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 靠的是信师信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前段时间,本地邪党人员在红色恐怖下曾猖獗一时,陆续非法抓捕了一些大法弟子,使本地证实法的工作暂时受到不小的冲击和损失,是就此停止救人的脚步?还是在法中继续精進的讲真相救众生?答案不言而喻。

旧势力安排的这场对大法弟子的邪恶考验,是对众生的无情毁灭,是对师尊正法的巨大干扰,师父从根本上是不承认的,对旧势力是全盘否定的,作为助师正法的大法徒,在证实法中,在魔难面前,当然也要彻底予以否定。

前几天我正在为同修赶做近期的《明慧周报》,忽然门外响起了一阵阵急促的警笛声和嘈杂的说话声,由远而近的越来越大,联想到近期恶警恶人不断通过各种隐蔽狡诈的手段,对大法弟子進行非法监控、跟踪等迫害,一时心中竟有些忐忑不安,不觉掠过一丝暂时停止印制资料的念头。

谁知此念一起,眼前一直好端端工作着的打印机,声音越发大了起来,还夹带着丝丝的杂音,再看打印出的周报,紧接着有两张资料都折叠了一角,又印出一张周报,内容却偏到了纸面的一侧,造成资料内容不完整,版面不美观,于是,我立刻停机查修。

记的同修在以前的交流文章中说过,打印机无端出现了什么故障,一定不要忽视了先修心,再修机器,境随心生,物随心变,周围的一切包括救度众生法器如打印机等,都会随我们的心念而动,随我们的心动而变,不少同修在证实法中对此都有过切身体会,想想自己,也明白是在做着宇宙中最为神圣的事,内心也深知危机中救人的紧迫,但今天为什么还为这样的表象干扰而心旌摇动呢?这不是一有风吹草动,就心如浮萍吗?

这时我不由记起以往曾经历过的一件事,一次适逢假日,我带上一包真相资料要外出发放,我骑上电瓶车就赶忙上路了,眼看快到目地地时,突然听到身后“哇,哇”的传来一阵凄厉刺耳的警笛声,随后,听到从警车中传来闷闷的喊话声,示意停下车来,我没回头看,只管自己向前走。

但最终怕心还是出来了,心想:是不是出门时让邪恶给盯上了,因为近期是所谓的“敏感时期”,当地邪恶很猖狂,尤其对挂名在册的学员,盯的很紧,同修在交流时,也历数了邪恶施行的各种非法监控监听及干扰迫害的手段。但闪念间我心生一念,我想:宇宙的一切都在师尊的主掌之中,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管它!救度众生是我们的本份和使命,是师父叫做的,我就是要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这时只见警车从我身边呼啸而过,原来刚才示意停车的紧促喊话,是对行驶在我前面的一辆机动车而喊的。

一场虚惊,让我彻底看清了自己隐藏的怕心的执著,师尊在法中说过“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去掉最后的执著〉)由此我明白了,要想真正去掉怕这怕那的心,唯有在心中树起信师信法的坚定正念,时刻溶于法中,以法归正自己,用正念主导自己,万事以法为师,以法为大,这才是救度众生中无私无我的正觉修为。

看到眼前打印机出现的异常情况,我知道问题还是出在自己身上,心不纯,念不净,是出现这些问题的症结和原由,因为能被假相干扰的只能是人心而不是神念,证实法中,我们只有从法中修出强大的正念,才能及时排除一切干扰因素,堂堂正正的做好三件事。想到师尊就在身边看着自己的一思一念,顿觉羞愧不已,从新摆正心态,开启打印机后,一切又顺畅完好,周围环境也平静了下来,制作出的《明慧周报》,又整洁一新,复原如初。

师父说过:“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是今天我们在正法修炼中,时刻要正视和面对的,而要真正做到全盘否定和彻底清除旧势力的一切干扰因素,从根本上说,靠的还是我们信师信法的坚定正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