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撰写揭露当地邪恶迫害文章过程中去人心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七日】看到师父发表对《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一文的评语后,随着当地邪恶迫害的不断发生,我便拿起笔开始写揭露当地邪恶迫害的文章。

刚开始写揭露当地邪恶迫害的文章时,一听同修说某某被邪恶绑架了,心态就不稳,好象自己被迫害似的,心被带动的竟一时半晌的也稳定不下来,而且着急忙慌的立马动笔上网曝光。及时曝光恶人的恶行这是对的,可是因为有心态不稳的人心,而没有用正念清理他们邪恶的空间场,促使他们停止迫害,站在法上以平稳的心态去曝光他们,使其得到震慑和救度。往往听同修一说就把信息曝光出去,结果常常出现情节上的出入或者是邪恶名字上的不准确(尤其是同音字的名字),发现后不得不再发补充更正来弥补,不能很好的达到震慑和救度的效果。这里不是说不相信同修提供的信息,而是作为撰写信息的我有这么一个责任: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一定要再亲自核实一下。这核实的过程中,正是实修自己的过程,在这过程中修去自己暴露的人心。这样才能更好的震慑邪恶,也是更大慈悲的救度他们。听到同修被绑架迫害,心态就不稳被带动的七上八下的,就会影响震慑当地邪恶的效果,就反映出应该修去的人心。所以以后对揭露当地邪恶的信息,个人认为有必要再核实的,我便亲自再核实,哪怕一个住址、一个门牌号都核实准确到位再发。

在写揭露当地邪恶迫害文章过程中,我时常暴露出怨恨的心,尤其是对揭露曝光过几次的又比较熟悉的警察,心里总认为真是不可救度了,那你就等着淘汰吧。所以好用常人的方式、常人的心理、常人的语言去写揭露他们迫害的文章,在用词上常常带有没去的邪党文化的因素的尖刻、过激、不善的词句。那时心想,似乎只有这样解渴、解恨、有劲、有力度,其实不然。揭露当地警察迫害的文章是为了救度世人和制止警察行恶,也是在救度警察。警察他也是我们救度的众生,现在回过头来一看,怨恨的人心是救度不了他们的,甚至有时是在加持他们不好的空间场,起了负面的作用。

随着学法和揭露迫害文章的深入,我这怨恨的人心得到了逐渐的清理,从而没了。现在我再提笔写每一篇揭露当地邪恶迫害文章时,我感到真是在用心在写,用大法弟子的威严和慈悲,在面对面的和他们讲真相,在抓紧救度他们,为他们生命的未来负责的写。那时,就好象在大法的威严下,让他们感到佛恩浩荡和他们的距离是那么的贴近,好象过去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写着写着泪水竟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尽管他们在迷中迫害我们大法弟子,这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我真的从心中不再恨他,而是从中能找到自己对他们救度的还是不够,劝善劝的念还不强,尤其是对他们家人讲真相往往都被忽视了而没做。现在我是尽量做到想办法接近他们,让他们真正的明白真相,从而启迪出善的本性,使他们看清时局、停止迫害、选择未来。

随着写揭露当地邪恶迫害文章多了,时间长了,有时也会出现不易察觉的“怕”的人心,特别是对邪恶内幕有些个人的细情,个人知道的多了,向当地民众不断的揭露、上网曝光,会不会引起他们怀疑到自己头上呢?所以有时借注意自身的安全,在收集整理曝光上,抓的就没有以前那么紧。在写文章中通过不断学法,察觉到之后,我不断的清除它,逐渐的从自己的微观物质中修去这个“怕”的心。我清楚的明白“怕”是人的观念。师父说:“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怕啥〉)。告诉我们应该怎么样在常人的环境中去证实法,包括以写揭露当地邪恶迫害文章的方式,那都是要修出神的念,神的状态,你真的有了神念,具有了神的状态,那还会怕吗?肯定不会的。

同时你再符合常人中修炼的环境,开辟和珍惜好这一环境,那么揭露当地邪恶迫害文章的证实法,那就更能如意的善用的去做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