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修炼的每一步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一日】今天在学法中读着读着,觉得对师父这段讲法,在认识上比以前清晰了很多。师父讲:“我最珍惜的是过程。生命的一切过程才是这个生命的整体。正法的整个过程是最珍贵的,这就是宇宙的一切,是最了不起的事情。”(《美国首都讲法》)

在我修炼的这条路上,经常发生很多神奇而又意想不到的故事,也有不尽人意做的事情。读完法之后,促使我想起了一件事。那是2006年4月29日晚(10点左右),县邪恶的国安大队、610、派出所等8人,以熟人的名义叫开家门,老伴一人在家。他们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进门就问“某某某哪里去了?”我老伴话未说完,恶警就动手非法搜查,衣服、被子、书柜等,大大小小的地方都不放过,包括孩子住的房间,搜了一个底朝天。柜底下隔层里的几本真相小册子都被翻出来了。其中一个手指着说:“这些东西哪里来的?”老伴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以前她身体有许多病,经常要钱吃药,炼功以后,身体好了,未吃一粒药,钱也不计较了。”另外一个人在抽屉里翻出了子女家的电话号码本,也拿去了。那一夜邪党人员非法搜查了3名大法弟子的家。

老伴来了以后,详细的说了一遍。当时我很气愤的说要曝光邪恶,可是没有行动,认同人的观念,认为传出去不好听、没面子。师父早就告诫我们“揭露恶警坏人,在社会上公布其人的恶行,此做法对于那些没有理性的恶人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同时也是在对当地讲清真相中引起民众对邪恶迫害最直接的揭露与认识,同时也是救度被谎言毒害欺骗的民众的一种好办法。”(《师父对学员文章评语》)我没有抓住时机,将邪恶的迫害揭露出来。当时我的正念被人念否定了,这事不了了之。可是邪恶的旧势力操纵着恶人加大力度来迫害,影响更大,造事更多。

2006年5月10日,县里恶党政法委、610、国安等一行六人,驱车100多公里,专程从县城赶往大女儿居住的城市,并找当地派出所和物管,向他们夸大事实说我是什么头,做了多少多少事,布置抓我的行动计划。5月11日,当地物管和着便衣的派出所人员一行4人,上门以查漏水为名,东瞄西看拉近乎,到各房查看。其中两人装着看水,另外一人发问:“你家有几口人,父母亲是不是一起住?”。女儿说:“孩子上学,爱人上班,父母亲住了一段时间已经走了。”她突然想起问道:“你们是来查漏水的,怎么问这些事情”“我是你女儿同学的爸爸,随便问问。”就这样灰溜溜的走了。而在楼底下另一帮人穿着便衣在那里等着。第二天又来了三人,女婿在家,门未开,他们隔着纱门说“我们是来看水的”,我女婿说,“你们昨天不是看了吗?”他们说有些事情要了解一下,“什么事情?”“你把门打开再说”。女婿说:“我不知道你是好人还是坏人,现在常有人打劫。”僵持了一下,他们一边走一边丢下一句话“你父母亲来了要到派出所办暂居证”。女婿从窗户看到10来个人从楼房周围向门卫那边走去。恶警未抓到人,叫嚣说“让我们抓住直接判刑”。

其实,我是10号晚上1点左右弟弟来电话说母亲病危,11号早上6点我们就乘车赶到弟弟那去了。邪恶人员是10号到本市,11号联系当地纠集一起抓人,阴差阳错我早上已走。我听到后,即出一念“不管你们怎么造事,你们说了不算,只有我师父说了算”。同修都说“这真是师父的保护,大法神奇的展现,安排的那么巧妙”,一想到这里,总觉得自己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

经历这两次中共邪党的邪恶迫害,家中的亲朋好友都觉得后怕。弟妹们说:“你是我们敬重的大姐,我们以你为榜样,现在好,(邪党)到处抓你。”他们知道邪党整人的邪恶手段和株连政策,有些亲人还在要害部门工作。随后是儿女们狂风暴雨般的怨恨不断的发泄,百般劝说,限制我们行动,但我理解他们的心情,心如止水,祥和的说:“其它的事可以听你们的意见,修炼这条路我是走定了的”。这么一说,他们就不再说什么了,烟消云散。

这件事已经过去两年了,每次想起都会体会到学法是第一重要的。师父讲:“法是基础,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致澳洲法会》)在修炼的过程中,由于对师父讲的法,不能清晰的认识,正念不强,滋养了旧势力操纵中共邪灵连环迫害,给当地讲清真相救度众生造成了障碍,给同修整体提高造成了压力,对亲朋好友认同大法造成了思想间隔。现在写出这一过程是我刻骨铭心的教训。

在修炼的这条路上,所走的每一步都需要时时对照大法的要求向内找向内修,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举一动,才能越做越好,越来越成熟。以后要抓紧一切时机讲清真相。最后感谢哪些默默无闻的做资料的同修,他们的辛苦付出,换来了整体的提高和升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