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学法记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九日】

(一)

妹妹九九年初曾有机缘随我听过四讲师尊的讲法录音,并学会了炼功动作。后来离开我回老家后,因没有找到同修,便懈怠了。等到“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大法,她便彻底放弃了。九年来,她结婚、生子,过着常人的生活,为了名利情而奔波、而乐、而忧。

不幸的是,今年初妹妹突然得了心脏病,病势沉重,一下住了近一个月的医院,花费五、六千块钱,这对于本来就家境贫寒的她无异于雪上加霜。出院后,身体依然异常虚弱,稍一活动,嘴唇和指甲就变成青紫色,没办法,只好依然每天躺在床上。看着刚刚几岁的两个孩子,妹妹经常以泪洗面。父母也因此而忧虑万分。

担心长时间不活动,肌肉萎缩,在家躺了近一个月后,那天妹妹终于拖着沉重的身体下楼去走动,并突然想给我打个电话。我听到她的情况,心想只有大法才能度她,便在电话中力请她来找我。我离开家两年多了,由于安全问题,和家里联系的极少,家里的情况如果他们不告诉我,我一点也不会知道。然而,当她告诉父母的时候,父母极力反对,而且父亲还生气吵了她。因为她的病,再加上这之前他们做的生意因为不赚钱停了,没有了生活来源,妹妹又重病在身,家里气氛非常紧张。

几天后,她又给我打电话,说家里不让她来。我想为什么本来是件好事,家里却不让她来。才发现是自己太想让她来了,太执著了,太想让大法治好她的病了,这种思想很不好。便说:“能来就来,来不了的话,请千万记住我告诉你的那九个字。”通过电话的那天下午,妹妹突然间感觉到有一种力量促使她来我这里,她早先因为怕远,内心是一直排斥来找我的。与此同时,她发现原来想象的路途远并不算什么。她便对妹夫说想来我这儿,妹夫说:“你如果能保证你去一趟身体就能好的话,那你就去。你要是去了,比现在还要糟糕,你就不能去。”妹妹说:“你放心,我到姐那儿转一圈回来,一定全都好了。”当时她自己也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心里会有这种坚定的想法。接下来是做父母的工作,出乎意外的是,几乎是张口一提,父母就都同意了。

她买了周五的票,要我星期六晚上到火车站接她。我与她约定在东出口见面。她没有买到座位。一个大病近两个月的人,带着一个三岁的孩子,如果没有座位,坐几十个小时的火车是可想而知的。然而那天却出奇的顺利,她一上车,就第一个补上了卧铺(那时候车票还是比较紧的)。为了安全,避免坏人通过监视她的手机而找到我,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她故意把手机落在家里。除了她本人外,我们没有人知道她坐在哪个车厢。当她下了车,准备打听如何去东出口的时候,一眼看到了站在站台上离开她只有几米远的我的背影。而我当时因为在外面发资料耽误了时间,本来是要找东出口的,结果却被车站上的工作人员东指西划的引向了站台。记的当我从地下道出来看到前面是站台而不是东出口、而且我要接的列车正在徐徐進站的时候,都傻眼了。我不知道在这个陌生的、特大城市的车站,怎么去找一个没有带手机的人,更不知道会找到什么时候。急切中,一个念头出来:“师父,帮帮我吧。”这思想刚出来,我便听到妹妹叫我的声音。从上站台到找到妹妹,前后不足一分钟,真是神奇。

我看到妹妹精神还好。她说当她决定来我这儿的一刹那,身子一下子很轻松,基本能够正常活动了。我知道是她的一念,师父帮了她。她对我讲她的病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在我眼里她是一个健康人。来了之后,很自然的,我给她看神韵晚会,看大法真相资料。前两天我上班的时候,告诉她让她看真相片或者学法。可每天回来问她干啥,她都说在玩游戏。我告诉她:我的电脑随我一年多了,从来没有用它玩过任何游戏,除了极偶尔的因为工作原因上一下常人网站外,基本都是用于学法和做真相资料的。我开玩笑的说:希望你不要将我的电脑带坏,让它也变的贪玩了可不好。征得她的同意后,我删除了电脑中的所有游戏。

没有了游戏的干扰,她开始学《转法轮》,每天我上班,她便在家里看《转法轮》,她很快看完了两遍。我问她看明白了没有,她说不明白,脑子里乱乱的,前边念着后边就忘了。我说没关系,只管去学了。几天后,她开始学第三遍了。那天当我下班回到家里的时候,看到她依然在大声的阅读,非常投入。她对我说:“姐,我看了这么多天,今天才算看明白了,每一个字都好象往我脑子里打一样,我明白了。”我很高兴。她这样每天学,后来她越来越能明白了。有天她说:“姐,我现在理解你了。我觉的师父真了不起,真伟大。”“大法弟子真伟大,能走过这么多年。”她也告诉我,她现在特别遗憾当时没有坚持下去,不过她现在知道了。她说自己以后永远都不会放弃了,她感谢师父又一次给她机会。

又过了几天,我想我应该和她一起学法。于是每天晚上吃过晚饭,洗漱完毕,我们就一起学法。没有书,只有一台电脑。我已经背会了《转法轮》。这样她对着电脑中的《转法轮》读,我坐在旁边和她同声背。除了九九年初刚得法时参加过一、两回集体学法外,这么多年从来没有集体学法的正式经历,所以当我们俩开始集体学法的时候,我感到整个身体所有的细胞都在震动,象电波似的一层层、一波波的流过,房间里也异常的祥和和宁静。妹妹也说:“一起学习感觉特别好,觉的周围有很强的能量,思想也不走神,更容易理解了。”这样她在这儿呆了一个月多一点,总共学了六、七遍《转法轮》。

后来妹妹走了,回家后给家人讲她的经历。家人看她身体和一个多月前判若两人,也坚定了他们对大法的认可。可家人还是常人,还是有点不放心,一定要让她去医院检查一下,用家人的话是“有问题早发现”。妹妹本不想去,后来一想:我正好可以证明给他们看。便去医院检查。医生一见到妹妹红光满面的,说:“这不用检查了,看气色都没什么问题。”最后还是检查了一下,一切正常。

这是大法的神奇,师尊的慈悲。有谁能够想到,一位一个月前还重症缠身的人,在短短的几天之内就能恢复正常呢?原来走几步就脸色、嘴唇、指甲发青、气喘吁吁的人,信大法几天后去超市买大包小包的东西,还要抱着一个二十多斤重的孩子,从一楼爬上八楼连歇都不歇一下,也不会感觉累?这一切神奇的发生都因为相信伟大的法轮大法

(二)

三岁的小浩(化名)是妹妹的儿子,当妹妹来找我的时候,带他一起来。我上班妹妹学法的时候,他很听话,也不闹。要么一个人坐在妹妹身后静静的一边玩一边听妹妹读法,要么妹妹在洗手间给他放一盆水,几个饮料瓶子,他自己在那儿半天半天的玩水。

有一天上午,小浩突然间剧烈咳嗽,半天止不住。妹妹想各种办法,让他喝水什么的,都不能奏效。突然间想起我经常告诉她:遇到困难要想起师父;要经常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马上对孩子说:“快念‘法轮大法好’。”孩子跟着念了一句。太神奇了,当时就不咳嗽了,而且整个上午一声也没咳。下午孩子坐着玩的时候,突然又咳嗽了一声,没人告诉他,他自己马上飞快的念“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连念了好多遍,一下午再也没有咳嗽过。妹妹给我讲这件事的时候,我想小孩子真的是太纯洁了,没有很多后天观念的束缚。

小浩最喜欢看的是大法弟子制作的闪画《打坐》,每天晚上,他都让我十几遍、甚至几十遍的放给他看。看到那个黑色的怪物被打死的时候,他会高兴的大声笑,并且一边笑一边说:“把坏东西打死了,把坏东西打死了……”,因高兴他还会同时在原地转个圈。后来他意外听到了《我是大法小弟子》这首歌,更是开心的不得了。那几天没事便让我给他放录音。并总是自己在家里大声唱:“我是大法小弟子,我是大法小弟子……”

我给他看师尊的法像,他非常喜欢。我告诉他师父是来救我们的;师父要我们做一个好人;师父只喜欢听师父话的、懂事的好孩子。有时他捣乱,怎么哄也不行,我便问他:你听不听师父的话?他说:听。我说:师父只喜欢听话的好孩子,你是不是一个好孩子?他马上说:大姨,我不闹了,我要做师父的好孩子。有一天,看到师尊的法像,他说:“师父,救救小浩浩(他说的是自己真实的全名)。”我和妹妹听到这话都笑了,同时也觉的很奇怪的,因为从来没有人这样教过他。

有一天,妹妹在学法,他叫妹妹:“妈妈,你看我。”妹妹转头一看,忍不住笑了。只见他散盘着腿坐在那儿,双手结着印放在小腹部位,象个小佛一样,在那儿有模有样的学我打坐。晚上,妹妹告诉我的时候,我也笑了。我试图帮他双盘,当我把他的腿往上盘的时候,他痛的叫起来。我说:没事。然后打开师尊的法像给他看:叫师父帮帮你吧,这样就不疼了。他果然说:师父帮帮我吧。然后我很轻松的就把他的腿盘上了,他也不叫痛了,持续了几分钟。以后经常我盘腿的时候,他都让我帮他盘,并每次都要我打开师父的法像看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