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法救度众生就是自救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通过学法,我知道了救度众生的紧迫,应该讲三退救众生。可真要讲时人心就上来了,我不会讲呀,怎么开头呢?路人行走匆匆,也不能硬拉他讲啊!如果讲,他说三道四怎么办?如果他抓住举报怎么办?不想不讲还真不怕,越想越难越怕。哎,做点安全的吧,我总算“三件事”也做了,将就到结束得了,总比受迫害掉下去强。千说万说,世人怎么样,众生怎么样,对我无关紧要,我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其实我也知道这样下去不对劲,得突破,怎么突破?师尊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后来我在正常学法外,利用一切时间把师尊各地讲法和经文系统的反复的学,每篇法都讲到救度众生的紧迫。“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须做好 “三件事”。世上每个人都对应庞大天体无量众生,救一个人就是救了一个天体、宇宙、无量众生。在救度众生的同时,就是归正自身变异,也是修自己,也是救度自身对应天体体系无量无计众生,讲真相劝三退、实修过程就是从人中“真正”走出来的过程,从坏灭最后的险境中“脱胎”出来的过程,也是同化法自救的必经之路,最捷径之路。也是从旧宇宙为“私”为“我”变异生命转变成为无“私”无“我”完全为“他”的新宇宙生命的必经之路。通过学好法心性升华了,我马上突破束缚走上街头讲三退,可真正面对生人时还不是太坦然。我就一边讲一边回家对照法,同时找经常讲三退的同修在法上交流,找出“怕”的根源,彻底清除“怕”根才能救度更多众生。下面就把悟到的写出来和同修共同交流。

一、“怕”为啥老也去不净?谁叫我“怕”?“怕”的背后到底是谁?
二、怎么做才能走出“怕”?修净“怕”?
三、“怕”的最后结局是什么?
四、走出“怕”的结局是什么?

问:说其它的滔滔不绝,为什么讲三退时没话了?
答:见生人张不开口呀!不知道咋说呀!有时说了人家不听呀!

问:是真不会说,还是不敢说?
答:真不敢说。“怕”人家说反党,“怕”人家说参加政治。

问:讲真相劝三退是反党,这是谁规定的?
答:是邪党规定的。是邪党镇压民众依据、借口。是邪党杀害中国人的专词、工具。是邪党硬灌输到每个中国人思想中的。

问:邪党是谁安排的?承认的?
答:是旧势力安排的。

问:旧势力安排邪党是干什么用的?
答:反天、反地、反宇宙、反佛、道、神用的。用邪党的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的邪党文化毁掉五千年神传文化。以无神论为基础破除一切信仰。它教人和天斗、和地斗、和人斗、和神斗。把中国人变成“十恶”不赦,把中国人变成鬼,旧势力有借口最终毁掉、淘汰人类用的。

问:咱们刚才切磋的是表面的“怕”,你说邪党不光是形式,它背后还有东西,是什么东西?
答:是邪灵、红色恶兽,它造出的文化背后都是他的毒素。它的文化、字的背后就是这个恶兽、灵体。它知道你讲三退时法就消它,它就干扰你,它往你大脑上反映出各种各样的“怕”,你却把它的反映当成你自己的思维了。你的大脑、思想被它掌控了、利用了,是它“怕”。是真“我”被它掩盖了、代替了。说白了,就是你找不着自己了。

问:这一曝光,“怕”还真去掉了许多。“怕”还有其它因素吗?
答:有。

问:还有哪些?
答:还有五种。
一、这一期生命是旧法在坏、灭时期产生的生命,本质都变异了,为私为我。
二、在层层下走中,层层积攒的不好因素加上在低层空间生生世世造的业力阻碍。
三、在人类反理中,大染缸的污染,形成的各种各样的变异观念、各种各样的思想业力。
四、外星文化造成的变异。变异人的观念、变异人的思想、灵魂,形成了“假我”。
五、旧势力按坏、灭的旧理给每个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路,每个大法弟子身边都安排了无数黑手、烂鬼钻空子造成的。这些变异生命都存在你空间场中,它们知道你讲三退时,法就消除它,它们就合起来干扰你,它们往你大脑上反映出各种各样一连串的“怕”,反映出各种各样的危险,你却把它们的反映当成自己的思想了。这时的思想、身体完全被它掌控了、利用了。如按它的做毁了众生,也毁了自己。

问:怎么清除这些毒根,走出“怕”?

答:前面交流已经明确这些变异生命都不是自己,是各种因素构成的“假我”。我们绝对不按它的思路走就一定能清除它。还有最根本一条就是:“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论语》“观念转 败物灭。”《洪吟》〈新生〉从个人修炼的基点上百分之百转变成为正法修炼的基点上,邪恶瞬间即灭。正法修炼的基点就是做好三件事。在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救众生的实修过程就是彻底清除这些毒根的过程。打个比方:你把去北京的地图背会了,可人没出屋,你永远也去不了北京。我知道去北京的大方向了,马上就去走,走中再对照地图,对照地图再去走,一定很快到达北京。

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基点:助师正法、证实大法、兑现誓约、救度众生。师尊告诉我们三退是从旧势力手中往出抢人。我们马上去讲,讲完回家再对照法找出不足、差距,找出隐藏的人心,去掉它。人心去掉了,这部份就同化法了,众生得救了。再去讲,回家再对照法找心,这样通过实修在法中证悟了自己的一套救人的方法,心性在法中在实修中真正升华了,另外空间神体变化了,众生得救了。一举多得。

师父根据你心性升华的位置给你救人需要的神通法力。这就是我们在宇宙无边大法中证悟了自己的一套法理――将来的果位。说白了,师尊给予我们最伟大的一切,就看我们要不要。想要就必须去救人。

我们讲三退的经验最简单:信师、信法。我们每个人也都谈:信师、信法、救众生。但信不是在嘴上。必须是本质上、观念上的改变。实修在行为上做到才是真信。师尊说:“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芝加哥市法会讲法》)。我们就定住这一念: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儿。马上走上街头面对众生讲三退,在救人中去人心、去“怕”心,回家再对照法找人心。找“怕”心,再面对众生讲三退,最后体验到:救众生的过程就是归正自己的过程,救众生的过程就是自救的过程。就是全面解体、消除一切变异和外来干扰的过程,也是从人中“真正”走出来的过程。

如果我们怕这怕那,天天也在学,也炼、也背法,却猫在屋里不去救人,那“本质”就是在“人”这,在“私”这。是上了旧势力和邪党的圈套。

同修们想一想:宇宙都不行了,一切众生都不行了,我们和世人不都是宇宙中的一员吗?大法把人类留到今天,是法给每一个众生一次从新摆放自己的机会,我们不要走近了大法,要真正走進大法。今天的世人都被毒害了,危在旦夕,他们唯一的选择,唯一生存的希望就在我们一句话上,他们的生命就在我们的手心攥着一样。其实我们每个修炼人都清楚是师尊在正法在救度所有众生。是师尊首先把我们从地狱中捞起来,替我们还了无数的业债,消去了无数业力,把大法传给我们,把当王、主的一切能力传给我们,把救度众生的一切法力全部传给我们,就是为了正法的今天,通过我们的口把福音转告给受毒害的迷中众生,告诉他们生生世世等待的大法来了,救度他们的大法来了,是大法在救他们,我们只不过给被毒害迷中众生捎个口信一样,点醒他们。就如世人掉水里危在旦夕的一瞬间,救人的法船来了,我们喊他们上船得救一样。上来不上来那是他们的选择,不是我们硬逼他们上来,难道我们连个口信都不敢捎给危在旦夕的迷中众生吗?大法弟子早被师尊救在法船上,还需再想如何更好的保全自己吗?置众生生死于不顾,这是外来思想,不是真正的自己呀!口信捎到了,众生得救了,师尊把功劳算在我们身上,这人算我们救的。在我们捎口信的那一瞬间,是我们选择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师尊在救世人的同时把我们还没同化完的变异物质拿掉一部份,其实师尊救世人也同时救我们。最真实说:我们救众生的同时就是在救自己。

如果我们连口信都不敢捎,等于眼看世人掉水中见死不救一样,等于瞪着眼睛看着世人、众生被毁掉一样。如果真这样下去一直不敢讲,“怕”人家说反党,是把自己的位置摆在应该救度的世人以下,摆在邪党以下,那是不是不自觉的听它的了,把自己交给它管了,不自觉的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是不是符合了旧势力淘汰世人与不合格的学员的邪恶安排。也就是说:不管谁安排的、谁操纵的、谁干扰的,必须大法弟子救度的世人没去救度,这就等于我们毁的,其它都是借口。只有从人中“真正”走出来,才能救众生也是真正自救的唯一出路。其实所有不好的思想和“怕”心是各种各样败坏变异的生命综合思维在你大脑上的反映,旧的一切一切败坏生命在你空间场中作垂死挣扎的反映,因为这些在我们救度众生同化大法过程中必须新陈代谢掉的。有干扰、没干扰也得去掉的,不去掉等于自毁一部份宇宙众生,去掉这些才是新的生命。

问:还有同修说师父有的是能力,为啥非叫我们做这么难的事,把邪恶全灭掉,把我们都拿上去多好?

答:你没同化法这部份身体和思想是由各种变异生命汇合成的综合产物,真给你拿到那么微观世界去,不等到那就解体化掉了,那不是救你,那是真毁你。做好“三件事”就是师尊从地狱捞起的生命转变成为天国世界王、主的自新、自救的过程。如果做不好,又回到哪去?那是可怕的!

问:走不出“怕”最后结局什么样?

答:走不出“怕”就是人,人就是生老病死。其实怕本身就在承受迫害。同修在交流中写过他另外十个空间众生被毁掉的惨景,而每一个空间中都有一个没同化的他和众生被淘汰的惨烈,这些足以警醒我们每一个没走出来的同修。修炼人走不出“怕”,他那没同化部份就是为“私”的。也就是说表面上在修炼,本质上还是固守着旧生命的一切变异,本质不变等于没修。“修”就是修去为“私”为我的一切心一切不好思想一切旧物质。本质、观念不改变就没走出旧的一切,就没走出最后劫难。也如同修所说:“私”就是所有生命的终结与劫数,就包括那旧势力,一个生命自身的“私”就可以解体他自己,无须神的惩戒。走出了“怕”就是走出了“私”,做好“三件事”就走出了旧宇宙一切因素的束缚。走進了大法,一切为他,走入永恒新宇宙。

走不出“怕”从根本讲也做不好“三件事”。自身变异归正不了,还将毁掉自身对应天体无量众生,这部份众生也是你身体一部份,等于自毁一部份。走不出“怕”也不能去救众生,有很多跟自己有缘份众生不去救度,如果毁了,等于修炼人把他们毁了。走不出“怕”根本也修不成,我们没有世界,我们的亲朋好友和我们有缘人也无归宿,也属于我们毁的。历史渊怨无法善解,将生生世世偿还也还不完,毁誓约毁众生,后果不堪想。师尊说过不落下一个弟子。师尊还在等我们。快走出来吧!抢回一个世人少一分遗憾。

问:走出“怕”结局是什么样?

答:“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看遍师尊所有讲法,也没有看到救度众生会被迫害的法。这就证明走正师尊安排的路没有迫害。我们的修炼道路是由师尊安排的。与旧势力及邪党没有任何关系。走正师尊安排的路,就必须做好“三件事”。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自然就走出了“怕”。也就是走出了“私”“我”,走出了旧的一切束缚,走出了大劫,走進了大法,同化了大法。成为无“私”无“我”完全为他的新宇宙的保卫者、护法神。就是神在世上助师正法,助师救度众生,也一定越来越坦然面对众生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下到世间的不同天国王、主及其对应天体无量众生,兑现了自己史前立下的誓约。最后成为主掌各自天地的主、王,自身对应天体众生全部得救。我们的亲朋好友一切恩怨、渊怨,和讲真相救下的众生都将被师尊安排到我们世界当众生、了解了善缘、恶缘,普天同庆。

师尊已把宇宙一切天机、迷全部破解开了。人间一台戏,正反角色俱全。“佛恩浩荡”,大法把人类留到今天,给所有众生包括修炼人一次最后选择的机会,我们史前就选择了助师正法,这条路是最正的。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一定走正、走好、走到法正人间。通过交流同修在法上升华了,多数走出来了,同修有骑自行车下农村讲三退的,路上讲三退,到各乡镇集市上讲三退,到大街上讲三退,到闹市讲三退。开商店的在商店讲三退,下农村做买卖的同时讲三退,无数众生明真相三退得救了。也有明真相后走入修炼,同修都在努力的做,但现在三退人数还是有限,按师尊要求的还是差的很远,我们下决心继续努力,多抢一个是一个,一直做到法正人间,不给自己留下遗憾,不给众生留下遗憾。同修们快快走出来吧!每人一天退一个,一亿大法弟子那将有多少众生得救啊!师尊给我们三道作业题,那就是“三件事”,我们一定要做全做好,一直做到法正人间,向慈悲伟大为众生操尽了心的伟大师尊交上合格的答卷。

建议:不管城市、农村,夏天树荫下,公园里到处都是人,一开始先给老年人小学生和進城的农民讲,讲明一个老人也是救了一个天体,老人小孩不会抓着我们的。只要心在法上在救人上,保你成功。做过一段你会体验到:是 大法在救众生,我们只不过按照法的要求去实践,在救众生的同时是“真正”自救。

农民出身,语言粗俗,没有指责之意,只想共同跟上正法進程,只想每一个大法弟子在救度众生的同时救下自己,共同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