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与被说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这里的“说与被说”是指对同修指出不足,与被同修指出不足,两种关系相互通融,又相互补充。

先说说对同修指出不足。以前自己经历过的一件事,使我改变了很多认识,有一个精通电脑技术的同修,为了给资料点排除技术故障,以及传授技术,经常来往于各点,时间一长,学法炼功就滞后了。一次来我们资料点,同修在学法的问题上提醒过他,不过都没有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一次他与其他同修在饭店吃饭过程中,被国保特务跟踪、抓捕,非法劳教。事后我心里一直很内疚,看到同修的不足,不好意思正面给提出来,反而机器有一点故障就麻烦同修,形成了依赖心。这件事使我认识到:作为一个整体,看到同修不足,应该为他负责,善意的指出来,虽然对方一时没有悟到,或者排斥,可是将来他会看到实质,对同修是有益的。

在这个过程中,我悟到善意指出同修的不足也是修炼中的一项内容。开始给对方指出时带有很强的个人观念,以及自己的个人标准,有时虽然表面和善,语气平和,可对方还是不认同,自己都觉得奇怪:我说的全是有道理的,怎么不听呢?对方不接受时,心里很不高兴:爱听不听,反正道理我给你说了,不撞南墙不回头。虽然自己感觉讲的很有道理,就是没发现带有强加的个人因素在里面,不是真正的帮助同修、与同修平等的坦诚的交流出现的不足,而是带有自己都意识不到的、高高在上教导式的观念在里面,包括显示、争斗、抱怨、证实自己的心掺杂在里面,令在这方面还有人心的同修无法接受。逐渐的自己先认识到这些不足后,同修也会由抵触慢慢变为接受与认同。在自己说出的话中,带着人心多少、纯净不纯净,意识到的修去它,很多还有意识不到的,有时师父就会帮我们把这些人心与物质往外推,把它暴露出来,反映到常人中,就会利用常人或者同修的言行把它反馈给你,让我们从中悟到是哪颗人心应该修去了。

我们在看《对澳洲学员讲法》时,可以感受到师父在给大法弟子提出的要求中,体现出的那种慈悲、祥和、设身处地的根据大法弟子的承受能力在讲。同修提到仙女装问题时,师父都没有直接硬性规定,而是站在救度众生的角度以及商量的口吻在谈这个问题。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及其他讲法中,多次用言传身教来引导我们。在这方面多看几次《对澳洲学员讲法》,多感受师父对弟子讲法时那种“语气,善心,加上道理”,也许就能促使我们在说话中能够让人接受。

提到用什么态度对待同修给自己的提醒。我想有不足的同修应该理解包容给自己提醒的同修,他们出发点是好的:作为整体中的每一个粒子,维护大法,维护整体我们都是责无旁贷的。虽然有时候带有个人因素,但是我们尽量把自己摆在其中,看看问题是不是出在自己身上,把心胸放大。也许被提醒的同修会碍于面子,好象认同了对方,自己就不如对方修的好,如果顺势找下去,是不是妒忌心在作怪。没有偶然的事情,关键是我们怎样抓住同修这次提醒的机会,使自己真正能够向内找,提高上来。

师父在讲法中也经常提到会借用对方的嘴点大法弟子,这些怎么就忘了呢?有时看到个别同修,别人一给自己提醒时就会说:我知道,不用你说。听到这些我有时就在想:同修啊,真到了真相大显时,你都会为自己这句话感到惭愧。

以上内容只是个人浅显之见,如有不足之处请同修给予提醒,斧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