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盛讲真相心得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八日】几天前从法拉盛回来,这是继今年六月份二度去法拉盛讲真相,我被安排到其中一个九评点发资料,短短十一天,感触良多。

经多次学习师父的《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我修正了自己的不足。师父说:“这段历史是为大法弟子救度众生安排的,你们为什么不去唱这个主角?为什么把被邪党文化灌输了的常人说什么放在第一位?为什么把邪恶的迫害看的那么重?值得深思啊。”我理解自己去法拉盛就是救人,救度一群被谎言蒙蔽的众生,不能让邪恶的表演动了我的心。

那么要如何救人呢?我理解就是慈悲的发正念,慈悲的看待众生,慈悲的对待同修,和同修形成一个真正的整体。

我将众生看作自己的孩子,每个人经过我身边,不管他的态度如何,接不接报纸,我都亲切的打个招呼,即使他不接报纸,我也希望他能感受到大法弟子的慈悲,改变原先对大法的负面感觉。至于那些愿意接报的人,除了报纸之外,我都尽量递给他其它的真相资料,期待他能真正明白真相而得到救度。

由于自己的善念,常人也表现的很善良,很多人跟我道谢,一些人说了一些敬佩的赞扬话,也有人说一些关心的话,如:天转凉了,要多穿件衣服。另有一些人由原先的坚决不接报,到最后也接了报纸。当然也有几个态度仍然不好的人,但是相对于数月前我遭到的谩骂,这一次,他们只敢匆匆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这次去法拉盛,在与同修相处的过程中,师父让我悟到,法理认识的好坏、高低并不关键,关键是能放下自己的认识,站在整体的高度上、同修的立场上来考虑问题。在这之前,我经常说,我理解……、我悟到……,总觉的自己的认识是在法上,甚至觉的自己的认识比同修好。我对师父的这段法:“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精進要旨》〈清醒〉)一直理解不好。没有自己的目地,这我能理解,但是没有自己的认识,我无法理解,一个人怎么会没有自己的认识呢?所以以前的我所能做到的只是尽量不强加认识给同修。现在我终于明白,在证实法上,我为何不能完全认同同修的认识,按照他的认识去配合他,若真有不足,我只需默默的圆容补足。而在个人修炼上,我也可以完全认同同修按照他自己的认识去做,我只需修好自己,他自然就能被触动。

针对法拉盛目前的形势,我想需要多发正念,但是心态上要纯正慈悲,因为我们是为了宇宙的美好、众生的得救而清除邪恶,不是为了自己免于被干扰而清除它。

法拉盛事件由原先预期的一个月结束拖到现在,我发现自己有一份责任。数月前我把邪恶的迫害看的太重,对同修采用法律方式震慑邪恶很认同并寄以厚望。用法律方式没有错,但是我的基点没摆正,似乎为结束法拉盛事件而震慑邪恶,而不是为救度众生而震慑邪恶,慈悲心不够,争斗心没去。我发现目前仍有一些同修有类似情况,演变到现在,对方摆桌子征签、拍照甚至告大纪元,我想部份原因是冲着我们的争斗心来的。此外,我发现自己对常人律师的正义执言产生了依赖心,忘了证实法只有大法弟子才配做,才允许做,常人只是我们救度的对象。

一点认识,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