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回首过去的一年,感觉时间过的太快了!一方面是因为正法進程加快。就象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我说现在的一年是过去的一分钟。”而另一方面,由于正法進程的加快,现在救度众生的大法项目很多也很紧迫,大法弟子都很忙。对于这繁忙的一年,我收获最大的就是不断的在法上的认识的升华。我现在感到在修炼的这条路上我越来越明白了。然而,“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没有师父的看护,我这一切都是零。尤其当我回首这一年,我走过的每一步我都看到师父慈悲的看护和点化。

去年我动了一念,想打电话到国内去讲真相。但是我心里却七上八下,一是觉的自己不知道怎么打,怕说不好;二是有怕心,怕被骂。没过多久,我们当地的一位负责人告诉我有培训,教怎么样往中国打真相电话。而且在培训中,一些往中国打真相电话很有经验的同修当场演示怎么打真相电话。这不正好是我想要学的吗?我悟到,当我们有了救人的一念,师父就会帮我们安排好一个个看似“正好”的机会。

参加了一次培训后,在同修的鼓励下,我鼓足勇气拿起电话在现场往中国打真相电话。我记的接电话的是一个下了岗的中年男人,他的观点是“邪党还好”。我跟他讲了四五十分钟,他最后同意了我给他讲的,说我说的对。我这欢喜心一起来,再進一步跟他谈三退的时候,他就犹豫了,后来他挂了电话。打完电话,同修给我提出很多很好的批评建议。这一次打完电话后,我的怕心消去很多,从此我能自己往中国打真相电话了。但是和其他同修比较,我劝退的比例远不如他们,我还要继续努力。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我以前或多或少有这样的错误的认识,觉的克服着困难忙着做大法的项目,那么自己也还算精進。纽约圣诞晚会和华人新年晚会,我都飞过去帮忙。在纽约时我的状态很好,和那么多同修助师世间行,心里很高兴。可是坐飞机刚回到家里,由于两岁的女儿不小心尿了裤子,我却忍不住发火。过后我开车去吃晚饭,由于心里还有火,开车没注意,结果超速被警察拦住吃了罚单。这一“棒喝”我清醒了。这不就是师父在点化我吗?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不是说我做了这个大法项目,又做了那个大法项目,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就可以放松了。换句话说,无论我做了多少大法项目,我如果不努力去掉自己的执著心,那就不是实修。

去年一个表面上看起来的电脑出错导致一位同修对我有很大的误解,使得别的几个同修对我也产生了看法。这一难来的很突然,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难。当然,难来之前师父不会告诉的,都告诉了那也不叫难了。我虽然明白一定要放下,但是思想老是往这件事情上想,觉的自己挺委屈。我也感觉空间场中有团东西压着,感到头真的痛。师父在很多讲法中都提到矛盾来的时候要无条件的向内找。同修对我有误解,那我平时是不是有言行不在法上的?结果我挖到了自己的欢喜心和显示心。在往深里看,那就是私心。私心是产生很多执着心的根本执着。但是在表现上有时很隐蔽,不容易察觉。我想起几个月前学法时,《转法轮》上有几行字突然变大了,我记的有两个字就是“实修”。实修实修,做到了才是修。

我在过这一关的时候,师父借助其他同修点化我。几个同修打电话来和我交流,都说我要无条件的向内找,不要起人心。事情发生第二天,我妻子说到了师父,我当时眼泪唰就出来了。是啊,我怎么把师父忘了?我感觉自己一下子跳到了这个矛盾外面,返过头来看这个矛盾,自己一下子全明白了,压在空间中的那团物质也瞬间没了。我感受到了师父对大法弟子们的慈悲苦度,师父真的是比我们自己还要珍惜我们。对于我来说,当我心放下,过了这一关;其实我所经受的这一难比起另外空间相应的业力来说小多了,而山那么高的巨大业力全是师父替我承受了,明慧网上开天目的同修写文章说师父替我们一碗一碗喝毒药。师父没有业力,都是在替我们承受。师父总是说我们过关的时候,只要心性一提高,关马上就过去了。其实那还不都是因为伟大的师父替我们承受了巨大的大部份的业力。师父在《瑞士法会讲法》中说:“我不只是为你们,我为所有的生命操尽了心,我为所有的生命几乎耗尽了我的一切。”“只要你一圆满,你就知道了。那个时候你用尽语言也形容不了你的师父有多么伟大吧!”

我觉的,当我们过关过不去的时候,往往都是因为我们把自己看的太重了,心里总想着自己受到的伤害。这样一来我们就会陷在矛盾中,想放下却放不下,导致有的矛盾会持续很长时间。我现在深刻体会到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的:“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从另外一方面看,师父在《精進要旨》〈真修〉中说:“你们知道吗?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的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当我在法理上明白了这一切,我对同修不再抱着埋怨的心理,而是从心底感谢她。

我们地区今年第一次办神韵晚会。神韵晚会准备工作刚开始,我自告奋勇去负责一些项目。可是由于自己是有条件的付出,只在周末的时间去跑这些项目,结果到最后越来越忙,最初答应的有个项目没有时间去做,在我手里耽误了。同修对我提出了批评意见。我也很自责。我悟到,证实法的项目我们当然要主动去做,但是证实法的项目是很严肃的,我们不能凭一时的热情去大包大揽,我们说到的就一定要做到。“真、善、忍”中的“真”,就要求我们说真话,办真事。说到而没有做到,那就不符合“真”。因为“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而不是“悟到”是修,也不是“说到”是修。从另外一方面讲,我看到了自己证实自己的心,那就是我不考虑自己是否有时间和精力、不考虑实际情况却去承担项目,说到底有着显示自己有能力,显示自己精進的心。“正念正行”,我的这一念不正,最后的结果当然也不好。

神韵晚会的大幕一拉开,听着万王之王说:“随我下世做一千年的王!”我就被笼罩在洪大的慈悲之中,泪水唰唰的流。我在想,等待了一年的神韵终于开演了,而我却有着因为自己的常人心没有做好神韵的一些项目,从而带来的后悔和遗憾,可是想再去弥补也已经晚了。

万事都有结束的一天。等到法正人间的那一刻,我难道还要因为自己的常人心不去,带着后悔和遗憾吗?今年神韵做的不足的地方我还有下一年的神韵去改正,去做好。可是法正人间的时刻,哪里还有时间去弥补呢?那可真的是晚了,真的是后悔莫及了。可是那又能怪谁呢?只能怪自己。大家修的是同一个法。师父给我们每一个人都安排一个个的机会提高,但是如果抱着那些肮脏的执着心不放,那我不就是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那个装满脏东西的瓶子吗?

师父在每次讲法中总是告诉我们时间不多了,要抓紧时间。现在是“最后的最后”,这一刻“值千金,值万金”(《芝加哥市法会讲法》)。我悟到不论我们在做三件事的时候,还是在平常的生活、学习,我们都要用大法去衡量我们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一旦发现不好的念头或者言行,就要向内找,把产生这一念的执著心挖出来,去掉它,真正的在法中提高自己,“圆满随师还”。

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谢谢同修!

(二零零八年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