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我在害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六日】我原本就对现代这种变了味儿的体育没兴趣,更无心思去理会这场什么北京奥运。总之,在这点上,我好象没什么执著心。

但是,邪党在这场奥运上是赌了血本的。尤其是临近奥运的前一、两个月,检查这个,防范那个;人人写这个保证书,签那个责任状。如临大敌般把空气制造的越来越紧张,折腾的让人大气都不敢喘。

我平时时常给身边一些常人朋友真相资料。考虑到当下这个“气候”,我倒没什么,怕他们害怕就暂停了。没想到时间不长,一位朋友见面跟我说:“哎,再给我弄点盘(指真相资料),那玩意儿不赖,别人都从我那儿拿光了。”

另一位朋友主动打电话跟我说:“老兄,把你那玩意儿(指真相资料)赶紧给我拿点,看不见心里没着没落的实在难受。”见面后,他跟我说:“我已经公开退党了。单位好几个头儿找我谈话,我都给他们顶回去了。我不怕他们,反正我已经半年多没交党费了。按照党章就算是退了,彻底跟他们一刀两断了。”(注:此前他已经在网上声明退党退团退队。)

回到家,未修炼的妻子跟我说,我也给你劝退了一个,你给她发网上吧……

弄了半天,绕一圈回来,周边的常人倒没害怕,原来是我在害怕。是自己在用常人心看待“奥运”,不自觉的顺从了旧势力的安排。平时自以为按着师父的要求做着“三件事”还不错,遇事到关键时刻自己那颗隐藏很深的先保护自己的私心就暴露出来了。真是不对照不知道,一对照还真吓出一身冷汗来。

就在今天写这篇稿的半夜,睡觉入梦时,梦见一望无际的陆地慢慢的被淹没成了水乡泽国,成群的人们在水中痛苦的挣扎着,我划着小船在慌乱的救他们……现在想起来仍鼻子发酸。同修们啊,我们现在在这千金难买的正法最后时刻,还不抓紧救人,如果这一幕若真的即刻变成现实,我们可去哪儿讨那后悔药啊!师父给我们安排了最好的一切。我们自己不抓住机遇做好,那能怪谁呢?我们惟有精進,抓紧救度众生,才能不愧对我们给师父立下的史前大愿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