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争斗心”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日】昨天奥运会结束,我爸一边看电视一边激动的对保姆说:“这回我们中国人终于争了一口气,看看那些外国人谁还敢瞧不起我们?”保姆也在一边随声附和。我心里一阵反感,冲上去就抢白他们:“你们整天为口气活着累不累?这都是共产党灌输给你们的‘斗争哲学’,非得找个人斗着才有快感。其实人家外国人才懒得理你们呢,你们自己还跟人家较劲,自己认为胜了就快活的不行,真无聊。”接下来又是一通争吵。(这样的争吵已是家常便饭)。我爸又说了不少维护邪党的话。回到我自己家,心里还是愤愤不平,不能释怀,并且嘀咕着:“现在跟我犟,等邪党玩完的那一天就蔫了”。

稍微平静下来,我想起了师父讲过,大法弟子与常人有矛盾,都是大法弟子不对。冷静下来开始向内找。这才发现原来我迟迟去不掉的“争斗心”竟也是源于邪党的‘斗争哲学’。长期以来一直为这颗“争斗心”去不掉而苦恼,它体现在方方面面,并且严重影响了讲真相,救人。给人讲真相,特别是家人,对方稍有挑衅的语气,就开始与之争辩,怎么刺激对方怎么说,那时被“争斗心”带动着忘了自己是在救他,光想着怎么让他服输。结果可想而知,不但没解开对方的心结,反而加重了误会。到现在我自己的老父亲还不接受真相,我在他身上用了不少“心”,可不知为什么,别人在他跟前谈这方面的话题他不恼,而我一跟他谈他就用恶语挑衅,我憋不住火就跟他吵,常常闹的不欢而散。每次过后我都是后悔、苦恼。可是到时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争斗心”。

另外这颗“争斗心”还体现在,总盼着邪党出事,特别是奥运期间,内心深处总希望发生点什么事,对邪党并没有一个修炼人应有的心态,而是仇恨、争斗。对那些狂妄自大不听我讲真相的人,总会不自觉产生这样的念头:别看你现在狂妄,等灾祸临头,哭也来不及了。还有与同修交流,我经常是质问句、反问句一大堆,阐述自己的观点,总喜欢树个靶子,以批斗的方式表达才过瘾。常常谈着谈着声调就高了。同修多次告诉我谈话语气平和一些。我自己也意识到了,决心要改,并让同修提醒我说话语气。可是‘争斗’的根不去,表面状态也是时好时坏,我发现对心平气和、和声细语的谈话方式自己竟然很陌生。

今天我明白了,自己根深蒂固的“争斗心”就是从小被邪党“斗争”毒素熏染的后遗症。一直以为我从内心反感邪党那一套、身上没有‘党文化’的东西。所以“九评”也没用心看。现在看来,邪党的毒素无孔不入,从小生活在这个圈子里的人无一幸免的被邪党的毒素侵蚀着。或多或少都带有‘党文化’的影子。值得幸运的是,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带着宇宙大法来到人间,纠正一切不正的因素。那么我们只有不断同化大法,才能洗净身上沾染的邪党的邪恶因素。

以前我常怪自己怎么就修不出慈悲心来,现在看来这“争斗心”都没去怎么能出慈悲心呢?师父说:“争斗心不去,也容易产生妒嫉心”(《转法轮》)。师父还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那么我在某些方面还是恶者的表现。修炼这么长时间了,自己还如此差劲,真是让我汗颜。另外“斗争”是邪党的变态基因。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就应该毫无保留的清除邪党的一切毒素。看来我得好好看看《九评》和《解体党文化》。更重要的是,我要时时刻刻对照大法,在自己的那颗心上下功夫,将所有隐藏在身体里的“争斗”的因素彻底清理干净,去掉“争斗心”,以慈悲祥和的心态去救人,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层次有限,若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