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师父让我当上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一九九七年七月偶然的机会,我在公园炼功点经一个阿姨得法;当时我对佛道神一点也不信,只感到人生渺茫,有好多事不得其解;冥冥中总想哪里有块纯净的天空多好。我用两天半的时间读了《转法轮》,不得其解的事都在大法书中,我的心真的好感动。从此后,我就按师父讲的“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时时严格要求自己,不断的升华,《转法轮》书中讲的许多我都体会到了,每一次守住心性,师父都在点化、鼓励,法理在我生命深处无法用语言表达美好的展现。

得法三个月后,我去上班,遇到了一个学其它功的同学,说电影院今晚有她们的亲传弟子带功气功讲授班,让我一定要跟她去,我说:我学法轮大法了,其它的什么也不学,我的师父说了,修炼一定要不二法门,不能乱修。她说你们那功不挣钱,我们要挣多少多少。我笑了笑说,我不要钱,修炼就是吃苦,搞你们的实体那不叫修。晚上炼静功时在天目中看到了师父无数个纯净的法身在我和同学说过话的上空显现,我知道师父在鼓励我守住了心性。

从那以后,我一周学一次《转法轮》,十年平均看了四百多回,再也放不下大法书了,怕哪一点做不到大法的要求。每次在病业中,我都在想,都得大法了死怕什么!我经常在病业中默默的背着经文《悟》、《真修弟子》,一次次的又从死回到了生,一块块业力渐渐消除,消去一块自己感到象十一二的小孩子全身轻而纯净。在伟大慈悲的师尊呵护中我走过了得法修炼、救度众生的十年路程。

一、去北京证实法遭迫害

当我全身心沐浴在大法佛光慈悲中,邪恶铺天盖地迫害大法,一时悟不到哭了一周,心想是不是政府错了。当同事朋友问我时,我说这么好的功法被破坏,多亏了我学的早,要不然我和你们一样被骗了。二零零零年十月,有人从北京回来说天安门广场上访的你们的法轮功弟子被警察打的满面的血,脸都肿了,那些人怎么不知道痛啊。我的心被震撼了,我想一定要上京为大法讨回公道,不能坐等。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向单位请了长假,直上北京,寒冷的北京,北风如刀,心只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广场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便衣警察到处都是,天安门广场到处都是大法弟子,一个接一个“还大法清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邪恶胆寒,唯恐众生看到,一会一伙便衣抬着同修摁到车上,一车车运走。我流着泪走在人群中,三个警察过来说:一看你们就是大法弟子,跟我们走,我和同修A不走,他们说你看到了吗:从外地调来女军队专门打你们这些上访的女大法弟子的,其中一个指着一慢慢行走绿色中巴车说,“那是首都巡逻,上面有机枪,只要上面下令你们就完了。”这是祖国的首都吗?简直是邪恶黑窝。我一点也没怕,只觉的太可笑了。

我和同修A被带到派出所,有个警察让我说地址姓名,我不说,他说那你骂你们的师父我让你走路,我说:我的师父让我们做好人,首都的警察让人骂人又不是文化大革命,他无言,最后叫来了他们的领导,四十多岁,凶猛的说:你说法轮功好不好,我说好!他气愤的说:好在哪?我说:让人做好人,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他说,好啊,群众有好身体是好事,可是你们都到北京来外国人怎么看?我看他真的好笑,最后一个电话他跑了;又来了一个警察,他暗示了三次让我走。我没走,我总想着同来的同修怎么办?最后他很生气的说你好笨。

回到县上,被惊的象开了锅似的,单位、家属、公安觉的不可思议,我一个先進工作者,一个优秀的技术人员怎么会有政治目地;都抱着这种心看我。一回来调用了好多干警提问从北京上访的大法弟子,他们感到很惊讶,说我是反革命,提问的问:“你跑北京做啥去了”,我说“上访,给法轮功讨回公道”;“那你先说你对法轮功的认识”;我平静的说:“法轮功是佛法、是正法,让人做好人,是人心向善、道德回升,电视上是蒙骗世人、栽赃陷害。”他把记录给我,让我签名,我一看没按我说的写,只写了几句。我说你把我刚才说的都写上吧。他说你想判刑吗?这话能写吗?我说能,我说:上访是公民的权利,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的;他说法律是共产党吓老百姓的,你以为是真的,你太傻了,我把你说的报上去给你定刑。

在一百天阴暗的劳教所里,邪恶之徒成天强制洗脑,念上面像恶云般的黑文件,录电视,让全县人观看。有一天叫了一帮人对上访回来的大法弟子录像,邪恶说,只能说坏不能说好,谁说法轮功好给谁判刑,我没理它们的指挥就走,后面跟了一帮恶警追上来用乞求的口气说:我们吃的人家那口饭,你配合一下吧?我说:枪架脖子上也不说。相机照时我转过身没录成,邪恶无奈的像蔫了似的。

师父说一个心不动制万动。每天和同修在劳教所背“论语”、“洪吟”、炼功。有一天政工室单独提问每个人,在狱还炼功吗?我炼呀;你觉的法轮功真的那么好吗?我说真的好;旁边一人看到那人记录上了,急切的说,不能这样写,咱们在这帮教,写上是不是对咱们不好?那人想了想说,你觉的好回家好好炼,不要再上访了。我只淡淡的笑了。

当地公安局长要到北京开会,里面几个警察告诫说:到北京要小心点,别把你也给抓去,你看咱们县这几个法轮功上去只说了几句话就关了,上面可黑了。

我们以平静的心态善意讲真相:我说我们是好人,为什么总当犯人关在狱中?政工科长说:我们知道你们是好人,现在法多的很就是给你们套不上,上面正在定,你们没偷没抢,都是好人我们知道,可是上面要求对你们法轮功人员要“看死、盯牢”,共产党厉害着呢,一九八九年大学生请愿一晚之间成了肉泥了,你们不要再上访了,再有一个法轮功上访的,咱们县的第一把手就得掉乌纱帽,那一天下令你们也就没命了。在这邪恶的黑窝里,我真正感到法律真的是邪党吓老百姓的工具。

二、用纯正的心态发放真相

从二零零零年邪恶迫害时,我和同修就发真相资料,开始真的有点怕心,但心中有师有法,我什么也不怕,楼梯、超市、村庄、场矿、都留下了我们救度众生的足迹;开始从同修手中要到资料自己到复印店复印,最后自己动手做,每一件都在慈悲师父的呵护下完成的,没有师父看护,我不会走到今天正法路上。

有一个离城三十多公里的村庄没有大法弟子,我一直惦记着那里的众生被毒害、需要救度,晚上六点多租了车拿了八十多份资料,到那正好天黑了,在路上总在想那里的众生一定会得度的,猛抬头看到我和车在晚霞中飘浮,这是哪里啊?是不是走错了?不,那是师父的法身在看护着我去讲真相救众生。村子里很黑,我一点也感不到怕,夏日的夜晚多数人都在场上碾麦子,只有几个人闲游,我用了一个小时发完了真相资料,回到家门口时已十点多,两个特务正在大门口,一个坐着一个站着,下车时我听到其中一个说来了来了,什么来了?是在等我吗?我第一念想:你是什么东西,你们不认识我的,一边发正念,一边从两个恶人身边走过,其中一个低下了头蹲着用木棒在地上画着什么。

邪恶迫害了八年,跟踪我的到目前已有五个,第一个被当面揭穿后在单位会上发牢骚不来了,第二个跟了一年半无趣的走了,再跟踪我,我照样做事,我说它看不见它就什么也看不到。二零零六年过年三十下午七点多,装了小册子护身符到超市去发,刚出来了超市就碰上一个我认识的恶人盯着我,我也没动念盯着他,最后他说你办年货吗?我说是啊。办好了吗?我平静的说正在办,你也办吗?他说好好办吧。我转身又从楼群内发完了资料回家了。

有一个资料讲的真好,全面,我发一正念,就这一张让他救无数众生吧,放到“二元店”,没过几天有个朋友打电话叫我,她说她的朋友开二元店得到了你们大法的资料,说的太好了这是信仰,她无法用语言表达,很感动,还不让她看,等她看后才能让她看,到时我一定让你看。见面后,因为我很早就给她讲了真相,每次见面从不同角度讲,她说最爱听我讲大法故事,这次我说你就拿给你的亲朋好友看吧,知道真相是福,得福报,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最后她让所有亲朋好友都看了。

有大型企业,那里的几千众生耐需要救度,二零零二年过年前,我用六尺红绸缎写上了金黄色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挂到了六个不同角度单元的楼道窗口外边,飘逸的红绸子醒目的字好看极了。晚上我梦见了此楼群的众生好多伸出头来惊醒的说‘法轮大法好’;是啊,多么珍贵的一念;第二次我拿三十份小贴子,先清除自身不好的思想念头和空间场不好的因素,和那里破坏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黑的烂鬼,再请师父加持,坐在车上发一正念:众生啊,我给你们送真相来了,让你们得度得救,小贴子是全世界退党大潮,用了一个半小时才粘贴完。

三、用智慧讲清真相

开始我真的讲的不太好,师父给了我们智慧,每一次真相后总结经验,对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思维方式讲,收到的效果比较好;我的婆婆不识字,自从我从狱中出来,她总用人的眼光待我、讽刺挖苦我。她喜欢看《西游记》,有天正看电视,讲唐僧在印度很受僧人尊敬,我说你能看懂吗?她说不识字看不来,我说:你知道吗,唐僧当年到印度受到欢迎只是一个国家,而我的师父现在在全世界八十个国家讲法,让人做好人,受到的欢迎就象唐僧当年在印度一样,江××给全国小姐发证,把政府搞成了流氓式的政府,所以现在人有各种不好的病菌,医院也看不好;她说原来这样啊,那江××就不是个好东西。在平时接触同事时讲真相揭露邪恶,非典期间同事说,我知道你不怕,我好怕啊。我说你们也不用怕,好人都不会怕的,知道法轮大法好就什么也不用怕的。她们说;我们现在就念。几个双手合十念起了“法轮大法好”。

在一次业务上填表时,上级主管业务的同事说:你现在越来越漂亮,看上去象菩萨,脸上总是有笑容,有什么秘诀吗?我就给她讲了大法让人做好人人心向善,会让人道德回升,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江××和邪恶共党如何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她听了感动的说:我知道法轮功的事,但不知为什么共产党要打压,经你一说把我的身心都净化了,你真的有菩萨般的心,讲的真好,以后要经常看我啊,多给我讲你们的事,我的亲戚到国外去游玩见到了外国人学的多,说共产党把你们学大法的人杀害了好多;作为中国人他们感到惭愧啊,人家外国人都能学为啥咱中国人害中国人呢?

我给她讲了邪恶活摘大法学员器官、无毫无人性的邪恶本质,劝她退出恶党,她很高兴让我帮她退,又一生命得救了,师父把有缘人推到我们面前,我知道还有好多众生再等大法弟子去讲真相得度。

四、整体提高

虽然我们居住偏僻,可师父从没落下我们这边的弟子,总有师父的经文、明慧周刊、各种不同的资料,但总是跟不上正法的進程,心里很着急,想自己做资料,有了这个愿望,师父点化一个流离失所的电脑技术精通的同修,教会了我上、下载、打印等做资料的技术;我请师父给我开智,让我尽快学会,同修每次指点后急忙走了,好多时遇上难以排除和没见过的技术问题,第一求师父,第二发正念,打印机不时又能工作了,真的超常,这都是师父在帮我。

用纯净的心态做资料,做出的才能救世人。开始在远房农村亲戚家,一个百年老土房子,无人居住、为了安全,恰巧是寒冷的冬天,为了不引起常人的注意,我没放亲戚生火烧土炕,硬是冻的眼泪直流,灌墨水时手冻的有点机械。实在冻的不行只好戴上口罩、手套;只要能多做救世人的资料,再冻,心也是甜的。越做越多,积压成了我头等大事,A同事只要经文和周刊,只少量要资料,B同事给多少都要,我很感动她在修炼路上长期和我配合默契,可她还要有时间学法呀,不能总让她不学法做大法的事,这样下去;做出来的资料不能及时救人怎么办呀?

师父在梦中点悟我:梦中我和一群农村模样的人坐在一个山上发正念,心中还有点瞧不起他们,当单手立掌时能量场很强。第二天外出办事时遇上了以前多年没见过面的农村同修,那是在一九九九年农历四月初八,也就是师父的生日那天,在公园开法会时有好多从农村来的同事,她认出我,只说了她住哪就急忙各分东西了。过后悟到梦中的事,第二天赶快请了半天假,一路问了三个小时才找到,但她不在家,从邻居处要了她的电话号码。经联系,了解到农村同事最需要的就是真相资料,谢谢师父及时点化,就叫她C同事吧,C同事和A同事结缘后,城区农村讲真相的事才跟上。

由于层次所限,叫了两年的同事还未能叫醒,还在怕心中小心的学法炼功,我很伤心,一直惦记着他们。有个叫醒的大法学员做的真好,她还怪我这几年你到那去了;她居住区域有几千人,她做的是每家都落不下,让她那的世人都知真相。她正念正行感人的事有好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