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片面的理解“金刚不动”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八日】近段时间以来,恶警疯狂绑架大法弟子,每天的大陆综合消息里所登的绑架事件大幅上升。邪恶给各地好象分配了绑架“指标”,如内蒙古某个县城就被分配了八十个绑架“指标”。

邪恶能这样疯狂地迫害,一定是我们整体有漏,才能使邪恶得逞,我们应该认真的总结经验教训,找出不足,堵住漏洞,不能让邪恶这么大规模地迫害同修。当前救度众生是我们的主题,要是被迫害進了监狱、劳教所,就不能再大面积的救度众生,无法做好“三件事”,后果是严重的。

“面对邪恶,应该金刚不动”。我认为“金刚不动”是指“心不动”,而不是“人不动”。有些同修则认为既要“心不动”,又要“人不动”,这才是“金刚不动”,把“人动”看作是消极躲避、有怕心、正念不足的表现。我觉的这种思想比较片面,而且很危险。这些同修把智慧的采取各种安全措施看成是用“人的方式”反对迫害,在他们心目中好象只有“坚定的发正念”才是“神的方式”。

什么是“神的方式”,什么是“人的方式”,不能仅从表面的行为方式来看。大家讲真相,也是用人的嘴去讲,用人的手去发资料,并没有神通大显坐在空中给世人讲真相,在常人表面看来就是用“人的方式”在做,但大法弟子都明白,这里面其实有它在另外空间的体现,有更深的内涵、更伟大的意义。同样一个人在修炼的过程中,所遇到的关表面看也是人给他制造的麻烦,决不会来个神仙骂他打他一顿。我们智慧的用各种方式反迫害,这也决不仅仅是“人的方式”,在另外空间肯定也有它的表现,只是你看不到而已。也不是用了这种方式,就不“坚定的发正念”了,这其实是同时進行的,不能把这两种方式对立起来。师父要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理性》),我们理智、智慧的采取各种方法反迫害,并把这些方法告诉其他同修,从而减少同修们的损失,使更多的众生能得救,这在另外空间看,可能也是很伟大殊胜的事,而并不是表面上所认为的“人的方式”。所谓的“用人的方式反迫害”,这种提法是不恰当的,就不应该用这样的名词,不应该到处传播,这不是法中的东西。

还有“流离失所”的问题。什么叫“流离失所”?我个人认为只有说被恶警全国通缉了,被迫离开的才算真正的“流离失所”。很多同修仅仅是被当地派出所、610监控,他们搬个家、换个工作,脱离当地恶警的监控,这也不算“流离失所”,很多常人也搬家、换工作、也到外地打工创业,生活条件也不一定就比原来差。我身边就有几个同修是这种情况。原来他们在当地的时候,被邪恶监控,经常去家骚扰,就没法建立家庭资料点,现在没有了邪恶的监控,自由的建立了家庭资料点,“三件事”做的更好了。

从明慧每天发的大陆综合消息来看,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同修是在家里或工作单位被绑架的,也就是说这些人基本上都是被长期监控的、在当地610和派出所“挂号”的同修。他们做证实法的事,实际上是处于“半公开”的状态,当邪恶安排下来绑架指标,邪恶首先就是按照监控名单去绑架这些同修。我市仅在最近一个月中,就被恶警入室绑架了30多名同修,很多家庭资料点被破坏,这还是被明慧曝光出来的,没曝光出来的还没算上。我们这里被绑架的这些被长期监控的同修,基本都是比较精進、“三件事”做的比较好的同修。如果说个别同修被绑架可能是他没“坚定的发正念”,但全国那么多同修被绑架,而且大都是较精進的同修,就不能再说他们被绑架是因为没有“坚定的发正念”了,仅仅靠“坚定的发正念”来破除迫害是不够的,还要智慧的采取各种安全措施。

看看我身边认识的同修,那些被邪恶重点监控的同修中,现在只剩一人目前还安全,其余的全部被入室绑架了,而那些从外地来的不在邪恶监控之内的同修,没有一人被入室绑架。有个别被绑架的也是在讲真相发资料时被绑架的。不能说外地同修就比本地同修正念强,状态好,他们的最大区别就是一个不在邪恶监控中,一个在邪恶监控中。不让邪恶知道自己的住所和工作单位,脱离邪恶的监控,是有效防止邪恶大规模入室绑架的安全措施。大陆目前并没有成百上千万的同修,使邪恶监控不过来,实际上某些县城如被绑架几十名骨干同修,那讲清真相的工作往往就瘫痪了。

长期以来,很多同修都有这样的观念,觉的通过搬家、换工作的方法来脱离监控、破除迫害是逃避,是有怕心、正念不强的表现,“正念强邪恶就不敢动你,你还要搬家不就是你正念不强么”。这种观点也是比较片面的,每个人的业力大小不同,情况也千差万别,修炼中的人只要没有圆满,都是有漏的,谁也不会知道自己的正念有没有强到邪恶不敢动的地步,自己的“漏”可能自己都没有觉察到。结果是很多同修都是自以为自己正念强到了邪恶不敢动的地步,不屑采取其它方式反迫害,直到迫害到了头上,才发现自己的正念并没有强到象自己想象的那样,但也为时已晚。现在每天登出的被抄家绑架的同修中,不很多是这种情况么?如果早点搬了家,恶警不知道你的住处,它上哪绑架啊!?另外空间的邪灵即使知道你的新住处,也不能直接告诉恶警,它也得符合常人的社会状态,符合旧宇宙中的理,平白无故的告诉恶警师父也不答应。

当然也不是所有被监控的同修都需要转移。那些没有被重点监控的,恶警极少骚扰的同修,可以根据情况不用转移;各个地区的情况也不同,迫害不太严重,“六一零”等部门都已明白真相的地区,也可根据当地的情况智慧的做;以前被“挂号”,现在已经正念破除了监控的同修,也不一定要转移,但也要智慧的采取其它的安全措施。搬家的同修如经济紧张,可以委托亲戚朋友把老房子卖掉或出租,虽说是搬家,但也只是带着重要的东西走,家具之类一般不用带。

再谈谈“躲避”问题。打个比方:邪恶气势汹汹的杀过来,一箭向一个同修射去,这个同修一闪身避开这一箭,回手也向邪恶射出一箭。这样的场景,谁都不会觉的有问题,因为出发点和目地很明确。在现实情况中,就是在智慧的采取各种安全措施的同时,也还在平稳的做着“三件事”,而不是吓的连“三件事”都不敢做了。“坚定的发正念”当然是非常重要,是我们做的“三件事”中的其中一件,但不能片面的把“坚定的发正念”当成是唯一的反迫害手段,否定轻视其它的反迫害方法。采取各种安全措施,是为了更平稳长久的做好“三件事”,怎么样更有利于做好“三件事”,就应该怎么去做。

对待“怕心”问题存在两个极端,一个是有些人怕心很重,不敢出来做救人的事,这类大家比较好认清,另一个极端是把“去怕心”看的很重,甚至不知不觉中把“去怕心”看的比讲清真相救度世人还重要。遇到一件事件,不是先考虑如何做更有利于救度众生,而是先考虑是不是有怕心,把“去怕心”当作衡量标准。没有怕心是修到一定层次的自然体现,不是强为来的。要修到这个层次,是要有一个过程的,不是一蹴而就的。大法弟子不能等修到这个层次了,没有怕心了,才去证实法,所以很多大法弟子是在还没修到这一层次,还没完全去掉怕心的情况下去证实法的,这不等于他们做的事就不对,他们做的事对不对要以是否有利于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来衡量,而不能以他们有没有怕心来衡量。反过来讲,一个弟子就是没有怕心了,也不见得就是安全的,怕心只是一颗心,人还有许许多多的执著心,光去了怕心还远远不够。我们是要证实法,而不是证实自己没有怕心。

有的同修认为只要“心不动”,邪恶就动不了你,所以人也就不需要动。其实当你听到邪恶要迫害的消息或被恶警找上门来时“心不动”,那只是说明你没有了怕心,修炼人要去的执著心多着呢,单单因为你没有了怕心,邪恶就动不了你了吗?往往有些执著心自己都没有察觉,只是自我感觉良好。这时要还坚持“人不需要动”,就非常危险了。

长久以来,很多大法弟子对破除邪恶的监控不太重视,很多骨干学员在哪住,在哪上班全被恶警掌握。一部份正念很强的同修,有长期实修的坚实基础,通过“坚定的发正念”就可以破除邪恶的迫害。但对于其他的被重点监控的同修,仅仅靠发正念还是不够的。这从现在每天被抄家绑架的同修数量就可以看出,已经占到了被绑架总人数的三分之二以上。

前几天石家庄发生的集体绑架事件,事先已有同修预先给出警报,但只是让转移家里的资料和设备并发正念破除,最后有二十多名同修被绑架。我想当时如果能再提醒那些被重点监控、常被骚扰的同修,去亲戚朋友那隐蔽一段时间,或在都市村庄等地临时租间房暂住,那恶警来的时候扑个空,邪恶就不能得逞。也许转移会比较麻烦,但怎么也比现在关在看守所里强啊!怕麻烦的心就不应该去吗?可惜很多同修在这个问题上的法理还是有些不清,不肯用所谓的“人的方式”去反迫害,片面的理解“金刚不动”,都知道消息了还坐在家里“不动”,实际是从某种程度上配合了邪恶的绑架行动,造成自己被绑架。邪党就是要保奥运,怕大法弟子曝光它的恶行,所以在奥运前大肆绑架被监控的同修,过了奥运邪党就没这么猖狂了。

看着每天大量的同修被绑架,我很是痛心,希望同修都能明白法理,坚定正念,智慧的破除邪恶的迫害,长久平稳的做好“三件事”,最大限度的救度众生。

个人在一定层次所悟,有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