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又被绑架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四日】还记得6月25日傍晚,妈妈匆匆吃了几口饭就去上班了。20分钟后,妈妈突然打电话过来说她被派出所叫去了。我当时并没有心慌,只是冷静地想该怎么做。吃完晚饭我给大妈打了电话,并决定和大妈一起去派出所要回妈妈!正要出门,爸爸回来了,我告诉爸爸此事后接来了大妈,一起去了派出所。我们向值班员打听后:知道人在,但我们是见不着的。

我们还是自己去找了。在走道上穿梭,突然出现了一个凶神恶煞的男子,大妈笑脸相迎问他哪可以找到(妈妈)?他却用一副流氓德行说:“干什么?没有!没有!”我和大妈还想再找找,爸爸说:“找到了也没用,他们不会给我们看的”。我们只能等待明天的消息了。

回家后,我已精疲力竭,倒头便睡。“咚、咚、咚……”,我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以为是妈妈回来了!顾不得披上外衣就去开了门。可眼前却出现了四个陌生男子,我一下子意识到了,便问:“我妈妈呢?”他们没吱声,并且没经我许可就进了我家。这时爸爸也出来了,其中一个似乎认识我爸,他叫了我爸的名字,说:“你妈妈说资料都在这儿”。我赶紧进屋锁上我的房门。

他们又是像上次一样来抄家的。他们在外面翻腾,我在房间里听得一清二楚,爸爸说:“你们不用翻了,没有的!”可他们还是继续着所谓的“执法”!可不管怎么样,已经是半夜了,他们这样不是扰乱居民生活吗?更可恶的是,他们还抢走了我的电脑主机,用他们自己的法律来说就是侵犯公民的财产所有权。看看:这就是他们的歪理,“执政为民”!应该是“执政害民”吧!

第二天,妈妈还是没有回来,无奈之下,我打电话给亲人们。中午,我们去了派出所,当我们走进办公室,一位负责的说正要找我们,他带我们去另一办公室要我爸签字,我们想看上面写了什么内容,可他却遮遮掩掩的,说话也吞吞吐吐的。可大意的爸爸已经把名字签好了,正要写日期时,我其中一个亲人说:“你写什么日期呀,上面写什么内容都不给我们看的,签什么名呀,不要签!”其中一个亲人要拿来看,那恶警把纸按得牢牢的,那纸被撕破了。

没想到恶警对我亲人翻了脸,竟要动手去打了,还扯着嗓子、瞪着眼。接着又来了二三个,其中一个穿着便衣和拖鞋的,抓住我那亲人的手说“抓起来”。我把那亲人拉到一边,并挡在他前面。

无奈我们又来到公安局,他们为了自己的“面子”与所谓的“政绩”,利用着“奥运”,进行着这场对善良百姓的骚扰与迫害。在正常的社会里,这种“面子”正好是丑恶的表现,这种“政绩”只能是“罪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