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的鼓励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二日】我们所做的那些好事在另外空间都有记载。我记的在开平女子劳教所被迫害时,那是在二零零一年的年初,我们接到了《忍无可忍》这篇经文,我们一个班一个班的传,把这篇经文背了下来。

同修们为了再次开创炼功学法的环境,坚决不配合邪恶的命令和指使,有的被电棍电的满身满脸的大泡,有的被关小号迫害,有的被脱掉棉衣吊到小树上冻着,甚至有的在夜里被偷偷的拖到菜园里,十冬腊月只穿一身球衣球裤,吊到小树上冻着,直到冻僵。有的被吊铐,背铐,有的身体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有的被迫害的昏过去,还有的被偷偷的送入了精神病院迫害。我们为了反迫害,集体绝食(在这之前有很多同修已经绝食很长时间了),恶警们又开始用邪恶的灌食手段来迫害大法弟子。邪恶使尽了招数,可同修们仍旧坚强的坚持不懈的开创着炼功环境。就这样我们有一个月可以自由的大声的背法、炼功。

劳教所接到上级“打死算自杀”的邪恶命令,从外面调来几十名年轻的小武警。一天中午一点左右,几十个恶警一齐上,三、四个抓一个大法弟子,踩着头发的拽着胳膊的往外拖大法弟子,同修们每个人身上都被拖的是一身土。当恶警拽我时,我突然想起《昭示》这篇经文,便大声的对恶警说:“我们不希望暴力,我们希望和平解决问题,我们要见你们的大所长。”恶警们大声的叫嚣“哪有那么多的和平给你们使,我们就执行上级的命令。”这时一个姓刘的处长把我按到床上说“在这等着,一会所长来见你。”

这样我和一位廊坊的六十来岁因绝食很虚弱的同修留在了屋里,班里其他同修都被拖出去了。其它班有的同修在屋里跟外面的武警们讲真相,可他们根本不听。有的恶警把同修的脑袋从窗户外面的铁护栏杆的夹缝中硬拽出去,脑袋夹在两根铁杆儿中间,动不了,恶警在外面使劲的打同修的脸,一会儿脸就被打的青紫红肿。同修们一个个的都被拖到操场上,背铐吊到操场的小树上和铁杆上,双脚插到小树下面的雪堆里,恶警们问她们还炼不炼,说不炼就放回去,说炼就左右开弓扇嘴巴,用皮鞋踹大腿,用电棍威胁。无论邪恶怎么迫害我们的同修没有一个说不的。

这时我在屋里,听到空中喊着:“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声音是那么雄浑,整齐,坦荡,震天动地。一遍接着一遍的喊着,我的泪水“唰”一下流了出来,一边和廊坊的那位大姐说:同修们在背法,我们也和她们一起背。看着我俩的队长和监护看我一喊,就到外面的操场上转了一圈,回来告诉我说外面的大法弟子没有人背法。廊坊的大姐仔细的听来听去也说听不到她们在背法,可我却总能听到她们在不停的喊“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我的泪水不停的流着怎么也止不住了,我的心早跑到同修的身边,我层层的身体都在跟着同修一遍一遍的喊着。

我突然明白了,这是大法弟子在另外空间也在和邪恶大战,她们在人间面对邪恶的迫害所表现出的毫不畏惧和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在另外空间她们的境界体现就象师父写的《无存》这首诗一样,真的是令邪恶胆寒。

到了晚上六点多,被吊了五个多小时的同修们才被一个个的从小树上放下来,可恶警们并没放过同修们,还是要同修写不炼功保证。同修不写,就被恶警强行踹跪在地上,让同修给他们下跪,只要同修起来就被踹倒。有的被电的满嘴大泡不能吃东西,有的同修的脸被恶警打肿了,满嘴是血,眼眶青紫,有的被长期关進了小号迫害,我们也都被从新调了班。

第二天早上恶警要大法弟子全部到操场上集合,看到同修的双手被冻的满手大口子往外淌血,双脚冻的大口子都不敢使劲沾地,我难受的偷偷的落泪,同时自己也感到很惭愧。

我从劳教所回到了家,四•二五快到了,当地邪党政府害怕我去北京上访,就到我店里来要我的身份证,我坚决不给。他们就把我强行送進了当地的洗脑班,同时也抓了其他的同修。到了洗脑班我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不配合邪恶,这里也不是我呆的地方。我绝食一个星期,他们见我不妥协,也就把我放回了家。

第一天在洗脑班时,我的天目看到,在洗脑班的上空出现了一群在洗脑班早期关押的大法弟子,很多都是我认识的。在洗脑班的大门口里面,她们手挽着手围成多半个圆,高声背着法,拼命的在保护着大法书籍。我被放出来后,和一位在洗脑班被迫害很长时间的同修说了我看到的景象。她说:你看到的是真的,就是在洗脑班的大门口,610和洗脑班的邪恶之徒强迫大法弟子写不炼功保证并让烧大法书,我们全部起来反抗,就是象你说的那样,手挽着手围成圆形背着法,保护大法书。

也是在洗脑班期间,我听到一位在我对面屋关押的很坚定的大法弟子,竭尽全力的喊着:我就是不写保证,就是不妥协。一遍一遍的喊着,那声音就象是同修在和邪恶拼搏时发出的,是从同修生命的深处发出来的,喊的声音都沙哑了。这声音也是从另外空间传来的。这时我丈夫来看我,我就叫他到对面听一听是不是邪恶之徒在打同修,同修在喊“法轮大法好”。丈夫回来告诉我说这位同修正在床上坐着,没被打。这时我深深体会到了是同修的那颗对大法坚如磐石的真心在喊,在时时的坚定自己的正念;虽然在我们这个空间没出声,可是修炼人信师信法的坚定在另外空间就是有声的,这声音在震慑着邪恶,销毁着邪恶。这个坚定的声音整整在我耳边响了多半天,直到我不忍心再听下去了,才从我的耳边消失。也正是这些情景使我更加坚定的要正念闯出魔窟。

这些年这些可歌可泣的场景一直在激励着我做好,走正。今天写出这些,是想鼓励同修在最后的时刻一定要做好,不要总是做过之后就后悔给自己留下遗憾。是师父慈悲,不计我们做的不好的一面,把我们做的好的一面保留下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