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清华到法拉盛(图)

分别九年之后的重逢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二日】这是我亲历的一个感人的故事。

一九九九年六月的一天,一个高个子的美国白人青年来到清华大学小树林炼功点。我接待了他。他说他的中文名字叫顾孟升,从美国费城(Philadelphia)专门为学中文而来清华,而学中文的目地是为了能够直接阅读中文版的《转法轮》,尽管那时他还是一个新学员。我们都为他的这种精進而坚定的心而感动。于是我们一起去赵明家学法,而赵明家对每一个清华小树林炼功点的人来说都不会陌生。

高精度图片
二零零八年六月,黄奎(右)和顾孟升(左)在美国法拉盛重逢

那时的日子是多么的美好,我们一起交流心得体会,尽管我的英文、他的中文都不是很好。每天早晨、晚上,小树林都会有至少几十名学员一起炼功、学法、交流。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时光真是无比的幸福。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一场史无前例的大迫害突然降临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早上,我们依然到小树林集体炼功,尽管好象周围多了一些警车。下午,得知全国大抓捕的消息。七月二十一日早上,我们依然去了小树林炼功点,但最后决定那天不炼功了,要去上访。从那以后,就再没见到顾孟升。九月的一天,我到他的宿舍找他,管理员说他已经离开中国了。

以后的日子里,我多次被抓,颠沛流离,直到二零零零年底再次被绑架,那一次被非法关押长达五年之久。

二零零八年我冲破重重阻力终于在邪党“奥运”之前离开我热爱的那片故土,来到位于地球另一侧的美国。清华学生留学美国算不上什么特别的事情,但对一个法轮功学员来讲,美国和中国大陆的修炼环境却存在着天壤之别。美国是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这里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集会结社自由。法轮功学员可以自由的修炼,可以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利用各种方式讲清真相、揭露迫害、救度那些还可以救度的善良的人们。

但是,另一个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从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七日开始,受中领馆、中共特务直接操纵指挥的一帮暴民、流氓开始谩骂、冲击,甚至殴打纽约法拉盛的退党义工、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在光天化日之下,撕毁写着“天佑中华”的牌子;他们在光天化日之下,殴打侮辱老年与女性法轮功学员;他们在光天化日之下,对着法轮功学员做着各种下流动作、手势。而他们,就是被中共媒体所宣扬的“伟大的爱国者”、“自发的爱国群众”!也就是他们,在法拉盛事件中向世界人民宣示:中共不是流氓,谁是流氓?

刚从大陆来到美国、并曾遭受过种种魔难的我震惊了。

当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二十二日,中共的警察在西单的大街上要殴打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时,他们总是先出动几十名警察将一个学员围住,再实施暴力,因为他们还怕被别人看见;甚至在中共的看守所、劳教所、监狱里,他们要迫害一个法轮功学员,往往避开其他普通犯人,因为他们怕受到正义的指责。

然而,今天,法拉盛的中共特务们怎么了?他们撕下一切伪装,毫无顾忌的在美国土地上行凶作恶?

于是,一场以反迫害为主题的“六一四”大游行在纽约法拉盛隆重举行。我走在游行队伍中,心中别有一番滋味。待游行结束,我站在集会现场,聆听着各位发言人的精彩演讲,尽管马路对面还有嘈杂的辱骂声。他们除了增加噪音外,已不起任何作用。

这时,我无意中回头望去,另一个更加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我看见一个高高的白人青年站立于法轮功学员队伍中。为什么如此眼熟?我走过去,向他打招呼,原来他正是九年前分别的老朋友——顾孟升。现在他已搬到纽约,并有了一个美丽的太太Emily,同样是精進而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久别重逢的喜悦何以言表,一张珍贵的照片留此为证。

九年前,我们因共同的信仰而相识于清华园;九年后,我们因反对中共的暴力输出而从又相逢于纽约法拉盛。九年,在人类历史长河中算不了什么,但对法轮功学员来说,这九年却是极其不平凡的九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