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救我出苦海,身体康复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八日】我2003年端午节得法,是四川农村大法弟子。从小家境贫寒,没钱读书,一字不识。在家里给父母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农活。十岁那年得了黄肿病,全身皮肤泛黄,发肿,到中年更是得了更年期综合症,心脏病,更是雪上加霜。一年四季我都离不开棉衣,又出虚汗,十分钟左右就得更换一次内衣,后来我就在脖子上围一块毛巾,在背心上围一块布,湿了再拿出来晾干再用。

镇上的邻居看我夏天都穿上棉衣,都叫我疯子。我不能沾冷水,严重时冷热水都不能沾,全身肿得发黑,身体僵硬,四肢不能弯曲,洗漱吃饭都要家里人帮忙,真是苦不堪言,生不如死。家里人看我这样都暗自为我担忧流泪,他们给我找了一个土医生,说要服近两百元的药才能治好我的病,没有钱,可又想治病,不管行与不行都想试一试,就叫老伴把我从床上扶起来,下地走了几步还行就慢步出去借钱。可是找谁借呢,平时再难我都会克服不向别人借钱,这次没法了。到镇上转了一圈,无意中来到宋姨(大法弟子)店门口,我一下就说了出来“宋姨你借200块钱给我怕不怕?”宋姨爽快的说“不怕,没事!”就把钱借给我了。就这样我把钱拿去取了药回去吃,吃了几天也不见好转。一天我又出去转街,本来想走那边的,结果不知怎么的,又走到宋姨门口来了。说了几句话我想回家的,刚走不远,宋姨就叫住我招呼我过去有话给我说。我回到她店里,宋姨笑眯眯的对我说,你想不想炼法轮功?我说我不识字,她说我有磁带,你可以听,但是政府不准炼,你害不害怕?我说死都不怕了还怕啥呀!于是宋姨笑眯眯的郑重的把师父的讲法录音带给了我。

我回家如饥似渴的听,感觉很舒服,第二天我想炼功,就去找宋姨,半路上感觉上半身不那么僵硬了。来到店里宋姨就开始给我讲炼功的要领,说话间我的手指也能弯曲了,后来宋姨又把店门关起来教我动作。回家后儿媳妇给我提了一桶热水洗了一个澡,很久没洗澡了,感觉真的非常舒服。

我觉得太神奇了,没想到我还能遇上如此神奇的法与师父,多年来我一直在病魔的痛苦中挣扎,向往着有神佛降临救我。我也一直在苦心的追寻着,今天我意识到这就是我等待已久的,渴望要找的师父。我激动万分,泪如泉涌,下定决心要跟随师父好好修炼。就这样我天天都在家里听法炼功,刚一炼功师父就帮我清理身体。我拉出黑色块状像皮带一样捣不烂的东西,其实在没炼功之前师父就已经开始管我了,只是不懂罢了。在我病魔缠身最严重,最痛苦的时候还经常做好梦呢,现在才知道是怎么回事,感谢师父给我的第二次生命。

现在我一身轻松,一切正常,心想我该为大法做点什么?宋姨说,你炼功三年了,也该走出来证实法了。我该怎么做,师父就会点化我。我想卖麻糖,可以轮番的去各个乡场赶集,适合讲真相,刚在想要怎么卖就听到有一个声音说“七块钱两斤”。我就卖三块五一斤,常人卖四块钱一斤,就这样开始以卖小吃的方式,到处去证实法,救度众生。讲真相时我会首先讲我的经历,讲大法的美好,江氏集团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受国际组织的追查,以及“藏字石”警示人退出邪党相关组织。多数人都能接受,再给护身符,现在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大法的。都说吃了我的麻糖好,又实惠,都等着买我的麻糖,甚至等着问我要“护身符”。我还把邻居叫到家里来听师父讲法,他们都说讲的真的很好啊。

现在我的儿媳看到我的变化也开始炼功,学法。周刊资料她念我听,她身体也好转,老伴也听法,但不炼功,他也受了益,身体很好,全家人都受益无穷。我要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苦心救度,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

层次有限,以上是我现阶段所悟,请人代笔,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