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石点头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讲真相劝“三退”,有人三言两语就退了,有人觉得不“三退”,心里很难受;我的老朋友老胡头,头脑却象石头一样顽固不化,几个月来劝他退出邪党,他总是呵呵一乐:“退那干啥?”让他退邪党很难,我几乎失去劝他“三退”的信心了。

“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师父的这句话增添了我救度众生的信心:我定叫你这顽石点头不可!

老胡头出国探亲多年回国,我就其虚弱的身体状况,向他讲了明慧网上刊登的重患者们诚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三退,从而无病一身轻的故事,他听后一乐:“法轮功好是好,这退党干啥?”他摇摇头。

我当时有些气馁:噢,我讲了近一小时,换来你这一顿摇头就拉倒啦?让他退邪党真难,算了吧!后来一想,不对,这是我的急躁心出来了,我修炼能走过来十多年,是师父慈爱的牵着我的手,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使我成为了大法弟子。今天师父让我们救度众生,我怎能知难而退呢?!我静思:我要在常人这个最复杂的环境中修炼,救度众生就是修炼过程,在这修炼过程中,我遇到“刺头”,或叫“榆木疙瘩”也好,或叫“顽石”也好,这是去我执著心,提高我心性的好机会,何乐不为。老胡头今个儿不点头,定有原因。

我静静的分析:也许这老胡头爱面子的性格在作怪,也许他舍不得这几十年的邪党龄“光环”……老胡头自命不凡,自得其乐的画面在我眼前闪了闪。

没几天,老胡头来对我讲:“你们的人咋反奥运圣火在外国传递呢?你们没有爱国心!”我知他中了邪党的谎言与谣传的圈套,他把恶党煽动、挑拨一些无知的愤青及恶人攻击、殴打当地的百姓,当作了爱国行为。我纠正了老胡头的错误观念:中共恶党江大魔头指挥其爪牙在国内打压法轮功近九年了,它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获暴利中饱私囊,它把刮皮来的百姓血汗钱提供给国外的吸毒者、流氓、妓女、地痞、恶棍们来反中华文化,来反中国人,来反法轮功……中共恶党江××贪赃咱百姓二百亿血汗钱,并转到其国外银行私人帐户上,它想留后路。我旁征博引、据理力争,老胡头听的目瞪口呆,老半天才缓过神来问:真的吗?我说,这个杀人恶党罪恶滔天,天要灭中共,这要成为事实,其实中共不代表中国,它是外来幽灵,你退了这邪党,不要与它为伍,我给你起个化名叫:万福,抹掉兽印得福报!老胡头笑了笑并说:我有一福就够了,要万福干嘛?!说着摇了摇头,起身就走了。

我想,他的“一福”指的是什么?想了老半天,分析是:他爱子如命。我马上与老胡头的亲属那儿了解得知,有亲属已为其在国外几个孩子办了“三退”手续。同修的配合,使老胡头点头退邪党的时日不远了。

过些天,老胡头见我,他又先开腔了:这江××是个大流氓、黑社会总头子,很不地道!中共(邪党)就要坏在他手里了!我一听,心想:噢,我没白说真相,你还真调查一番了,好,就怕你不提问题,我劝你“三退”有门了!旋即,我翘起大拇指夸道:真有眼力,一针见血!随后,我就《九评共产党》揭露邪党丑恶史向他娓娓道来,老胡头听了眼睛一亮,骂起邪党来:“中共不是个好东西,我寄希望它这会儿能反腐运动能重振旗鼓,看来它没戏了!我知你对我好,我回家再考虑考虑这(‘三退’)事”。

昨天晚上,雷电交加,大雨倾盆,我突然接到老胡头的电话:“我侄子胃肿瘤很严重,他很危险,求你马上来一趟,帮忙诊治诊治!”我说:“他至今仍顽固的反法轮功,还是让他上医院去吧!”我知他爱子如命,就用激将法激了他一句。

今天上午,老胡头又来电话:“昨晚上,我好一顿劝,我侄子同意退团了!”

我马上赶到老胡头的家,第一句就问:“你让我‘诊治诊治’你的侄子,行,但要给其创造良好的环境呀,好吧,我给你起某某退了党吧,这化名对你子辈们都有福气的!”见老胡头点头说:“退了吧!”我高兴的调侃他一句:“你连自己的(邪)党都没退,咋劝人家退了呢?真是怪事一桩!”他呵呵乐了起来。

我们一行几个人到了老胡头的侄子家,他侄子听了我介绍明慧网上重患者们诚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后,无病一身轻的故事后,他僵硬的脖梗松快的点了点头,退了邪团。

不一会儿,人们都心神安静的溶在了二零零八年神韵晚会的光碟节目中,老胡头还不时的点头赞道:“真漂亮,真精彩!头一次见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