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之行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我从北方来到广东十几年了,在学校做教师,曾经回到北方几次看望父母。上个月,弟弟在电话里说母亲病了,住進重症监护病房,医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我心中非常担心母亲。但令人惊奇的是,母亲竟然好转起来,弟弟说,母亲可以吃点东西了。

快放暑假了,我决定回去看望母亲,尽一点儿女的孝道。奇怪的事发生了,学校不准我离开,要我九月份再请假回去。我问领导这是什么道理,我不能看望自己的母亲吗?领导回避我的问话,只是说这是上面的指示。原因我心中很清楚,因为我炼法轮功,八月要开“奥运了”。可我看望母亲与“奥运”有什么冲突?我对领导说,我是中国公民,我看望母亲是公民的正当权利,不需要学校批准。我母亲病了多日,我一定要回去,我买了票就走。领导显的很为难,经反复请示,最后决定派两个人跟我去北方,而且一定要在七月二十日之前回校。

到了北方见到母亲,母亲已经可以到外面散步了。母亲告诉我说:“我本以为见不到你了,肺感染使我喘不上气,心脏病使我睡不了觉,我吃不下饭,排不了便,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打点滴多少天,仍然高烧不退,后来医生都不敢再给我打针了,医生说该用的药都用了,再打针会中毒了。不少老朋友来看望我,其实是来道别的,我连眼睛都睁不开,这时我想起了你的话,危难时念‘法轮大法好’,我就在心里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是好、就是好’,念一会,感到喘气好些了,休息休息我再念。医生已经告诉你妹妹为我准备后事了,没有想到我很快出院了。”我为母亲高兴,母亲见证了大法的威力。

老同学听说我回来了,决定大家一起聚一聚,有几位同学没有来,原因是知道我因炼法轮功被劳教过,现在奥运火炬正传到此地,怕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同学说,火炬传递的前一天,传递路线道路两旁的饭店等就禁止开业,传递当天早六点半所有学生和老师都要到学校集合,不到者按旷工处理,虽然这一天是星期天,如果哪个单位摊上个火炬手,这个单位要拿出五千元钱,再出三百人做观众,三百人的服装费也由单位出,公安局长在电视上说了,火炬传递重点防恐怖分子、“藏独”和法轮功,几千警察提前来到了本市。

席间我了解到有同学的亲属因炼法轮功曾经坐过七年的牢房。大家还谈到四川大地震、下岗、腐败、奥运等等,同学们都很淳朴、善良,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只是在红色恐怖下为了生活而默然。也有个别人认为法轮功和政府作对,说什么老子再不好,儿子也不能反老子,可见党文化毒害之深。我送给每人一个护身符,祝愿大家有美好的未来。有几个同学还做出了退党退团的决定,真为这些生命高兴!

我也看望了几个老朋友,在老朋友家中有不少真相小册子,有一位的家中居然有三本《九评共产党》,老朋友说都是在门口捡到的,北方的大法弟子们做的好啊!我的亲属中有党员和团员的,大多都三退了,但也有不接受的,个别的还张口辱骂,我感到很难过,为这个生命难过,我告诉他:“法轮功是佛家功法,是教人向善的,不论你是被骗也好,被动也好,从你嘴里说出诽谤佛法的话,对你就是不好的,你怎么做,你自己选择,我知道对你不好,就要告诉你。”反思自己为什么说服不了亲友,是自己平时与他们沟通少,给他们的感觉一见面就是谈法轮功,太急了。

在红色恐怖的压力下,在党文化的毒害下,不少人明明知道对好人的迫害是不合法、也不合理的,仍然去附和邪恶,经常听的这样的劝说:“现在没有理可以讲,共产党就是这样的,自己平安就行了,何必理那么多的事呢。”有的党员说:“党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听党的话,能平安吗?看看奥运之前的草木皆兵、各地火炬传递时的如临大敌、北京的壁垒森严,这个党连自己的安全都保不了。

苦了那两位跟我去北方的同事,他们吃不习惯北方的饭菜,肠胃受不了,考虑到他们的难处,我在母亲家住了十天就回广东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