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府之国发生的罪恶(三)

记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罪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十日】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位于四川省资中市境内,原来是一处关押吸毒人员的劳教所,现在是一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1999年邪恶迫害大法以来,该劳教所就另外成立了七、八、九三个中队,主要关押来自四川省各地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曾迫害致残致死多名法轮功学员。近年来,由于各地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学员不断增多,该劳教所又陆续修建新监楼,将大法学员集中关押。

二、灭绝人性的酷刑与虐待(二)

6、捆绑双盘腿

用绳子把两腿双盘勒紧,然后绳子通过两肩把两手反绑在背后,半小时后脚就被捆肿了,还要勒出血,手、腿的难受滋味难以言表。两恶警踩在两膝上,可痛晕死,非常残忍。脚失去知觉,伤口会流脓,脚、腿上长鸡蛋大的脓包。



7、跷脚老虎凳

坐在矮凳上,脚后跟放在高凳边上,强迫膝盖和背不准弯曲,否则用衣架或者凳子打。少则几天,多则二十几天,痛不欲生。恶警把大法弟子双腿压在高板凳上劈叉,那筋骨受到巨大的拉力发出的“喀嚓”声很远就可以听到。恶警还叫犯人把大法弟子在地上一圈一圈地拖,拖得鲜血直流,拖掉的衣服,裤子和磨烂的衣服碎片到处都是,鲜血和泥沙一层层裹在大法弟子的伤口上,惨不忍睹。

8、头颈和双盘着的脚捆在一起数十个小时

将大法弟子衣服脱下,双手反绑,并把头颈和双盘着的脚捆在一起,人体完全成了一个360度的球形,而且腿还是双盘着的。就这样一会儿人就受不了。而恶警将大法弟子这样捆住,一连几十个小时。

恶警晚上将两张单人床拼在一起,让两名犯人夹着大法弟子睡觉,大法弟子只能睡在中间的铁床沿。而且双手还被手铐铐着。白天饱受折磨、伤痕累累的大法弟子晚上还被铐着睡觉,被铁床沿抵得生疼,睡上短短几小时后,第二天又要遭受酷刑,而许多大法弟子更是接连数天遭受酷刑,晚上一直不准睡觉。

四川女子劳教所第七中队(即迫害法轮功中队)是全封闭的劳教中队,与外界隔离,吃饭都是在寝室内吃,每天在吸毒犯的严密监视下度日。我们在七中队的大法弟子被他们分为“严管”、“初转”、“生产分队”三个等级。

9、睡铐

晚上铐在铁床杆上。冬天,冰冷,翻不了身,手又冷又麻、酸痛难以入睡。


10、蹲铐

11、毒打

警察和几个至二十几个包夹一窝蜂拳打脚踢。被打的大法学员遍体鳞伤,以至内伤、昏死,痛几个月。被“严管”的大法弟子受到非人的折磨,常年囚禁在室内,有的长达两年半时间。大法弟子长期遭毒打,经常被打得两眼发肿,两腿无法走路。恶警折磨人的下流的招式很多,比如说:只准吃东西,却不准排便;你不吃就灌食,但就是不准你排便。逼得大法弟子不得不便在裤内。

12、侮辱

大法学员尹发凤被扒光衣服在镜子面前罚站两晚上。戴纸帽、穿纸衣,上面写着骂人的话,不戴就毒打。冬天寒冷,把大法学员苏世辉衣服扒光,只穿一条内裤和胸罩冷冻,还要受其它刑罚。

13、电击

用高压电棍电嘴、脸、颈、手、背、屁股等。在这里挨电棍是家常便饭,许多学员脸上、身上伤痕累累。7中队成立时大法学员为争取修炼环境集体炼功,恶警又用电棍电,谁知电却往恶警身上跑,以后她们用电棍时都戴上防电帽。一次7中队张队长把刚装新电池的电棍开到最大电学员,却没有任何反应,她却魔性大发,直接用电棍抽打学员,她一人就打断了几根电棍。

14、其它体罚和折磨:

“包饺子”,用毯子包着打;“隔山打牛”,用绳子捆在门后;蹲马桶;蹲马步,手上放碗平举,三天三夜不准睡;(长期)每天只准睡两、三小时,做奴工。灌水、不准大小便长期迫害,是最严重的长期体罚。

15、遭恶警勒索

大法弟子遭奴役,没有经济收入,自己坐的小塑料凳、饭碗、脸盆等等日用品都必须由家人寄钱来,在劳教所高价买。当时大家的钱账都是张小芳管着,她有时对大法弟子说:“你账上的钱,老子(嚣张的指其自己)下了二百元,她账上老子下了三百元,罚款了,充公了,有谁敢不服?!”大家却敢怒不敢言,连家人的辛劳钱都遭恶警明抢。

16、强迫唱歌颂恶党的歌

恶警强迫每天全体人员必须唱几次歌颂恶党的歌,恶警们还伸长耳朵到学员嘴边来听有没有声音,若没有便立即遭拖出群殴。还逼一些学员跳文革时的“忠字舞”,逼大家每天写思想汇报,感谢恶警们的“教育”。如有谁被“教育转化”后开始对其他法轮功学员动粗、骂人了,恶警们会得意的说此人进步了,表现好,而被提当室长、组长,帮其行恶。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