里开始急了,心想如果都象你这样我两个小时卖一张票,而且还是最低价钱的,那我们这九万张票可怎么卖呢?最后,当我终于看到他的时候,一瞬间,我的想法全变了,把对他的抱怨全忘了。只见他大冷的天气满头大汗,只是为了这张票。我发自内心的想,可贵的中国人啊,他的缘份还真不小啊!这哪是来买一张票啊。

我耐心的帮他买完了票,而且告诉他我的名字,有什么问题再找我。在晚会散场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电话,一听声音,我就笑了,又是他。声音还是那么急,可这次不是问路也不是抱怨,是激动,激动的告诉我节目太好了,他不知道怎么感谢我才好,要给我送东西或请我吃饭,一再表示明年要早买票。我流泪了。再一次体会到,只有完全忘掉自我,慈悲众生的时候,众生才会被救度。从这个问题上看,我们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对救度众生起着很大的影响。

三、去掉对同修的依赖心

申请的连锁店卖票的合同批下来了,大家都很高兴。我们主要的负责人正念很强,还没等批下来,就买了十七台四十二寸彩色超薄电视,联系这个项目的同修也一直正念很强,所以当通知我,让我协调这个项目时,就没有想什么。主要是看到有这几位正念强而又有经验的同修一起配合,那就一定不会有问题。可是又一想,以前协调大学卖票,只是六个组,现在是十七个点,而且这十七个点只有两个在纽约,心里起了怕心,但又一想九万张票,只有二十几天的时间,而且正在这个时候,这个项目批了下来,那不是师父在帮我们吗?让我们把售票工作全面推向社会走向专业化的一个开端吗?救人要紧,做吧,至少我们有三个人一起协调呢,他们都那么能干,没有问题。

由于我的正念是掺杂着很强的依赖别人的心,所以在协调的过程中,恰恰在几个最忙的阶段,他们都有急事需要离开,就变成了我一个人,有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二十个售票点都要打来电话,车辆问题、取票、送票、调票问题,外地人员安置住宿的问题,销售人员缺补的问题,售票点遇到的各种售票问题,等等。我一天都在电话上,一个电话没讲完第二个就進来,脑子一直绷的很紧,一直持续两个星期。

有一天我发现整个身体发颤,晚上开始发烧,因为学法少,根本的执著没去,心里就很不舒服,到了夜里,安静了,心里又开始翻腾,为什么会这样?我一边想一边拿出《转法轮》,好象这时才想起我是一个修炼人,是啊,往往做事的心太强了的时候就忘记了自己是个修炼人,满脑子想的都是人的理。

通过学法,从新认识到作为一个修炼人遇到什么都不是偶然的,遇到的任何麻烦不都是自己的执著心造成的吗?我找到了对同修的很强的执著和依赖的心,突然感到浑身轻松了,什么也不执著了,心就完全静下来了。静下心来一步一步的進行安排。在同修们的积极配合下,问题虽然一个一个的出,但也就一个一个的顺利解决了,后增加的三个点也顺利完成了。

四、去掉看演出的执著

很快,和连锁店原来定的合同,一月三十日要到期了,我心里也知道要多卖票救度更多的众生,但由于对看演出的执著一直很强,所以心里有一种期盼的感觉,心想这个合同到三十日结束,正好刚开演,不影响看演出。这个心把看演出比救人更重要了,也就在这个时候,负责人告诉我卖票的时间延长到二月八日,而且再增加三个点。我听了后,当时,一句话没讲,抽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很明显她的消息触动了我自己的执著。我就想,我为什么会不高兴呢,和同修比我的看演出的执著也太大了。以前就执著,这次再加上有儿子参加演出,所以就更恨不能一下子飞到剧场。但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我被迫放下了执著,因为每天演出的时间正是连锁店卖票最忙的时候,在大家都在忙着卖票的时候,我是协调人,怎么能去看演出呢。就象在战场上打仗一样,你让所有的人往上冲,而你却躲在一边去享受!那是绝对不行的。我们是一个整体,每个人该做什么就一定做好。

执著心放下了,正念也增强了。就在这时一些外地同修来看演出,就直接影响到了我们一部份在连锁店卖票的同修,我就和大家共同在法上提高认识,彻底放弃个人的执著,一心一意救人。当然根据外地同修离开的时间,我都会安排让他们看一次,因为这演出和我们每个人都是息息相关的,从心里说,我们都爱看。整个连锁店卖票的队伍大约有九十多人,大家都坚持到合同的最后一天。

五、修去魔性和自我

演出开始了,我这也基本稳定了,可我发现热线组出现了人员紧缺的问题。接热线的人员原来就不够,那么演出一开始每天要有几个人去做WILLCALL(就是在剧场门前取票的意思)。如果一天演出两次,几乎热线组一半人要不断跑剧场。第一天演出时热线组就一个人接电话,而且连锁店的售票点,前一天要把第二天的票收回来,那么不光是正常打电话来买票的顾客,就连锁店每天也会有很多电话打進来订票。

想到这些,我就去找热线组负责人提出我的建议和看法。结果事与愿违,还给我一个我意想不到的面目表情,回答一些刺激我的话,当时让我大吃一惊,因为在我记忆中这个人一直是修炼的很不错的老学员。因为心里一直把她当作修炼很好的人,所以也就更不原谅她了。终于和她发火了。心想你怎么会是这样?

等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静下心后,后悔的掉下了眼泪,心想,修炼这么多年怎么魔性还这么大呢?可她的那个表情在我头脑中怎么也去不掉,师父说:“所以今后遇到矛盾的时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为矛盾产生的时候,会突然间出现,可是却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当作炼功人,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转法轮》)

在这件事情上,我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也暴露了我的另一个观念和执著,我一直把她当作修的非常好的同修,这是一个不在法上的人的观念,另外,在这个事情上也看出执著自我的意识还很强,认为自己的想法是对的。我在心里深深向师父忏悔,彻底去掉自己的魔性,决心修去自我意识,就在我刚忏悔没几天,售票负责人来电话,问我能不能把连锁店接电话的一组人搬到另外一个地方。我一听,头一个反应就是不可能,当然是脱口而出,声音有些强硬,对方不说话了,我也明白了我刚忏悔完,又差点没守住心性,我就耐心地和他解释,最后他了解了情况也就没有搬。

以上两个例子从人这个角度看,不一定是错的,那么为什么会对自己有冲击呢,就是做事心太强了,完全陷入人的理当中去了,因为用了人心,也就没有慈悲而言了。

六、修掉先入为主人的观念

人的观念不但是自己修炼路上的障碍,同时也影响到其他同修,如果协调一个项目,那就会直接影响到大法的项目开展。在连锁店卖票,是和常人公司合作,那么在某些方面还要符合常人的要求。比如:合同要求我们的销售人员要年轻、英文好等条件等,我当时想,这是我们售票工作走向专业化的第一步,一定要把握好,我们一定要严格按着合同写的要求去做。从表面上看没有错,但作为一个修炼人,在做不同项目中,在不同层次中都会表现出自己对法的认识,以及怎样把他圆容在各个项目中,具体的讲就是在大法弟子身上体现出大法的慈悲,当然这就决定自己平时修炼的扎实不扎实。

在这里我要提到的就是,有个同修,从外地来纽约参加连锁店卖票,而且按着合同的要求,穿着要求的西服,有备而来。但当我一听电话是这位同修,就有个想法,他做这个项目不合适,为什么呢?原来他是从纽约搬走的,在纽约时,在一起做过事情,就觉的他心很好,很愿意帮助别人,就是太冲动,太激动,一说话嗓门也大。就是因为自己的这些观念,使得这位同修没能有机会参加纽约的连锁店卖票的项目。

事情过后,通过学法,我越觉的自己做的不对,作为一个项目协调人有什么资格去随便拒绝大法弟子做救度世人的事;证实大法的项目是神圣的,救人的事是神圣的,被我拒绝的同修说不定要比自己强多少倍,当然这位同修很快参加了别的卖票项目。我提到这件事,不仅仅是向这位同修表示道歉,而是通过这件事情和在会的所有的同修共勉。我一定去掉这些不好的观念,修去自我,更好地和同修配合。

在售票当中也出现过一些心性上的问题,因为卖票时间长,就会不断有新的同修替换,那么原来的点上经过一段时间后会形成一种固定的模式和规定,那么留下的人对新来的同修就有看不惯的情况发生,认为谁怎么那样?完了,有了他,我们这没法卖票了。我当时和一些同修切磋过,我们都别执著于自我,对同修要慈悲,但有时我也会很快把这个同修调到别的地方去。

后来通过学法,我认为,一定要让别人服从自己的形成的环境,这个心是自私的,是不慈悲的,当然这里确实有些同修没有卖过票,说话的口气等方面存在一定的问题,也就是说在某种成度上会造成一定影响,但我们都是修炼人,就不能用常人的理来解决这些问题了。也就是说,为什么被调走的同修心里会不舒服,他的不舒服不是你对他不好他不舒服,而是你用了常人的理来对待他了,因为他也是修炼人。所以我认为只要我们站在法上,我相信所有的真修弟子都会无条件的配合,那是法的威力,而且整体配合的越好,我们的工作会做的越好。

最后,我再一次借此机会,向所有参与连锁店卖票的同修表示感谢,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我一次向你们学习的机会,学习你们那无私无我的奉献精神。我一定尽快修去执著和人的观念,尽快赶上来,配合大家,一起做好救度众生的工作,救度更多的世人。

(二零零八年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