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回归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四日】在迷中修,一切对我来说都象是梦,因为记忆被封存,只知道我是一个修炼者,其余什么也不知道,甚至很多很多时候,我的大脑都是一片空白的,修多少年,修的如何,一无所知。有的时候觉得这样很苦,但大多时候觉得很快乐,很轻松,因为我一直都凭对师父的坚信,凭对法理的体悟,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做的好的时候师尊会在梦中点我,我会梦到我在向上飞,或者是我攀越了一座又一座高山。做的不好的时候,会梦到我的天空一片昏暗,或者是从高处往下掉,很惊险很恐怖。有的时候会在梦中过一些心性关。感觉师父在牵着我的手在往上升华,好温暖,好幸福,我乐颠颠的跟随师尊回家。

在千年轮回的滚滚红尘之中,在三界内弥漫着情的粒子和败物遍布的空间,我很庆幸,我没有迷失,没有被红尘污染的掩埋了真性,而且在现在这万古不遇的时刻,能够跟随师父回归,写到这里,我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这一世,我投生在了一个贫苦的人家,小的时候,家里真是一贫如洗的,吃了今天的米要想明天吃什么。在这样的环境里,我小的时候吃了很多苦,体弱多病,经常看病吃药。经常发烧,有的时候还抽搐,发烧烧的谁都不认识了。我没有自己的衣服穿,捡亲戚送的衣服,别人家的孩子有好吃的好玩的,我只有看的份。由于穷,有的时候会受到别人的嘲笑和侮辱,上学的时候我为了给家里省钱,减轻爸爸妈妈的负担。别人都花钱住宿,我一个人无论严寒和酷暑都骑着自行车,每天都披星戴月的上路,北方的天气温差是很大的。尤其冬天的气候是非常恶劣的,刺骨的寒风刮着我瘦弱的身躯,每天要骑十五里的路,路面很不好,冬天总是冰雪覆盖,总跌跤,摔的很痛。在摔摔打打中我一个人走过了几个冬夏。下雨天我没有雨衣,全身都浇透了,然后在教室里穿着湿漉漉的衣服和鞋子直到自然干。班级里只有我一个人每天从家里拿个饭盒带饭,饭也只是母亲每天早晨给我蒸的馒头。到了中午的时候已经冰冰凉了。每次都是藏在桌堂里偷偷的噎進去的,因为怕别人知道我家很穷。有一次被老师看到了,老师心疼的看着我,以后就对我格外照顾,也加上我的学习一直都是名列前茅。每次我写作文,由于没有稿纸,我认真的用尺子和钢笔画着格子,语文老师发现了,送我一大摞稿纸,还给我写了一封信,对我说她好感动,鼻子酸酸的那种感动,不是施舍,而是希望我把这份纯真和坚忍永远保存下去。从此我就记住了纯真和忍耐。

在这样的环境下我锻炼了坚强的意志,不怕苦的坚忍的性格。也许这些都是为我以后的得法奠定基础的吧。

我家是世代信佛的。奶奶会一些小能小术,我很小的时候她就给人家看病。由于我的字写的好,他们大人总让我抄写一些道家的咒,佛家的经,还有民间世代秘传的所谓天书的东西。我看了很多佛教的经书,由于小时候记忆力很好,还能背诵。从此我对神呀佛呀,一些修炼界的术语很懂。十多岁的时候,由于我的生存境遇与别人不同,对人生就产生了很多疑惑,让我常想:人为什么会有穷富之分,聪明与愚笨之分,甚至为什么会有人,人活着的意义,人生短短几十年,为什么要生老病死……小的时候看到过很多生离死别的揪心裂肺的场面,想到人死了会去哪里呢?人活的其实是很痛苦的,看到释迦佛当年放弃了太子的荣贵,只为寻求一种解脱生死、超越轮回之苦之法,为参悟宇宙人生之真相。许多不解的问题困扰着我,众生真的很苦的,我怜悯小动物,看到小老鼠会和它说话,给它吃瓜子,所以它们都不怕我。每当夜晚遥望星空的时候,看着天上群星闪烁,联想到,人是多么的渺小啊,在整个宇宙空间当中,人仿佛被圈在牢笼里的鸟,每天为衣食奔波,其实人是没有自由的,还觉得很快乐。于是我开始很虔诚的信佛,亲自去城里听了很多次“道人”的讲课,但讲的都是很低的理,没有超出轮回解脱的,甚至那些我在经书上都能看的懂的,真是儒家的孝敬父母都掺在里面的。那个时候抄写“天书”的时候,偶然看到“天国儿女误落凡尘”一句颇为不解。还有说现在是末法之年,将有未来佛弥勒佛下世传法度人,但算来算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到那个时候。当天籁之音般的佛乐传到我的耳畔,我就会莫名其妙的哭,我的心底仿佛感受到了天那边一种召唤,很奇特,很美妙。记得在抄写《老母十盼家书》的时候,里面有一句意思是说在末劫之年想修炼非常难,得寻、得明师指引,我就想,我去哪里拜师呢?

我有个表哥就曾经想只身一人去山西五台山拜师寻真法。我在经书中看到,末劫之年佛教中许多法门都不能度人了,只有净土宗能度人,一心不乱的念佛号直到在弥留之前会有西方三圣接引带业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才能离苦得乐,于是我很虔诚的拜佛磕头烧香。但后来拜来拜去发现一个问题,佛法是释迦佛传下来的,我应该拜的是它,可是我还相信未来佛弥勒佛,因为将来是弥勒佛主掌乾坤,但是现在我家真是什么佛菩萨都供,我到底要去哪个佛的世界?

后来我考上了城里的重点中学一直到大学,在这期间我还劝我的同学和我一起每天早晨都念大悲咒,我说你要念就能考上好大学,于是那个朋友很信我的,可是最终她没有考上好大学,我也意外的落榜了。在此之前有人给算过命说我要复读的,我还不服气,我从此明白了人的一生是由因缘决定的,是命中注定的,不是求来的。

由于这些世间小道修心性不是很明显,在常人的洪流中,我受到了一些污染,秉性象变了另外一个人一样,我开始抱怨命运的不公,开始羡慕别人家的荣华富贵,开始学会和别人争名夺利,为了达到一个目标我会争强好胜,总以为自己会干一番大事。对父母也是动辄发火,抱怨我怎么生在这样的人家,因为小的时候我多才多艺,就想如果是出生在富贵人家我今天一定会青云直上。因为从小到大我一直都很优秀,但是人生难免有失落的时候,这个时候我还会静静反思人生。还想找到一些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的答案。所以在这一点上我和其他的孩子在思想上还是有些不同的。我会经常给他们讲一些我那个境界所了解到的所谓的佛法,告诉她们人要重德,因为那个时候我就感觉到这个社会有些世风日下,我觉得关键是人心不好了,人不重道德了。夜晚做梦的时候总能看到另外空间的一些美景,有一次还采摘来了另外空间的花籽,心想这下可好了,我可以永远拥有这美丽的花了,每次醒来后都有一种空的失落,枕边还是枕边,空空如也。唉!真想待在那样的境界里不出来,我感叹于人间的空无和短暂,美好东西的易逝。

记得一九九九年我刚上初中,中共开始在全国铺天盖地的迫害大法,那个时候,由于我的文章写的好,在征集文章的时候,老师还让我写文章“批判”法轮功,那个时候我被谎言所蒙蔽,被邪恶所煽动的仇恨心带动着写了一篇诽谤大法的文章(我现在严正声明所写的全部作废)。但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对法轮功特别感兴趣,一直想搞清楚他到底是怎样一回事,想看看法轮功的书,弄清楚一个很奇怪的事情,人怎么会“走火入魔”呢?在高中的时候有一天早晨我在家念佛,突发奇想,修行好象得打坐,于是我坐起来开始自己盘腿立掌,那个时候感觉我前世好象就是这么修行的。但是苦于没有正确的方法,心里阵阵哀叹。后来我想起来法轮功有一些功法的,他们还打坐的。想知道他们是怎么弄的。恰好那天家里来了亲戚送给我一本《转法轮》要我看。我一口气把他看完,当时只是感觉脑袋好痛,好象里面在激战一样的难受。我还是坚持看完了,感觉这本书真好哇!里面讲不二法门,你修净土的就不能兼修法轮功。我真是难以取舍,脑袋痛死了。后来我拉着两个小孩说,走!我们去看看那功法怎么样。当我第一次炼功的时候,那种感觉真是美妙,我心里一个劲的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很轻松的就学会了这五套功法。从此我就走上了真正修炼的路。当我第二次看《转法轮》的时候,我的佛性终于和佛法相通,我忍不住泪流满面,这就是我要找的啊!我等待他好久了啊!这就是我苦苦寻觅的啊,只感觉到我吃了无数的苦才找到他,早已泣不成声。

从此师父就帮我净化身体,曾经有一次,一个月我排了三次污黑的血,每次都好几天,而且是硬梆梆的血块。每个月都有一次最难过的身体上的消业状态,常常痛的想死过去,我心里默默对师父讲弟子不怕苦,我会承受过去的,但是一想起师父在另外空间为我承受的更多,我的眼泪就来了,疼痛的眼泪、沐浴在佛恩浩荡之中的感恩的眼泪交织在一起。以前检查身体我有肝病,是终身乙肝病毒携带者,而且脾胃神经都有毛病。从那个时候起我什么病都没有啦!每天非常轻松,同学都说我怎么走路轻飘飘的感觉啊!我就笑,这都是师父为我做的啊!我坚持每天都看书,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每当过心性关的时候,我就想师父的法,按照真善忍来做事。由于刚得法我就一个人在外地,什么都要自己把握,我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本书,没有人来鼓励和交流,有一段时间在考验中我被旧势力安排的一些不好的东西带动,差点滑下去,慈悲的师父在梦中不断的点化我,那个阶段我差点被旧势力夺去了生命。是师尊救了我,他不记过往之过,我跪在师尊的法像前痛哭流涕,心里发誓要痛改前非,一定坚修大法到底,圆满随师还。

我虽然得法比较晚,但是我很幸运,是慈悲的师父在苦海中把我们捞起,还洗净我们身上的肮脏的污泥,指引我们找到回家的路。在尘世的污淖中,迷中的人们追名逐利,早已迷失了先天美好的东西,人在迷中造下了罪业,只能在无边的痛苦中与无明中偿还,不得法的人、不能被救度的人是最可怜而可悲的。而今我们都深知这部法的可贵,这万古机缘的难逢,千万年的轮回与千万年的等待的艰辛,这尘世中的风风雨雨,历史的沧桑变换,盛衰荣枯,早已看透,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还有什么能阻挡我们修炼勇猛精進的步伐的呢?惟有谨听师言,助师正法,救度更多的众生才不负我们史前的誓约,不负师尊的苦度,不负众生的渴盼,才不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全宇宙最光荣称号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