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资料点创建过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五日】在魔难中走到今天的同修可能都会有这样一个体会,就是在修炼中尤其迫害发生后的高压下,我们会不自觉的不断给自己设定各种各样的限制。表面上看是从人的生活中得到的一些经验,形成的人的观念。而根本上是旧势力层层细腻的安排,给我们设的走不出旧宇宙理的巨关巨难。比如我们想要去见同修,那个设限的意识就会说:这样做家里人肯定不高兴;我们想发真相,那个意识又阻挡说:这可不得了,不要被家里人发现。凡此种种,总而言之就是不能让你堂堂正正去做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此时应该做的事情。那么我们如果不能识破它,可能永远都被它束缚在旧宇宙的理中,不能脱胎到正法后的新宇宙,也就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回想自己的小资料点的创建过程,正是一点点破除那个旧我的设限,最终走向正法修炼正轨的过程。

记的最初我并没有明确的什么建资料点的意识,只是看到我们这里非常缺少讲真相很有力的真相光盘。每次都是老年同修辛辛苦苦跑很多地方,才能找来一些,非常不易。而且有时候一些紧急的事情,这里的唯一的一个资料点也忙不过来,还要老同修到处跑。看到这一切,我就在想,能不能我来做一下,填补这方面的欠缺呢?其实这正是本性上要圆容法的体现。然而那个无时不在的阻挡观念也在反应:现在家里有电脑都是邪恶迫害的证据;你连电脑开关机的顺序都不清楚还想做光盘;看技术交流总在说弄那个要下载大东西没有高技术很不安全……那么本性的我又想:不会的我可以学;如果真不安全我更应该做,至少可以把危险因素分担到我这里。真出了问题不会波及到真正的资料点,也就不会影响一大片。(当然,现在知道这也不是真正的正念,没有完全跳出旧势力的框框。但这恰恰体现了修炼的过程,因为认识的提高是一点点修上来的。)

我们大家都知道,你想到了、悟到了,那就是该你去做了。因为我们的想到、悟到,并不只是我们自己想到了,而是师尊和众神点给我们该这样做了。那我们当然应该破除一切干扰、阻挡的观念,义无反顾的做好这一切。同时在做的过程中修去自身的不足。“但破除后天的意识观念很难,因为这就是修炼。”(《转法轮(卷二)》)。理上虽然明白了,具体做的过程中,人的观念还是会设置各种障碍。比如因担心家里人不同意(事后证明家人没有任何不同意的想法,就是自己在那里假设呢。),就以送孩子生日礼物的方式请常人朋友给买了台电脑。并在他从开机到安装系统的过程中,凡是需要动手的地方都做了详细记录。朋友很有经验,做完系统后马上進行了备份,并告诉我只要学会了备份恢复你就可以随便摆弄了。一旦系统瘫痪,只要备份文件别毁掉,用备份盘一恢复就好了。我赶紧把这个详细过程:哪一步会出现什么画面、什么字母(因为不懂英文,只能这么说),点哪个按键一一记录下来。

之所以把这些写出来,是我觉的这是一个很好的学习经验。因为我知道很多同修刚开始接触电脑时缩手缩脚,总怕把哪弄坏了又得麻烦同修。而我因做了详细记录,在朋友在的时候又亲自试验了备份恢复。这使我放开了手脚,大胆的自学了安装系统(当然也得益于朋友安装系统时,我做的那个详细记录)。为以后没有顾虑的学习扫清了障碍,也为帮助其他同修建资料点打下了基础。

可能就因为开始的那个认识没有完全在法上,邪恶抓住有漏之心,疯狂進行干扰破坏。一开始我采用的是买上网卡用电话拨号上网的方式。因为什么都不懂,以为这样悄悄的谁都不知道,上网比较安全。不想,刚上一次网,电话公司就打电话来说用宽带如何合算,劝我上宽带。我不理他,继续用这种方式上网。可是因为没有冷静的找自己从中提高心性,更邪乎的事就来了。一段时间后只要一上网电话公司就打电话来问我是不是报修电话了?然而我家电话根本就没问题,全家人谁也没有报修过电话。几次下来弄的家人很担心。我意识到这是自己怕心该去的时候了,于是调整心态等再来电话的时候干脆问他们是谁报修的?他们查过后说是用公用电话打的。(以当时的情况分析,不象是他们为逼我上宽带而故意捣乱。)我想,不管人这里怎样的表现。一定是邪恶害怕我上网同时又抓住我有怕心的借口,想以这种形式吓退我、阻挡我选择的正确的路。好!我心想,你要干扰我,我就偏不听你邪恶那一套。你怕我上网,我干脆弄个更痛快的宽带上。于是,我办理了包年的宽带网。可能因为自己敢于破除这个假我的限制,这一难也就烟消云散了。

这其中还有一件事值的一提。当我一开始用自由门打开动态网主页时,虽然很激动,但却赫然发现网页的左侧有一大块被什么3721上网助手之类的占据。这令我非常迷惑!因为最初为了系统的安全,我就让朋友按照同修介绍的清除3721的方法,把整个系统仔细清理过了。怎么还会有这种字样呢?(这其实突显了中共流氓的无耻,也说明我们一开始的思路是被动的,正确的做法是安装一个干净的系统。)我甚至天真的以为是不是所有的网页都会有这个呀?慎重起见,我跑到资料点同修那里看了一眼她打开的网页。发现根本没有那个东西。这才知道还是我的系统不干净。因为知道3721是中共流氓制造的监控软件,带着它上网没有安全可言。也就是说在人的安全技术方面已经出现了纰漏,因此人心上也担心了一阵子,好在从法理上我很清楚,我们真正的安全是我们必须符合正法的要求。如果我们的思想和行为真的是在法上的,人这儿的疏漏(只要不是有意造成的),是不可能成为邪恶迫害的借口的。因为那不符合正法理,所以它们不敢。当然,现在这一切说起来好象很轻松,在当时每一个突破都是正念与人心的激烈交锋,在另外空间都是正与邪交战的惊心动魄。最后我否定了这些假相和人心平稳的闯了过来。

如今看着自己精心制作的真相母盘,再经同修刻录成千万张真相片送到千家万户。心里也是颇多感慨:真不知其中融入了师尊多少细心的呵护!因为我基本上算是自学,几乎没找过技术同修教我。(当初也是因为懂技术的同修太少,才下决心要学会好分担一下技术同修的压力。)而每当遇到以自己的能力根本不可能解决的问题时,那神奇的点化会令你一下子茅塞顿开,从而什么都迎刃而解了。我相信这很多同修都会感同身受的。当然,这其中我们的技术论坛的同修和开发破网软件的同修都是功不可没的,在此也一并致谢!谢谢你们的辛苦付出!现在我也帮助几个同修建立了家庭资料点。我们这个小范围也可以说是遍地开花了。想想自己也真是觉的不可思议啊!从一个对电脑几乎一无所知的电脑盲,到被以前帮我装系统的朋友误认为有高手帮我(因为有的问题我找他帮忙,他也没能解决,最后还是自己在师尊的点化下弄好了),真是有些难以置信。

今天写出这些,是想告诉这方面怕心重的同修。不要再被自己那些假想的框框限制了,有没有意识到那正是旧势力牢牢掌控你的安排呢?想想自己从最初因有顾虑,炼功发正念要背着家人,到现在到点你不发她会提醒你;从不敢在家人面前破网,如今可以让她看着发退党声明;从不敢让家人知道有打印机,现在可以当面打印资料;从开始的破网十分钟就会担心,到现在有时为下载大的视频文件半天、一天的在网上挂着(当然,如果不是必要,破网时间还是越短越好)。其实说白了这不就是我们的修炼过程吗?一步一步,突破各种干扰,走到今天的一段修炼历程吗!这时我们回头在反观一下那些干扰和障碍,除了反衬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伟大和威德,还能起什么作用呢?

就在我写这篇体会的时候,邪恶的干扰也没有放松。它给我造成胸部异常疼痛的假相,使我在电脑上打字非常痛苦。这也让我想起在学电脑的初期,它也曾两次让我右手腕疼痛的连操作鼠标都非常困难。可是这一切不正说明邪恶的胆怯吗?不正说明我们做对了,在按着师尊的安排走,所以它害怕才来干扰的吗?要是我们被那些心中的限制框住,实际上不就是走了旧势力的安排吗?那它可能暂时不会动你,恐怕这时你还以为自己挺安全的。殊不知你已被旧势力牢牢掌控,根本没有修去变异的一切符合师尊正法的要求,那又如何進入正法后的新宇呢?

其实我们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很清楚,我们最突破不了的一个观念就是“怕”。那也正是旧势力能牢牢限制我们的一个法宝。有人说:我天生胆子就小。同修啊!你想过吗?师尊不是讲过我们都是冒着天胆下来的吗?我们敢于下来,不说明我们的胆量都大如天吗?怎么还说自己胆子小呢?师尊法讲的这么明还不能让你认识到那一念是旧势力的安排吗?而且即使真的胆子小,我们不也得修去吗?师尊不也讲了那个怕心不去掉下来的法吗?更何况我们是干什么来了?我们是来被迫害的吗?我们不是来证实法的吗?我们没有做好愧对师尊、愧对大法呀?因为大法就是来救度一切众生的,那我们就必须证实法是能救的了众生的,而不能去证实修炼、度人就要被迫害甚至迫害死,那不需要证实,旧宇宙、变异的理就是那样的。而大法恰恰是要改变这旧有的一切给所有众生一个新生的机会。而在此过程中师尊安排了去掉我们及旧宇宙变异的一切,归正到新宇宙更加完美的一切中去。那如果我们不做,又怎能同化大法進入未来呢?

是啊,我们悟到了一点,哪怕是一点点,我们就必须去做好。因为那一定是法安排你应该这样做了。那就是我们修炼必须走的路。那你走不走呢?换句话说你修不修呢?当然,阻挡、干扰的观念可能会随之而来,那就需要我们去否定排除它。那也就是我们的威德所在。当我们破除了人的一念就会生成神的一念,就是在神的路上逍遥。如果每个同修都把自己悟到的那一点圆容做好,不就是完整的一部辉煌的法的展现吗?

体会中有意模糊了具体人物的关系和细节。因为看到有些体会把同修们干什么的细节都写的非常详细,觉的这在安全上可能有漏。毕竟我们主要交流的是如何提高心性,如何救众生,如何圆容法,只要能达到这个目地,涉及安全的具体细节是能省则省,实在省不了的就加工处理一下。借此给同修提个醒。不当处,望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