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清除邪恶 坚定的维护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今天主要在两方面交流:一个是介绍加拿大郁金香节组委会向天国乐团道歉的证实法经历;另一个是最近体悟到修炼的严肃性和走出自我、整体提高的点滴心得。

一、正念清除邪恶坚定的维护法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日下午五时,加拿大郁金香节开幕式由天国乐团第一个演出的节目却迟迟没有上场。起初,天国乐团被告知演出时间推迟;不久,又被通知取消开幕式上的演出、并取消在郁金香节的所有其它演出安排。

原因很简单,中共大使馆官员在场,有的繁忙的在台前台后活动;同时,乐团成员都是法轮功学员,服装、横幅都印有“法轮大法”的字样。

当时,我们都很震惊。但由于是周五傍晚,我们无法立即找到主流媒体给邪恶及时曝光。

夜晚,我们紧急召开辅导员会议。由于繁忙的事务和协调下两个星期两个大的活动,几名协调人很累,开会时都要睡着了。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达成共识:在周一开新闻发布会,尽快给邪恶曝光。

好象被邪恶抑制似的,我们几个都异常疲惫、反常,新闻发布会前没有做好充份准备。结果,发布会并没有立即达到我们期待的效果。各大媒体两边都报,郁金香节的发言人反而利用媒体对我们進行了大肆攻击和诋毁。

我们意识到:邪恶钻了我们疲惫的空子。但我们并没有动摇,当晚立即召集各地学员交流,相信依靠整体的力量,大面积、深入细致的讲清真相,一定会正过来。

我们明白:邪恶最集中、表现最邪乎之时,其实也是我们集中火力一举大量消灭邪恶的好机会;但是,如果不能全力以赴、拖泥带水,不仅会给邪恶从新调整、喘息的机会,而且以后正过来的代价可能会更高。

记的二零零二年六月,冰岛事件发生时,当时要不要在冰岛打官司,我们犹豫不决。因为身在外地,把進入冰岛打官司的难度看的较大。二零零二年九月和冰岛政府官员对话后没有進展;当二零零三年二月又考虑是否在冰岛采取法律行动时,却悟到了四个字:“事过境迁。”虽然,冰岛后来采取准法律手段在一定成度得以归正,但仍然是没有在最关键时刻及时得以更大层面的归正。

我意识到:在正邪集中较量时,必须从师父正法的角度考虑,决不能从个人的难度考虑。于是,我们几个人联手全力以赴,决心在剩下不到两周的郁金香节期间把此事正过来。

尽管我们每个个体都好象受到某种成度的抑制,媒体声明写的异常的慢;但几名同修互相补充、形成一个整体,终于把针对郁金香节发言人的攻击和诋毁等揭露的体无完肤。随即,新闻公告发给了郁金香节组委会、媒体和政府官员。一些学员利用此机会不断给政府官员、媒体讲真相。

明白真相的市议员开始质问郁金香节组委会,省议员RANDYHILLIER也在省议会发表演讲,说:“在明天法轮功传出十六周年到来之际,我反对中共镇压法轮功。上周渥太华郁金香节和中国大使馆联手禁止法轮功参加。而省政府拨款给郁金香节三十万元,这些钱却用来压制了法轮功。”据说,此事还惊动了加拿大政府高层。渥太华太阳报的读者调查吸引了前所未有的上万读者的反馈,尽管郁金香节发言人对我们大肆诋毁、歪曲事实,百分之六十九的读者仍反对禁止法轮功天国乐团参加活动。太阳报也把我们下一步可能的行动透露出来了:郁金香节如不道歉、不请回天国乐团表演,法轮功将不得不采取法律行动。

我们感到了真相的力量、整体的力量!媒体报导也开始往积极的方面发展。

“法是慈悲众生的,但是威严同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们还是决定,在采取法律行动前,尽量通过全力讲清真相这把“万能钥匙”来解决。

在我们再三坚持下,组委会主席同意于五月十一日星期天和天国乐团代表会面。两名同修见面时却发现,组委会并没有任何道歉的诚意,只想和天国乐团发表个联合声明表示遗憾就了事了,不想对错误承担任何责任。明显看的出他们并不知道事情的真实情况和法轮功真相,当天国乐团代表把事实真相完整展现在组委会面前时,他们内心受到了震撼。

当天晚上,我们又召集天国乐团和各地学员交流,并达成共识:郁金香节的做法,使得众生得救受到了影响、同时也在毁灭众生。原则问题我们不能让步,道歉是最低要求。

我曾悟到师父二零零一年发正念口诀“现世现报”一出,揭示了当时的正法進程和大法的威严与慈悲,也是窒息邪恶、救度众生的重要途径。如果我们都能正念看问题、运用好师父赋予我们的神通,就会大面积“现世现报”,尽快走出持续的迫害。师父曾说过:“相生相克的理以后会发生变化”(《精進要旨》〈为谁而修〉)。大量现世现报,会促使相生相克理的变化,因为法正人间后是不允许任何人再迫害佛法的。

五月十二日星期一上午,我们收到了组委会起草的和天国乐团的联合声明,仍是仅仅表示遗憾而已,不仅只字没提道歉,反而还对遗憾做了不少辩解。

我们觉的必须坚定正念。几名协调人很快达成了三点共识:一、取消天国乐团演出是组委会单方面的错误决定,因此,组委会必须单方面发表道歉声明、挽回损失;天国乐团可在声明中表示接受道歉。二、我们要求郁金香节的发言人和组委会都要分别道歉;并指出:任何解释道歉的理由都会消减道歉的诚意。三、从新邀请天国乐团在郁金香节结束前演出。

下午,向组委会陈述了我们上述三点建议。五分钟后,组委会便打来电话,先是表示郁金香节的发言人接受道歉的要求。不到半小时,组委会又打来电话,表示全部接受我们的三点建议,并从新起草道歉声明。

当晚九点,我们收到了组委会从新起草的声明,看到了声明的诚意:组委会向天国乐团道歉,郁金香节的发言人向天国乐团和法轮功表达了诚挚的歉意。于是,我们接受了道歉。

然而,组委会却告诉我们:他们将于明天下午六点才向媒体发布组委会的道歉声明。我们一听就知道邪恶害怕曝光,因为拖到晚六点发出媒体公告,就躲开了媒体报导。

我们意识到:在逆境中我们没有为之所动;在顺境更要头脑清醒、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就象师父所说:“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转法轮》

为了揭穿谎言、救度更多众生、让道歉声明广泛报导,一名做媒体的同修立即挨家通知各大主流媒体。在各大媒体逼迫下,组委会不得不提前交出了道歉声明,使的多家大媒体得以及时报导,大面积、有效的揭露了谎言、窒息了邪恶!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八日,来自多伦多五十多名天国乐团成员和渥太华成员汇集在郁金香节的DOW’SLAKE.下午一时,天国乐团在郁金香节上奏响了“法轮大法好”和“法正乾坤”。

组委会主席亲自前来表示欢迎、并和近千名、包括特意赶来表示支持的观众一起观看了一个小时天国乐团的演奏和莲花艺术团的舞蹈表演。观众对演出赞不绝口。各大主流媒体也纷纷前来报导。我们又一次亲身体验到师尊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中所说:“佛法是人破坏不了的,邪恶利用坏人每一次对我们的破坏其实都是对我们的洪扬!”

二、同化大法精進不停 圆容整体修去自我

由于近几年证实大法力度不断增大、项目不断增加,在繁忙的做事过程中,我发现我那颗精進实修的心却逐渐淡化,常常把做事的多少或事情的做成等同于修炼的精進。由于长期陷于很多事务中,很少能有时间静心学法。就象前面郁金香节所经历的,由于师父的慈悲,的确很多事情在整体的参与下能够做成;因此我的不少执着却被积攒着、一次又一次的掩盖着,证实自我的心也在渐渐膨胀。

去年,在一次北美佛学会开的网络会议上,让我介绍一下渥太华办神韵演出的经验。我滔滔不绝的讲了半个多小时,甚至讲了很多细节。当时,我并没有察觉自己的显示心和证实自己的心。现在回想起来,自己根本没有为别人着想,因为这些负责人的时间都很宝贵。

去年圣诞期间,我们集体学法、播放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的DVD,并做神韵晚会的最后部署。刚放完,我就强调我做的市场策略如何如何重要。一名同修惊讶的大叫:“啊呀!你还在强调你自己。师父刚刚讲完,方法并不那么重要,关键是配合。”

今年一月神韵晚会结束后,我感到不能溶于法中、不能实修的那种心力交瘁。当时有了喘口气的想法,结果,这一念使我常常一睡不醒。两三个月走不出不精進的状态。

于是加紧学法,每天早上先读一讲《转法轮》、炼完功再做事。渐渐的我看到了转机,我真切意识到:对我修炼的最大干扰,并不是繁忙事务的压力,最大干扰是长期不能静心学法。时间一长,就象辟谷一样,不断的消耗能量。

一名同修的交流也是很好的提醒:法中讲过人、佛做事的区别。常人是用意念指挥四肢、感官做事;修炼人是用意念指挥功能做事;而神佛做事不用动手动脚,直接用神通,瞬间即可做成。我发现在讲真相方面积累了丰富的救人方式和经验:各类媒体、法律、政府工作等等等等。这些形式的作用和效果,就好比拔牙从“火柴棍”发展到“西医的精密仪器”了,却使我越来越重视这些有形的方式的效果,忘却了无形的“黄药水的气”。

在坚持不断学法中,我发现:主意识一定要强,否则,后天的执著与观念和思想业力这些低级生命就会不断的干扰,思想就会溜号,从而无法静心学法。我开始以很强的主意识坚定的排除各种干扰因素。我也在学法中不断的感受到“谁炼功谁得功”的玄妙,实修的心又渐渐回来了。我又开始严肃的对待修炼的问题了。

几个星期前的一件事对我触动很大。一天,一名同修有事找我。妈妈突然没打招呼、也没敲门,就把她领進了我的办公室。当时办公室里非常杂乱:地上堆满了各种文件、桌子上也很乱。我有些尴尬。同修走后,我立即找到了妈妈,先是把她训了一顿;然后告诉她:以后如果没有我的同意,绝对不能把同修领進办公室。

这时,我却突然意识到了我修炼中的两个致命问题:一个就是修去执着总是被动的去做、不能主动的去执着;总是在矛盾激化时,才不得不被动的面对;另外一个致命问题是:遇到冲突总想改变别人(比如改变我妈);同时,不仅不向内找,还想办法掩盖。

当我再读到师父《北美巡回讲法》中下面的一段讲到旧势力的话时,我感到非常震惊。师父说:“它们都隐藏了保护它们自己的私心,都想要改变别人而不想改变自己,谁都不想动自己,甚至于最大限度的保全自己执著不放的东西。”我发现自己虽然在形式上否定旧势力,无形中却又陷入了旧势力的安排之中。

我突然感到我的修炼已经松懈到了惊人的危险。

从那天起,我从每天必学一讲《转法轮》,改为必学两讲,一直坚持到今天。我发现,“难行能行”,有时只要减少一些睡眠就真的不难做到。

短短几天,我发现自己象变了一个人似的。同修也看到了我巨大的变化。甚至夫人也惊讶的说:“哎呀,看你,突然年轻了!”我有时仿佛感到自己的每个细胞和生命的本源都溶于了法中,那种同化大法的喜悦难以言表。甚至有时走在路上时,都感到石头和树木在和我打招呼。有时打坐一个小时,几乎能够全部定住。

那时,矛盾来时,我不断的要求自己一定要按师父讲的“反理”对待,关很快就能过去。

一次,和一名同修遇到了比较棘手的冲突,因为知道是“好事”来了,好象关立即就过去了。可没几天后,发现关过的不扎实,突然觉的不再是“好事”了,就不想理这名学员了。几次和这名学员打个照面,我就象没看见。我夜晚学法时,越来越觉的自己过关拖泥带水、不能严肃对待修炼。第二天一早,我就拨通了给这位同修的电话,就一件她在做的事提出自己的一些建议。两天后我们一起处理这件事时,奇迹发生了:这件棘手了几个月的事,几分钟内就基本上得到了解决。

我突然悟到整体配合的重要;正法到了今天,很多项目如果没有更大层面的整体配合、甚至没有全球的配合,都无法配合师尊的正法洪势、无法接近师父要救度更多众生的洪愿。我发现自己时常陷于一种协调的套路——愿意让同修配合我这个协调人;而没有真正领悟到:人人都是协调人、人人都是负责人。没有更好的体悟到师父所讲的:“我们法轮大法的修炼避开了一脉带百脉这种形式,一上来就要求百脉同时带开,百脉同时运转。”(《转法轮》)我发现,当真能放下自我、尽力配合同修、看到不足之处默默圆容整体时,整体就会有突破,往往奇迹就会发生。

在持之以恒的学法过程中,我感到自己积攒多年未去的执着、甚至象花岗岩般的执着,就象投入一炉钢水的小木屑,瞬间就被化掉。我感到了师父的无边法力、大法的无所不能!当师父把我推到更高的一个台阶,《转法轮》又会给我展现一层新的法理,新的提高心性的机会又来了。

一次,我看到同修关于一个比较重要议题的电子邮件一直没人回。出于好意,我就根据我的记忆谈了我的看法和理解。谁知,立即引起轩然大波。一名同修把我两个半月前的电子邮件拿出,似乎证明我在撒谎。紧接着,另一名学员根据她的理解,又证明我还撒了另一个谎。

我立即感谢同修给我创造的提高心性的好机会,丝毫没有感到任何苦。但我马上又意识到:自己为什么还处在一个“为私”的基点看问题——首先想到自己没有感到任何苦;而不能修出一个时时“为他”的心。很显然,自己在无意、甚至自己还觉的出于好意的情形中,没有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话里显然伤害了别人。同时在某件事上,我也看到自己有逃避责任的怕心。我很认同这样的看法:消除常人的隔阂完全可以靠解释来解决,但消除修炼人的隔阂应该完全靠各自心性的提升。于是我没有再回电子邮件做任何解释。当晚,当我翻开《转法轮》时,看到师父的法像冲着我笑了。

今天,当我再读到师父讲到:“亿万年的安排,现在是最后的时刻。”(《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我突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修炼严肃性,我要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我也真心希望,能够让师父在“每天有多少万件不止”(《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的魔难中、压力下,少让师父为弟子操点心,至少不再每次讲法几乎不落地都告诫我们要多学法、向内修。也真诚的希望师尊开颜!

师父曾在《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中提到:“因为高层生命也经常跟我在讲,觉的你们能够在这里为大法做贡献,这给你们将来的生命在相当长久的以后的历史时期奠定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就说他们也在羡慕你们,他们也没有这样的机会来做这种事。”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诫:“我在末劫最后时期再一次把他洪传出来,所以他是极其珍贵的。”当我再读到这句话时:对师尊的感恩和自己懈怠的羞愧交织在一起,在内心深处引起了长久的强烈震撼,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最近,一名同修发来电子邮件,让我们珍惜正法时期的机缘,重温师父《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经文。我意识到师尊早已把我们推到了很高层次,但正法最后时期不能懈怠。我拿出其中一段与大家警醒:“修炼与正法是严肃的,能不能珍惜这段时间,其实就是能不能对自己负责。这段时间不会长,却能锤炼出不同层次的伟大觉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层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个放松自己的修炼者从已经非常高的层次毁于一旦。”(《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八年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