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才能从根本上制止迫害(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三十一日】(接上文)多数同修都感受到师父的正法進程到了最后的阶段。那么在大法弟子圆满之前,我们抱着那么重的怕心不去,师父就把我们拿上去了?我们就可以成神成佛得道了?不行吧?总得要过过筛,筛选筛选吧?所以在邪党奥运期间或在这之前,旧势力因素利用邪党奥运又对我们進行了一次大大的考验和检验:有的被绑架進去了,有的被送進了洗脑班强行洗脑,有的被单位或居委会监视行踪,有的被逼填写表格或签了不炼功的保证书等等,形式不一,都是针对每个人的不同层次和不同的执著心来的。结果呢,有的拒绝了,有的符合了,有的配合了,也有的写了不炼了等等,都充份表现了自己的不同层次的心性标准。这次,旧势力因素又有说辞了:你看,我们这次又检验对了。其实中共以奥运为名的迫害就是这么来的。

同修啊,我们老是怕这怕那,抱着一颗怕心不放,究竟要怕到几时是个头呢?已经九年多了啊,我们总不能让师父一等再等,等到邪恶自行灭亡了的时候再出来救人吧?总不能到圆满的那一天,你一下子把怕心都去掉了吧?那也不现实。试想,如果我们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去掉了怕心,都能齐刷刷的走出来讲真相,走出来证实法,走出来救度众生,那邪恶还存在吗?还用我们天天盼着今天结束,明天圆满吗?根本就不需要我们执著时间了。那邪恶很快就不配存在了。

当然,在中共执政的几十年中,一次次残酷的镇压运动,确实给中国(大陆)人形成了一种极其恐惧害怕的心理惯性或思维惯性,一有风吹草动大陆人就紧张、害怕,生怕邪党的迫害落到自己头上或牵扯到自己;在对大法和大法弟子九年多的迫害中,也同样给我们同修造成了这种恐惧害怕的惯性思维。一有什么动静或所谓敏感日就要联想到邪党的迫害,都形成自然了。这种以怕为轴心所形成的后天观念和思维,又恰恰使邪恶的迫害找到了借口和理由,邪恶就更加肆无忌惮的加重迫害和延长迫害,就使这场迫害延续至今没能制止住。

如果说,在邪恶迫害刚开始的前几年中,我们一下子被打懵了,有点怕,有些不知所向,还算情有可原的话,那么到了今天,这场迫害已长达九年了,另外空间的邪恶已所剩很少了。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师尊在这些年中又给我们把法理讲的那么透彻、那么明白,我们每一个真修的大法弟子都是顶天独尊的神,无比高的王和主,那么我们还怕那些低灵烂鬼干什么,它们能算的了什么,我们只要正念足,它们真的是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那我们还存在着那么多怕干什么?不要它,赶快去掉它,早些去掉它。

也正因为我们有怕心,旧势力才给你演化出一些假相来,看你怎么去对待。你能正念对待,念一正,马上过去了。我流离失所期间,老不敢往自己住的那个单元发真相资料,后来觉得不行,也不对,必须发,就借晚上时间在本单元和周围发了几本《九评》书。结果次日早晨当我(带着怕心)从窗户向楼下查看动静的时候,发现楼下正有一人骑在摩托车上,拿着手机打电话,仰脸朝楼上看,他另一手里正拿着我发的那个真相塑料袋,因里面有一张粉红纸很显眼,我认的。当时我看到那架势,就觉的这人是在给“六一零”打电话,说这楼上有人发《九评》,你们快来抓吧。我立刻紧张了,慌忙收藏资料,但又冷静的一想,不对,应该发正念。一发正念,心真的平静下来了的时候,我才觉得那人不是在向“六一零”打黑报告,而是他幸运的从附近拣到了《九评》等真相材料,他打开看了。他是在楼下打电话叫人干活而给我造成了一种假相。事实也正是这样。

当我们遇到这些假相的时候,如果念不正,随着假相去猜想,去怀疑,不去否定它,你就被它干扰了。有一女同修晚上到另一同修家去参加本镇的一个小型法会时,快到了时候,就听后边有人对她大声喊:你跑不了了,都被抓起来了!我看你还往哪跑!她觉的法会出事了,不能往同修家去了,就骑着车子左拐右转,总算摆脱了所谓的“追踪”。害怕路上有人截,也不敢再从来的那条路回家了,快往别处转路吧。天又冷又黑,心里又忐忑不安的,还庆幸自己没被抓。绕了至少得有五、六十里吧,才回到家,回家后也不敢出来打听那些人的消息。直到第三天,有一同修来找她,她忙问:你怎么出来的?被问的同修很纳闷。后来同修跟她说,那晚法会很安全,很平安,啥事也发生,就是缺了她没去。她这才知道自己被假相迷惑了,是自己怕心造成的。

这方面例子很多很多,因篇幅关系不多举了。遇到这类假相的时候,一定要有正念,不要被这些假相所迷惑。其实再从高角度看,邪党的迫害不也是一种假相吗?它算得了什么,什么也不是,只不过为成就大法弟子而存在而已。我们一旦把所有的人心(包括怕心)都去掉,它马上就解体没了,就不复存在了。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