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正念的威力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九日】我是山东的一名老年女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二岁了。我没上过学,没有文化,我口述,找同修帮忙整理。

一九九七年,我积劳成疾,患了多种疾病。严重的有心脏病、肝硬化腹水、胆囊炎。想起那个时候的我,真的是浑身打颤,头皮发麻。不仅仅是全家人挣的钱全花在我的身上,更遭罪的是我的身体和我的精神。省内的几个大医院都去过,心血管医院、肝病医院都去过。很有名望的医师也曾建议我先花十几万元做心脏手术,而且不敢保证,很有可能死在手术台上。那时候,我觉的一点点希望都没有了,只有无奈的回家等死了。可家里人仍不死心,就去求来“附体”(修炼后才知道)之类的东西,却搞的我死去活来,真是走投无路。

九七年底,老伴在外边干活,听说炼法轮功能治好病,就帮我找到炼功点,我就开始修炼了。我那时唯一的愿望是治病,根本不懂修炼的内涵。

因为我不识字,只能坐在那儿听别人读书,就是这样,在我听法的第四天,我就开始消业了,又拉又吐的,即使这样,我也不觉难受,然后就浑身轻松,特别舒服。就这样不断的消业,不知不觉的病好了,没有了以往的疼痛和痛苦了,全家人都觉的很神奇,所以亲戚朋友有好多也因此走上了修炼大法的路。从那时起直到今天,我一粒药也没再吃过。

得法没几天,我们附近的几个同修就到我家里学法炼功了。得法三个多月,我就开了天目。那时我经常看到若干又高又大的神也在听法。大约半年的时间,我就能通读《转法轮》了。现在我学法也好,看交流资料也好,尽管看的慢,但已经能全部看懂了,这是我做梦也没想到的。真是奇迹啊!

二零零二年,村里有一同修被邪恶之徒迫害。听说邪恶之徒要抄家,我起了怕心,就想把大法书、大法资料藏起来。我拿着已经装好的包放到窗户上边,想让窗帘挡住,由于心态不稳,结果一只脚踩空,摔下来了,当时一只脚在床上,一只脚在床下,导致脚趾朝后,整个脚转了一百八十度。实际当时是从膝盖往下全部拧了劲。那天正好我过生日,孩子们都在家,一看这么严重,非要我上医院。我一边忍着剧痛站起来,一边说:“没事,没事,我是修大法的,这都是好事,我一会儿就能上厕所。”我坐在床上心想:唷,你还给我朝后了,给我转回来。我忍着疼痛一边想着嘟囔着,一边双手用力扭小腿,就这样我一下就把脚扭过来了,一切正常了。家里的人呆呆的看着,又一次让家人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转法轮》),只要听师父的话,就没有闯不过去的关。

二零零二年秋天,我骑自行车去离家七八里地的集市赶集,被摩托车正面撞上了,腿被撞的全成了黑色,膝盖被撞碎了。当时我心里想:没事,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保护。我打发走骑摩托的人后,我就去集市了。回家后,下午我又把场院里的一垛豆子打出来,拿回家。晚上打坐坚持了九十分钟,疼得我浑身是汗,我的腿又肿又疼,过了四、五个月,有一天我打坐静下来时,我看见师父给我下针,师父第一次拿的是一个紫色的盒子,整个膝盖上密密麻麻的全是针;第二次师父拿的是银白色的盒子。下针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的腿就恢复了正常。在整个过程中,我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做家务从来没有耽搁。我心中一直有着坚定的一念:坚信师父,师父无所不能。

我经常看到另外空间的东西。有时走在大街上,看到的全是花,五颜六色的,漂亮极了。零一年七月,我好长时间接触不上同修,看到那么多的人被邪恶的谎言所蒙骗,心里很焦急。我就用筷子缠上棉花,蘸上墨汁,照着《转法轮》上的字,费了好大劲才写成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晚上我把自己写的真相贴在电线杆上。第二天我去看时,就看到每个贴真相的电线杆上有一个金黄色的太阳,闪闪放光,特别漂亮。我心里想:师父在鼓励我呢。我经常这样自己写,自己贴。我有一次发正念,恰逢老伴干活收工回家,他就骂我。我知道他是被邪恶操纵了,我不动心,照常坐着发正念。这时我看见自己嗖嗖的往上上了三层。上第一层时,我就看见一个又高又大的看不着模样的穿一身黑衣服的人站在台阶上挡着我,只看见两条腿,我发正念清理它,它不走,我求师父加持我,我一个巴掌把它摔下去了,我就上去了。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二零零八年三月,我村村头公交车终点站有两辆警车、四五个警察在蹲坑,说是为了奥运的稳定,我发正念的时候,天目看见每个警察的身后都有黑狗,我就把那些黑狗打死了。第二天,蹲坑的警察、警车就不见了。

我是个家庭妇女,要带孩子,做饭,出不了远门,我就带着孙子在自己村里、周围村,面对面的讲真相、劝三退救人。我说出这些,就是想提醒同修:我们大法弟子就应该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强大正念。抓紧不多的时间救度众生,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吧。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