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邪恶魔难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七日】前些日子妻子同修一看到有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道就泪水涟涟,思想中总是不理解。多次哽咽着对我说:“他们也太惨了,难道他们的命运就该如此吗?师父为什么不讲这方面的法呢?……”我没有再象以往那样的安慰她,这次我冷静的从自身的经历和对法的理解,针对她的疑惑谈了认识。

我说:“我修的不好,对师对法做不到坚信,所以这些年来走了许多的弯路,让了解我的亲朋同事对我很不理解,所以我给他们讲真相时困难也很大。但是你这个疑惑我却有和你不一样的看法。”她表示想听听。

我说:“这些年来,我在邪恶的劳教所被迫害了近四年的时间,其间所经历的是没在里面的同修永远也想不到的。但是,这些年来我与这些被迫害的同修交流的时候却发现我们身上一些共同的不足,而且在有意无意中加强着这些方面。”妻子问哪方面。

我说:“第一,学人不学法。由于平时不注重学法,修自己不足,所以遭到迫害。到里面之后更没有了学法的环境,怎么办?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效仿。看到一些人在反迫害中的“壮举”,就一味的跟着做。记得一次全所的强制转化中,同修被分批的隔离转化。这种情况下每个人都在思索。有的找到所领导,有的大队集体绝食……。有个大队的7名学员在一个同修的带领下,用了不符合法的自残的方式,这样惨烈的行动一下子把邪恶镇住了,强制转化结束了。虽然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是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后果。很多人后来对我说对大法有了非常不好的印象。看来他们对‘放下生死’理解偏了。当时我也难辨对错,毕竟全所的强制转化结束了。可是不知怎的思想中对这个激進的行为有些崇拜,也许就是这个学人不学法走捷径的想法造成了我日后走弯路的结果。

“第二,遇到问题不向内找。在走夜路的时候,有一盏灯在前面可能会有很多人跟着走,但这时人们的想法是想早日摆脱黑暗还是稳健的守住自己的心性,却不去深究。我看到很多人(也包括我)在很多时候总是抱着问问别人后或者看看环境后再说,而不是真正的遇到问题向内找、用法来衡量。直到有一天,我私下对别人说,我最大的困惑就是有问题不知怎么从法中获得力量和答案。也许那时这个问题是困扰我们同修的共同问题吧!这样做的后果是很多精進同修被加重迫害或转所,榜样没了看你们还怎么办?这样做的后果是情况越来越复杂,只修表面不会修心性导致了每遇到问题都采取以前成功的办法,这样造就了‘解决问题专家’和常人式的‘英雄’,可是心性怎么样,冷静的时候自己心中有数。

“第三,一味的追求放下生死。不管任何时候任何问题都是针对你的生死来的,只要放下生死就能过关。就这句话,慢慢的变成了不容置疑的真理,不必用法来衡量了,实在不行把命给他们就行了。一个人说,两个人说,最后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说了,而此时师父告诉的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解体邪恶的嘱托完全想不起来了。于是在劳教所里被迫害的大法弟子们,已经被邪恶一步一步在迫害中引领着他们在反迫害中主动的把生命交给了邪恶。我要说我们今天大法弟子修炼的目地绝不单只是放下生死、不是把命交给旧势力,而是真正溶于法中,完全放下自我救度众生。此时我们修炼的目地和境界已绝不是旧势力所能操控和想象的。

“第四,证实自己。有些很不错的同修他们平时的言行总是强调自己的想法,有意无意的在交流中过多的引用师父的话为自己的想法证明。而他们平时在针锋相对的反迫害中也确实做的轰轰烈烈和正气凛然,所以我们也在暗暗的模仿。当然初期的目地并不是想把他们当成师父,而是想少一些被迫害。这样在他们无意的言行和我们有意的效仿就促成了在特殊的情况下大家追求轰轰烈烈和证实自己的心,环境的促成又造成了以后同修们正念正行的障碍,真的是不该呀!我就曾经错误的引领了一些相信我的同修学人不学法,还传授经验,以致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现在想起来还深感自责。不让这方面的覆辙重蹈,唯一的办法就是多学法,多学法,多学法,用法来衡量自己,真正的成熟起来。

“第五,法理不清,根基较差。不承认根基也是不行的,有时和法学的好的大法弟子交流时,深感自己的思想复杂而法理不清,甚至和许多后得法的大法弟子相比都自愧不如。就象我的妻子(同修),只修了不到一个月,遇到问题过不去关时都能求师父,而我却不能。相比很多在劳教所被加重迫害的同修们也有很多是抱着人的观念不放的,谈起信师信法来也有时是不知所云,这怎么行呢?后来读到师父的讲法关于根基和得法的三种人和这方面的问题时,用吃苦、修心、悟性、善心等等来对照自己时,感到自己很差。在劳教所那样邪恶的黑窝里,为求安逸而不能四个整点发正念的,而和刑事犯拉关系的,说话言不由衷的,积极表现自己的,有的甚至把恶警的言行当作自己是否做好的标准……,这样的根基和悟性怎能期望在被迫害过程中生出奇迹?而在二零零一年左右,有很多同修都不知何为“正法”怎样“正法”,就在其他同修的劝说下(而不是发自本心的)来到北京。甚至有同修说,“精進要旨”反过来读就是“只要進京”,这都是什么呢?现在想想都可笑,可当时就是那样的心性,你说这样的人带着这样的心進京后是不是很危险呢?

“当然我不是说被关進地下集中营的同修都是这样的心性和根基以及对法的悟性,但由此及彼,我能感到他们的心理压力。每天要面临着生死,随时会失去生命的情况下,没有强大的法的充实,没有强大的正念,在漫长的时间里,在那样的环境里,在旧势力的干扰下,怎么办?想破除真的很难。但绝不是不能,不是有的同修在劳教所修出神迹吗?”

说到这,妻子眼中的泪少了,困惑打消了。转而生出的坚毅之心对我说:“想不到你这几年的被迫害也使你有点收获。那我们就好好修,而且用修出的正念反制邪恶,做到师父的要求。”我说:“那就让我们共同促進吧。”

我想也许有些同修会和我妻子有相同的想法,但我要说知人知面不知心,你不能只看其他同修说的是什么,更要用法去衡量才能明辨真伪,神在看着这一切。我们把时间浪费在疑惑中,不如真正的修好自己,与我们的同修共同精進。个人浅见,有不符合法的方面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